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3章 爛泥也可以糊墻
    慧姐的話,直接把我從天堂拽下的地獄,現在我的心,比當年被李狗子他們推進河里還要涼!那真是透心涼啊……

    前一秒我還幻想著以后我那混蛋老爸帶著我和媽媽在城里過著舒坦日子,后一秒就聯想到自己要去參加他的葬禮,還要面對九個老妖婆……

    聽到這個消息,媽媽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但臉上還是沒有什么特別大的表情,她輕輕點了點頭說:“知道了,告訴我個時間吧。”

    “后天早上。”慧姐簡單直接的回答。

    我媽嘆了口氣,側頭看向了我這邊,我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我媽,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我媽忽然笑了笑,然后輕輕摸了摸我的腦袋說:“我不欠你爸的,現在他走了,他欠我的,我也不想要了,但怎么說他都是你親爹,打碎骨頭連著筋呢,葬禮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我愣住了,我媽能說出這樣的話,可見她對我爸爸有多么失望。

    我聽我媽說不去,我也說不去,我生出來就沒見過他,和他壓根一點感情都沒有,讓我給他披麻戴孝,我肯定得別扭死!

    我媽一聽我不去,當時就急眼了,差點沒上來打我,要不是慧姐他們幾個攔著,恐怕我又少不了一頓胖揍!本來我這心情也不是很爽,被我媽這么一罵,我也來勁了,氣的踹開房門跑了出去。我一邊跑一邊哭,真不明白我媽到底咋想的,讓我給他披麻戴孝。

    我跑到村口的一顆大槐樹下面,躺了下來,透過樹葉的縫隙看著天空,一道道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的腦子有些空白,有種虛幻縹緲的感覺。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面前被什么東西擋住了,我皺了皺眉,還沒等我睜開眼睛,我就聞到了那種清新的香味,那是慧姐身上的味道。

    我猛的睜開眼睛,慧姐果然正站在我面前,笑瞇瞇的看著我。

    我有點尷尬,從地上坐了起來,支支吾吾的說“慧……慧姐。”

    慧姐蹲了下來,她一笑眼睛就彎成了月牙,笑瞇瞇的說:“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低著頭不敢和她對視:“我,我叫王勝。”

    慧姐輕輕摸了摸我的頭,柔聲問我:“王勝,為什么你不想去看你爸爸最后一眼?難道你對他不好奇?”

    好奇是好奇,但我更怕尷尬,我對那個所謂的爸爸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甚至還有些恨他。

    于是我說:“我不認識他,媽媽都不去,我也不想去了,就當沒有這個人好了……”

    慧姐皺了皺眉,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意思,但也沒有沖我發火,只不過語氣有些低沉的說:“王勝,你這么想就不對了,再怎么說他都是你爸,而且……”

    沒等慧姐說完,我就插嘴說:“姐,你別勸我了,我真不想去……”

    這次是沒等我說完,就感覺自己的耳朵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我還沒反應過來是咋回事,慧姐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特別兇的沖我吼:“你個小兔崽子,跟你好說好商量不行是吧?非要逼老娘動粗是吧?沒出息的東西!你就想在這小村子里面待一輩子?天哥怎么生了你這么個窩囊廢!”

    這話屬實刺痛了我的心,為什么每個人都叫我窩囊廢!我他媽不想做窩囊廢!

    我紅著眼睛,恨恨的瞪著慧姐,她也不害怕,我越瞪她,她的手勁兒就越大,最后我拗不過她,眼淚又掉了下來……

    慧姐見我哭了,猛的松開手,看著我冷冰冰的說:“告訴你,讓你進城是你爸的遺愿,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回家準備準備!”說完慧姐轉身就走,剛走了沒幾步,她轉過頭看著哭哭啼啼的我,低聲說了一句:“大男人遇事就知道退縮,哭鼻子,怪不得你爸會不要你,真是爛泥腹不上墻!”

    慧姐扔下這句話就走了,再也沒回頭,我看著她苗條修長的背影,拳頭攥的緊緊的!眼睛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因為懦弱,我被李狗子從小欺負到大,因為懦弱,我讓我的母親受盡村里人的冷言冷語,因為懦弱,丁小花離我而去,生死不明……

    估計丁小花走的時候,也應該對我失望透頂了吧。

    傍晚的時候,媽媽做了幾道簡單的菜,慧姐帶著那兩個光頭坐在我們娘倆對面,不動聲色的吃著,看樣子吃的還挺香。

    我一邊夾著菜,一邊偷瞄著慧姐,她現在又變的很淑女,連吃飯夾菜的動作都很優雅,和剛才在村口教訓我的那個慧姐簡直是兩個人!我嚴重懷疑這個慧姐有雙重人格 雙重人格。

    快要吃完飯的時候,我媽撂下筷子,轉身進了屋,不一會兒拿著一個藍色的書包走了出來。

    我們的書包都是家里自己給縫的,和城里孩子背的那種書包可比不了,所以樣式看起來有些土。

    “這里有幾件衣服,還有一些錢,去城里的時候用。”我媽淡淡的說。

    我放下筷子打開書包,發現里面有幾件新洗的衣服,上面還放著一千元錢!我知道我們家里是啥條件,更知道一千元錢對我媽來說是個什么概念,她要賣一個月的菜,才能掙到一千元錢……

    我當時心里特別難受,就說媽,我不要這錢,我媽執意要給我,慧姐在桌子下面輕輕碰了我一下,我這才把錢收好。

    心里不是滋味,飯也吃不下去了,我簡單的往嘴里送了幾口飯菜,就打算去河邊走走,現在心里亂成屎,急需一個人來靜靜。

    放下碗筷,我走出了院子,去河邊的路上,一些晚飯過后出來納涼的村名見我的,好像都換了一副面孔似的,對我也不再冷言冷語了,有的還叫住我,問我一些關于我爸爸的事情。

    “狗勝啊,你爸爸是不是要接你進城了啊?”

    “狗勝啊,你問問你爸手底下還缺人不?我兒子現在家里還沒事干呢,我讓他出去闖闖!”

    “狗勝啊,你記不記得你小時候我還給你買過糖吃呢……”

    我看著他們一臉虛偽的表情,真是要多惡心有多惡心!我一臉冷笑,理都沒理他們,狠狠瞪了他們一眼就像河邊走了過去!

    我隱約可以聽見后面那群人的冷言冷語。

    “裝什么犢子啊,操,有個城里的爹了不起啊……”

    “誰說不是呢!要是真牛逼自己去城里闖啊,還不是要靠他爹……”

    我知道他們這是嫉妒,嫉妒我有個好爹,但心里還是很難受,或許從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想要讓這群混蛋尊重你,怕你,就要把他們踩到腳下,踩進泥里!

    走到河邊,看著川流不息的河水,我撿起一塊石頭扔了進去,記憶仿佛也隨著河流穿越回兩年前,想到李狗子他們把我推下河,想到丁小花最后一次看我的眼神,想到我媽被村子里的人氣的大哭,我突然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變從強大,才可以保護媽媽,才能改變他們對我的看法。

    我不是什么爛泥,就算是泥,老子也想做個有用的泥!

    我的眼神漸漸變的堅定,彎下身撿起一塊石頭,狠狠的扔到了河里!望著那激蕩起的水花,我大聲喊著:“媽!等著我!等我強大了,我自己來保護你!不用我那個死鬼老爹!咱們娘倆一樣可以過的好!小花……”

    我猶豫了一陣,心里一股巨大的愧疚感涌了上來,過了片刻,我放聲大喊:“小花!對不起!”

    “哎!王勝!”

    這時,身后響起了李狗子的聲音,我心里打了個激靈,猛的轉過身,果然是李狗子又帶著他那幾個狗腿子來了!

    我眼中充滿警惕的看著他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幾步,他們從小就欺負我,以至于我看到他們就緊張害怕,一時間把剛才那些豪言壯語全都忘了。

    李狗子笑瞇瞇的走過來摟著我的脖子說:“剛才喊什么呢?離老遠就聽見了。”

    我吞了一口唾沫,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

    王勝!你他媽的怎么又慫了!別忘了你剛才說過的話!你連一個李狗子都搞不定!你還扯什么變的強大!吃屎去吧!

    王勝!你可別沖動,李狗子是村長的兒子,你揍了他,以后肯定沒好……而且他們人多,你也打不過啊……

    現在我腦子里面兩個小人正在打架,李狗子見我不說話,笑瞇瞇的問:“王勝,你咋啦,聽說你那個城里的爹要接你進城?牛逼啦!連我都不理了?”

    我紅著眼睛,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冷冷的盯著他,拳頭攥的老緊!

    李狗子見我這個表情,他伸手拽著我的頭發開始輕輕搖晃我的腦袋:“別以為你去城里就牛逼了,沒準你那個野爹給你找了個后媽,讓你進城受氣去了!哈哈哈!”

    他一笑,身后的那些狗腿子也開始放聲大笑起來!

    “我去你媽的!”

    終于,我的沖動戰勝了理智,揮出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李狗子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