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2章 混蛋老爸死了
    記得那是一個夏季的午后,天上的太陽照的地上快要冒出火來,熱的連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正躺在屋子里面睡覺,睡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做夢還是現實,我就聽到李狗子他們帶著一群人在外面喊:“王勝你可真不要臉!傻子你都上!也對,就你這操性,也就傻子能讓你玩了吧?”

    這件事已經過了兩年了,我們的年紀也都長了兩歲,現在正是青春期,對男女之事也有了些了解,以前他們總是說我撿傻子的衣服穿,現在直接說我玩傻子,比以前更他媽惡劣!更特么讓人無法忍受!

    我直接氣的睜開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推開窗戶向外面看去,發現并不是做夢,李狗子那王八蛋真的在我家院子外面!

    我再也忍不了,從床上跳了下來,跑進廚房拎了個根燒火棍就沖了出去!

    別看我兩年前個子小,這兩年我可沒少躥!比李狗子他們高了一頭!我一邊往門外走,心里一邊說我比你高,真打起來老子也不慫你!

    可是到了門外,看見李狗子他們那群人站在那里,一點也不怕我,反而一臉挑釁的意思看著我。

    李狗子眉毛一挑,走到我身邊用手指狠狠戳了戳我的胸脯:“怎么著王勝?這幾年長能耐了是吧?敢動手了?來來來!你往這打!你打啊!”

    李狗子低下頭指著他的腦袋,我死死的握著手里的燒火棍,卻怎么也下不去那個手。

    李狗子是村長家的孩子,我要是打他,以后我全家都沒好日子過,那村長就是這里的土皇帝。剛才那股勇氣也被這炎熱的空氣蒸發掉了。

    我又慫了……

    我是真不敢打人,從小到大,我只打過丁小花……

    李狗子見我不敢打,趁我不注意搶過我手里的燒火棍,照著我的腦袋就是一下!我被打的腦袋直嗡嗡,一個踉蹌就倒在了地上。

    接著李狗子的那幾個小弟就撲上來對我一頓拳打腳踢,嘴里也不閑著,一直罵著:“廢物!活該你媽守活寡!窩囊廢!這輩子都不會有出息!”

    這些話雖然我聽了無數遍,但哪一次聽起來都是這么扎心!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我就感覺自己身后一陣熱浪!李狗子他們幾個也看向我的身后,都不打我了,好像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兒。

    我抱著腦袋,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也跟著他們回頭看去,發現我身后赫然停著三輛大車!這三輛車我就認識那個三角標的奔弛,其他兩個我都沒見過。

    在我們這村子,拖拉機都屬于高端玩意,更別說這三輛汽車了,那完全想都不敢想的!頓時路邊的家家戶戶都走都走了出來,紛紛駐足觀察這三輛鋼鐵猛獸。

    李狗子他們也不打我了,一幫人圍在這三輛車周圍,這拍拍,那碰碰,眼睛瞪的溜圓,比看見神仙還驚訝。

    這時候,后面那輛汽車的車門打開,走下來兩個光頭大漢,這倆人一身的肌肉塊,但這墨鏡,穿著黑色的短袖,兩只手臂上紋滿了紋身,拇指般粗細的大金鏈子掛在脖子上,看的我直咽唾沫。

    我的媽呀,這金鏈子起碼也有兩斤重了吧……

    “去去去!滾蛋!”其中一位大漢不耐煩的轟走了李狗子他們那幫人,然后走到車隊最前面,叉著腰四處望了望,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哎!小孩兒,崔珍的家在哪知道嗎?”一位大漢走過來毫不客氣的問道。

    我心里一顫!崔珍是我媽的名字,他們找我媽干什么?

    我看這倆人滿面的兇相,肯定不能隨便告訴我家在哪,于是我鼓足了勇氣問了他們一句:“你們找她干啥?”

    另一個男人有些不耐煩,走上來說:“問你在哪你說就得了!怎么那么多廢話呢!趕緊的,崔珍家在哪?”

    他這么說,那我更不能告訴他們了,就搖了搖頭說不知道。這倆人有點來氣,剛要開口罵我,只見那輛黑色奔弛車上走下來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

    看到這女人的第一眼,我的目光就移不開了……

&n />     那是一個也就二十六七歲的女人,上面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衫,下面穿著黑色的包臀短裙,將她整個人的身材完美的襯托了出來!如天鵝般雪白的脖子,筆直挺拔的兩條長腿,再配上和黑色的高跟鞋和肉色的絲襪,已經不可以用性感來形容她的魅力了……

    活了這么大,我頭一次見到這么漂亮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間我甚至有些理解我爸了,怪不得他到了城里就不愿意回來,換做是我,我也不回來了!

    不僅是我,村子里的那些單身漢,全都一臉癡漢樣的看著這個女人,喉結咕嚕咕嚕的在打轉。

    “都特么看什么呢!給我滾蛋!”光頭大漢指著村名吼了一嗓子,村名嚇得趕緊躲出了老遠。另一個人走到那女人身邊說:“慧姐,會不會搞錯了啊?難道是別的村子?”

    慧姐輕輕一笑,那笑容讓我在這炎熱的夏天感覺到了一絲涼爽,她邁著步子向我走了過來,笑著對我說:“孩子,請問崔珍是不是住在這村子里?”

    “是……她是我媽……”我也不知道咋地了,看著她的眼睛,就像著了魔似的,不由自主的把真話都說了出來。

    剛才那兩個光頭大漢一齊把墨鏡摘眼睛瞪的像燈籠似的,一起問我:“啥?你就是天哥的兒子?”

    我都不知道他們兩個在說什么,什么天哥,我根本不認識,后來仔細想了想,難道他們說的那個天哥就是我爸?我頓時心里一陣激動!我爸來找我們了?

    那我以后都不用受李狗子他們欺負了!哈哈!苦日子熬出頭了!

    我屁顛屁顛的帶著他們來到了我家,正巧在門口碰到了下地干活回來的媽媽,我跑到媽媽身邊大聲笑著說:“媽!我爸來接咱倆啦!!”

    我媽被我說的一愣,她并沒有像我這么開心,反而還有些不開心,這時慧姐笑著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媽,笑著說:“你就是崔珍吧?是王天叫我們來找你的。”

    “哦,進來說吧。”我媽看都沒看慧姐一眼,收拾起農具走了進去,慧姐微微一笑,也不太在意,帶著那兩個光頭大漢走進了院子。

    進了屋,媽媽在廚房洗手,嘴里低聲說了一句:“小勝,給客人切兩塊西瓜,媽洗個手。”

    “好嘞!”我樂呵呵的跳進了地窖,特意捧了一個最大最甜的西瓜,拿起菜刀咔咔咔幾下把西瓜切好,裝在被我擦的干干凈凈的盤子里,給慧姐他們端了上去!

    “阿姨……吃西瓜!可甜了!”我笑著說。

    慧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出那雪白細長的手指揪了揪我的鼻子,嬌嗔道:“你這小屁孩兒,叫什么阿姨,叫姐!我有那么老?”

    我摸了摸自己鼻尖,上面還殘留著慧姐的香味,臉上一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知道了……慧姐。”

    “這就對了嘛!”

    我和慧姐說話的功夫,旁邊的那兩個光頭已經把西瓜快吃光了,我心里不爽!這慧姐一塊都沒吃,都讓你們兩個吃了!

    這時我媽從外屋走了進來,搬了個凳子來到坐在我身邊,看著慧姐他們幾個低聲說:“有什么事就快說吧,我們這窮地飯,晚上也沒有飯菜招待你們幾位貴賓。”

    那倆光頭有點不樂意:“你怎么說話呢?”

    我也用胳膊輕輕碰了碰我媽,意思是你別這么說話!

    我現在就盼著我爸把我娘倆接到城里過好日子,萬一我媽要是惹這幾位不高興了,我爸一生氣不管我們倆了,那不就徹底完了!

    我媽見我這樣,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當時嚇的一縮脖,再也不敢動了。

    慧姐笑了笑,看著我媽說:“崔珍,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王天去世了,我這次來,是想讓你們去參加天哥的財產分割,實不相瞞,天哥不止你這一個女人,所以財產的事情,需要你們過去商量一下。”

    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人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樣,完全傻在了那里……

    我那個混蛋老爸,死了?他傳說中的九個老婆,要撲上來分遺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