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7章 被遺忘的人
    東叔一說開始了,我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其他幾位夫人也沒作聲,悄悄的跟著東叔走了出去。

    雪姨拽著我的手笑著說:“走吧孩子,去拜拜你爸。”

    我點了點頭,也跟著雪姨走了出去,來到天清寺正堂的時候,放眼望去全都是人,清一色的黑西服黑紗裙,有的人在拜佛,有的人在寫禮賬。

    大堂內臨時搭了一個臺子,臺上中間放著的是一口玻璃棺材,我父親的遺體就躺在那里,周圍鋪滿了鮮花。上面掛著我父親的遺像。

    從始至終我都沒看去看一眼父親的遺像,也不是說害怕,就是感覺不敢和他對視,也不知道怎么面對他。

    東叔走上臺,拿起了話筒,語氣低沉的說:“各位安靜一下,天哥的葬禮現在就開始了。”

    所有人都站在了臺前,我和九位夫人站在第一排,當然還有那個王曉風,他時不時的隔著雪姨往我這邊看,眼中充滿了鄙夷。

    東叔看著臺下的人,沉聲說:“天哥生前交待過,自己的葬禮一切從簡,所以我就簡單的說幾句……”

    接下來東叔開始介紹我父親生平的一些事情,然后說了一些比較感人的話語,弄得場下一群人低著頭偷偷摸著眼淚,看來我爸的人緣還挺不錯的。

    通過東叔的介紹我了解到,原來我爸是這城市里面的一個江湖大佬,看這架勢還是屬于比較有實力的那個層面,在一年前他被查出了患有血癌,也就是白血病,一年之后終于扛不住病魔的侵擾,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當東叔在臺上講完最后一段話的時候,我身邊的九位夫人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嚇的我差點沒背過氣去!

    我一臉懵逼的盯著他們,只見他們一個個哭成了淚人,臉上的妝全都花了,有的干脆哭的躺在地上抽了過去!還有的已經沖到臺子上面趴在了水晶棺材上面,大鼻涕都流到了棺材板上面!

    我就操了!剛才還好好的呢!怎么突然一下子都瘋了啊!

    緊接著東叔吩咐幾名小弟把這幾位嫂子扶了起來,該捏人中的捏人中,該壓胸口的壓胸口,場面一片混亂……

    就在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時候,我身邊的王曉風突然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抹著眼淚哭著說:“爹!兒子不孝!以前總是惹您生氣,我該死!我真該死!”

    他來這么一出,可算是把身后那些我父親的朋友全都給感動壞了,都夸王曉風聽話懂事。

    這個時候有人把目光轉到了我的身上,他們見我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別說是流眼淚了,就連難受的表情都沒有,然后下面就開始有人議論起來。

    “這孩子是誰啊?怎么跟家屬站在一起了?”

    “聽慧姐說這孩子也是天哥的兒子,之前一直都沒見過。”

    “這意圖也太明顯了吧!老子不在了,一滴眼淚都不掉,明顯就是奔著家產來的啊!”

    “小點聲……別叫人聽見了……”

    聽著這幫人的閑言碎語,我簡直委屈到了極點!我根本和這個父親一點感情都沒有,不難過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么?我有什么問題啊?有問題的應該是他們這幾個人!

    說哭就哭,變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在后面因為家產的事情差點沒打起來,現在一個個的好像死了親爹一樣。

    面對身后這群人的冷眼相待,我心里尋思著就勉強裝一下吧,畢竟也是自己的親爹,自己在這什么也不做有點說不過去。

    然而就在我剛準備跪下的時候,王曉風卻突然站了起來,他二話沒說就抓住了我襯衫的領子,惡狠狠的說:“你個王八蛋!父親去世了你還跟個沒事人一樣!你他媽的是不是人!我今天就替父親教訓你這個不孝子!”

    我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呢,王曉風就一拳打了過來,正正好好打在了我的鼻子上面!

& r />     頓時我感覺天昏地暗!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出來,自己也踉蹌著倒在了地上,我痛苦的捂著鼻子,血從我的指縫里面流了出來,疼的我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

    王曉風并沒打算罷手,而是向我這邊沖了過來!

    蹲在地上大哭的雪姨見到這一幕,立馬沖上來把王曉風往回拽,可雪姨的力氣怎么會有王曉風的大,明顯是螳臂擋車,沒有什么用。

    看著氣勢洶洶恨不得把我殺了的王曉風,我心說這下完了,弄不好今天要跟父親一起去了……

    就在王曉風剛抬起腳準備踹我的時候,一只大手直接將他給推了回去!差點沒把王曉風推倒在地上!

    王曉峰回過頭就要發火,卻看到了東叔的那一張陰沉的臉,立馬把火氣壓了下去,沒有在對我動手,而是選擇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雪姨在旁邊有氣無力的捶了一下王曉風的胸口:“曉風你干什么啊!你可嚇死我了!”

    東叔瞪著王曉風冷聲說:“你鬧什么鬧!知道這是什么場合嗎?你有尊重過你爸嗎!他就躺在那里!”

    “東叔,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個德行……”

    沒等王曉峰說完,東叔就大吼:“看不慣也得給我挺著!天哥的葬禮輪不到你來放肆!我告訴你,你要是再胡鬧!大嫂的面子我也不給!”

    雪姨臉色一變,很明顯是有些情緒了,但是她卻沒有發火,而是低聲對曉風說:“還不快給王勝和東叔道歉!”

    王曉風對東叔低下了頭:“對不起東叔。”隨后他又看向我,嘴角居然勾起一絲邪笑:“對不起了,王勝……”

    我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東叔走到我身邊拿出一張面巾紙叫我擦了擦臉上的血,然后就再次走上臺:“不好意思讓各位見笑了,下面我當著大家的面,來宣布一下天哥對于遺產方面的劃分問題。

    說完他向后臺看了一眼,然后慧姐輕輕的從后臺走了上來,一身黑色的紗裙完美的襯托出了她的身材,這種女人無論走到哪都是一道風景線。

    慧姐神情淡然的走到了東叔身邊,然后從手提包里面拿出了一個光盤,走到麥克風前低聲說:“這是天哥生前的錄像,財產分割的問題他都在錄像里面交待清楚了。”

    說完慧姐將光盤放在事前就準備好的CD機里面,緊接著電視上面便出現了畫面。

    錄像的背景是在病房里面,我的父親穿著一身病號服正坐在床上,他的鼻梁很高,眼窩很深,濃濃的眉毛簡直和我一模一樣,只不過我一頭黑發,他已經是個光頭了。

    父親的狀態看起來還不錯,他笑著對鏡頭打了個招呼:“各位,你們看到這盤錄像的時候我可能已經不在了,想不到我王天混了這么久,戰勝過這種各樣的對手,卻始終斗不過老天爺啊!不過老子不在乎!老子這輩子值了……”

    父親在錄像里面詳細的說明了他的九位夫人的財產分割問題,而且還提到了王曉風以后的生活問題,我全程都在仔細的聽著,我像塊木頭人一樣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電視里的父親!此時我多么希望他能提到我一句,哪怕不給我錢,讓我知道他還記得我就好……

    可是,直到錄象結束,電視屏幕上出現了雪花點,我都沒有聽到他提起我。

    沒人知道我當時的心情,在那一刻我的心里好像有什么東西碎了一地!慧姐從CD機里面拿出錄影帶的時候,我的心徹底死了……

    原來我只是個被遺忘的孤兒,原來我大老遠跑到城里來參加他的葬禮,就是在自取其辱。

    王曉風一臉鄙夷的看著我冷笑:“看來要讓某些心懷不軌的人失望了,其實垃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是垃圾還沒有自覺。”

    我抬頭看了一眼臺上的慧姐,然后轉過身向大堂外面沖了出去!所有人都主動讓開了一條路,王曉風嘲諷的聲音在我身后回蕩:“滾吧!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