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19章 文字游戲
    我本以為自己會像爛俗小說中的主人公那樣,憑著自己頑強不屈的精神戰勝不可能戰勝的對手,但事實證明我還是打不過陳旭。

    陳旭很有技巧,他用手臂死死壓住我的脖子,就算我是頭牛也很難再站起來,我在地上胡亂的撲騰著,可是我越撲騰,他壓的就越死,到最后我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他還是不放手!這尼瑪是要弄死我的節奏!

    好在旁邊有李教官及時沖上來拉開了陳旭,他才肯罷手。

    周沫從人群中跑了出來,把我從地上扶了起來,瞪著陳旭說:“不是說好了十秒鐘就贏了,你怎么還下死手呢!”

    陳旭站在那里冷笑:“周沫,你不會是看上這個廢物了吧?”

    周沫不但沒生氣,反而笑了出來,指著陳旭說:“陳旭,既然你贏了,以后你就別找王勝的麻煩了!”

    陳旭愣了一下,皺著眉問:“為什么?你搞清楚,是我贏了!”

    周沫俏皮著說對呀!確實是你贏了,可是咱們都已經說好了呀,誰要是贏了,以后都不準再找對方的麻煩!剛才我說的明明白白,你難道沒聽清嗎?

    我這才回想起來,周沫好像剛才真的是這么說的,這樣的話,無論誰輸誰贏,陳旭都按照規矩都不可以再來找我的麻煩。

    這個文字游戲玩的相當可以。

    陳旭臉色有些難看,瞪著周沫說:“你少跟我玩文字游戲!”

    周沫倒也不害怕,笑著說:“陳旭,好歹你也是八班的老大,怎么一點肚量都沒有啊,現在可不止八班在看著你,你看看周圍,其他班級的同學都看著你呢!難道你還想抵賴不成?再說王勝一個老實的孩子,你干嘛總跟他過不去?”

    像陳旭這種人,不缺錢,不缺人,所以他最看重的就是一個面子!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此時他向四周看了一圈,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于是笑著點了點頭:“可以!我可以不找他的麻煩,但如果他要是還敢惹我的話,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周沫笑著說你放心!我們家王勝絕對不是那種惹是生非的人,你說是吧王勝?

    周沫這句話基本上算是把我和她的關系昭告天下了,不過我倒是沒有那么不知所措,讓我了解到周沫是一個很激靈很聰明的女生,也讓我對她的好感大增。我心里想著,反掌張茹對我也沒有感覺,陳旭又在一邊虎視眈眈,其實周沫也蠻不錯的,不如就這樣吧。

    我鼓足了勇氣,牽起了周沫的手:“嗯!我不會主動找麻煩的!”

    此時大家的注意力好像都不在我和陳旭的事上了,而是都把目光放在了我和周沫的身上,只不過下面的同學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好像并不看好我們這一對。

    周沫也全然不管周圍人詫異的目光,直接拽著我的手走了回去,李教官也把陳旭勸了回去,然后組織其他同學繼續比賽……

    后來直接發展成了整個高一段的同學全都參與到這場比賽中來,學校領導也沒有什么意見,還說可以培養我們的競爭意識,有利于以后的學習。

    就這樣,下午的軍訓一直持續到了傍晚才結束,同學們都摔的不亦樂乎,唯獨陳旭一個人坐在那里臉色陰沉。

    軍訓結束以后,我和周沫一起去食堂吃了個飯,在食堂我們又碰到了陳旭和他的幾個兄弟,不過他們也只是瞪了我一眼,沒有打算想找我麻煩的意思。

    周沫笑著對我說:“放心吧,陳旭最要面子,至少在短時間內他不會把你怎么樣了,不過你也別主動去招惹他。”

    “嗯!我知道了。”我笑著說。

    晚上回到寢室的時候,吳剛和謝斐兩個人滿臉笑意的迎了上來,口中說著恭喜恭喜啊!

    我苦笑一聲說你們倆可別那我開涮了,今天我丟 今天我丟人可丟大發了。吳剛卻笑著說:“這怎么能算丟人呢?比賽雖然是輸了!但你贏得了周沫的芳心啊!而且陳旭看樣子應該不會再找你麻煩了,兄弟!你這是雙贏啊!”

    我正欲說話,武力躺在上鋪低聲說:“是啊,他不會找我們麻煩,我們也不能找他的麻煩了……”

    賈楠仁坐在角落里面正在修指甲,語氣悠然的說:“武力,人家不找咱們麻煩就不錯了,你就別總惹人家了。”

    武力從床上坐了起來,瞪著眼睛說:“不行,老子不服!老子一定要坐上八班老大的位置!一山不容二虎,陳旭和我只能留一個!”

    謝斐笑著對武力說:“你別著急啊,現在這才哪到哪?高一段真正的戰斗要等到軍訓徹底結束以后才會打響!現在好多大咖都低調發展呢,等軍訓結束了以后那才叫風起云涌,到時候肯定有你展露頭角的機會!現在你還是先把腿上養好了吧……”

    我也同意謝斐的觀點,還笑著說武力的戾氣太重,應該好好平復一下。

    軍訓一個月的時間不長也不短,但有了周沫的陪伴時間似乎過的很塊,我們每天一起吃飯,一起起床,一起逛街,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而我也算是真正嘗到了戀愛的滋味,我和周沫的感情也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迅速升溫,從一開始連牽手都會害羞,慢慢的變成牽手已經成了一種習慣,然后再到擁抱,接吻,只差最后一步沒有突破。

    我能感覺到我內心的那種自卑感慢慢的在消失,我開始敢于正視別人,也漸漸從心底有了一股自信!

    我們幾個室友通過一個月的接觸,慢慢的也變的熟絡起來,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只不過他們幾個都沒有女朋友,我和周沫可把他們給羨慕壞了,武力總是催著我和周沫把最后那一層窗戶紙給捅破,但我卻遲遲不敢,其實心里還是挺想的,畢竟我們這個年紀對于那種事情還是有很多憧憬,但跟實踐是兩碼事。

    有一天下午我和周沫在食堂吃完飯,然后在學校花園里面膩了一會兒,眼看天色不早了,周沫就想回寢室休息,我倆走到女寢樓下的時候,我終于鼓起勇氣拉住了周沫。

    周沫轉過身看著我笑:“怎么啦?”

    我咽了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她說:“周沫,你看明天是星期六,咱們晚上去外面住吧!”

    周沫聽完我的話,臉一紅,微微低下了頭。我心里緊張的撲通撲通直跳!突然感覺氣氛賊尷尬,眼睛也不知道應該往哪瞅,于是補充了一句:“你要是不愿意的話也沒事。我……”

    “王勝,明天吧,明天我陪你……”

    說完周沫害羞的轉過頭,一路小跑的鉆進了寢室樓,我愣在原地,現在的感覺和做夢似的,我本來以為周沫會因為我提出這個要求而生氣,很顯然她并沒有。

    我傻傻的站在寢室樓下,緩了好半天才緩過來,心中的激動難以言表,開心的蹦了起來!

    轉身回寢室的時候,我迎面撞上了剛回來的張茹,本來之前見到張茹我還是挺尷尬的,不太敢說話,但今天我心情好到爆!就破天荒的和張茹打了一聲招呼!

    張茹撇了我一眼,笑著說看你這高興的樣子,是不是周沫答應跟你開房了?

    這話說的我一愣,心說張茹猜的怎么這么準?所以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其實問完這句話我才感覺我特別傻逼。

    張茹冷笑一聲說:“你要是跟別人處對象,我還能多尋思尋思,你跟她處對象,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答應跟你開房去了!”

    我覺得張茹話里有話,而且還不是什么好話,畢竟周沫現在是我女朋友,說我可以,說我女人那我就得問個明白了,于是我皺著眉問她:“你這話啥意思?”

    張茹切了一聲說:“全高一除了你,誰不知道周沫是個浪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