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24章 陳老三
    一開始我以為張茹對我說這話是想報復我,可是我沒想到她只是在告訴我,這件事沒那么簡單。果然,陳旭的事情很快就有了下文。

    我暴揍陳旭的事跡沒用半天就在高一段傳的沸沸揚揚,我和武力一躍成為風口浪尖上的人物,陳旭住院以后,我們順理成章的接管了八班,成了八班毋庸置疑的王者!

    雖然陳旭還有一些兄弟在班級,但是對我和武力都有些忌憚,再加上我們和丁胖的關系不錯,所以他們也只能選擇老老實實的瞇著,畢竟陳旭還在住院,一時半會也沒法出來,這些小的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可就是這樣,在我們所有人都以為陳旭的時代已經過去的時候,我們卻遭到了一次沉重的打擊!

    那天我和武力在網吧打游戲,身邊還圍坐的幾個小弟,之前從來沒有大哥這個概念的我,現在也算是大大的滿足了一下自己的虛榮心!

    不管我玩的怎么樣,都有人在身邊夸我玩的好,操作牛逼,那感覺真是爽到升天!

    可是這種感覺沒持續多久,就被一個電話徹底給打破了!

    手機鈴聲響起,我趕緊叫身邊的同學幫我操作一下,然后走到一旁接起電話笑著說:“周沫,怎么了?”

    本來以為周沫是想找我逛街,可電話那邊周沫的聲音很低沉,而且周圍還吵吵鬧鬧的,好像有人在身邊吵架似的。

    “王勝,你,你還是先修學幾天吧……”周沫對我說。

    我當時心里一個激靈!急忙問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周沫猶豫了好久才對我說:“是陳旭,他家長來了,到處找你呢。”

    一開始我還沒反應過來,問她陳旭的家長找我干嘛?等這話問出去了以后我才猛然反應了過來,我把陳旭打進醫院,人家的父母肯定不會同意啊!一定會找我麻煩的!

    開學第一天我就聽張茹說過,陳旭的爹媽在陽城挺有勢力的,這一個多月也聽到不少關于陳旭的消息,說他父親是搞開發的,一般像做這種生意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沾點社會。絕對不是我們這些普通學生惹得起的。

    想到這,我的心就慌了,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周沫電話那邊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那小姑娘你給誰打電話呢?你就是王勝那小雜種的女朋友對吧!他在哪?趕緊去帶我見他!”

    說話的同時那邊的男人已經把周沫手里的電話搶了過來,還朝著話筒喂了一句。我當時都被嚇傻了,下意識的趕緊掛斷了電話。

    武力看到我表情不對,也帶著人走了過來,問我怎么了?我說陳旭的爸在學校呢,要找我。

    武力也愣住了,臉色變的有些難看起來,他想了半天說:“你先別回學校,我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搖著頭說那怎么行!萬一他爸要對你動手怎么辦?武力笑著說沒事,昨天是你出手打的陳旭,應該拿我沒什么辦法,再說他要帶我走,學校也肯定不能同意!

    說完還沒等我答應,他就帶著一幫人急匆匆的走出了網吧……

    武力離開了以后,我也打算跑路,但是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就在我剛走出網吧門口的時候,卻迎面碰上了張茹!她走路的樣子很急,直接撞在了我的懷里!

    張茹向后退了好幾步,捂著額頭發現是我以后,二話沒說直接拽著我的手就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把我給塞了進去。

    張茹坐在副駕駛簡單明了的說:“師傅,麗水家園。”

    到地方了以后我才直到麗水家園是一個居民小區,張茹讓我下車,然后居然把我帶到了自己的家里。

    到了她的家,我坐在沙發上問她:“你要干什么?”

    張茹喝了一口水,冷冷的撇了我一眼:“陳旭他把陳老三來學校了,你要是不趕緊跑的話,今天你輕則缺胳膊少腿,重則連命都可能沒了!”

    我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切,他爸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現在是法治社會,我怎么就不信他敢要的我命呢?”

    張茹一臉不屑的看著我說:“你愛信不信!總之我告訴你,陳老三不是咱們這些學生就可以得罪的!別以為你揍的陳旭就是大哥了,在那些社會人眼里咱們就是小屁孩。”

    我挑著眉毛問:“怎么滴?你混過社會啊?”

    張茹見我抬杠,有點來氣了,指著防盜門說:“我好心好意幫你一把,你跟我在這貧是不是?你要不信就回學校,我不留你!”

    其實我就只能貧一貧,說實話現在心里超級沒有底,別說回學校了,出這個門我都有點心驚膽戰的。于是也放下臉來,低聲對她說:“對不起行了吧?謝謝你啊……”

    正說到這里,我的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還是周沫的電話。

    我想也沒想直接摁了接聽鍵,可話筒里面傳來的并不是周沫的聲音,而是陳老三那陰沉又沙啞的聲音:“王勝是吧?這件事我勸你還是別跑,我是個大人,也不想跟你這些小孩子一般見識,我家小旭從出生開始,我和他媽都不敢動一根手指頭,你他媽這個小逼崽子給我兒子打住院了?我的處理方法很簡單,我陳老三不缺錢,也不需要你賠錢,你怎么打我兒子的,我原封不動的還回來,你的醫藥費我們來出!別跟我耍那些你們認為的小聰明,我想把你翻出來太容易了,只不過等我把你揪出來,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陳老三 p;陳老三的語氣霸道無比,那氣場根本不是我這個小學生可以鎮住的,簡簡單單的幾句話,我就被他嚇的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張茹一個勁兒的暗示我掛電話別聽他說,但現在我已經忘了怎么掛電話了。

    陳老三見我不說話,冷笑了一聲說:“行,那你就跑吧,在學校里面我拿你們沒辦法,不過我還真不相信,你,和你的朋友們還有你這個小女朋友,會一輩子躲在學校里面。難道非要讓我用我們的那一套,你才肯出來么?

    我相信陳老三不是在跟我開玩笑,他有那個實力,也有那個能力,要是因為我的事讓周沫和武力他們受到牽連,那我真是萬死難辭其咎!

    我終于鼓起勇氣說了一句:“我現在就回去!你別動我的朋友!”

    “很好,年紀輕輕就這么講義氣,是個人才,放心,我陳老三還沒無聊到和你們這些學生耍花樣的地步,只要你出面,我不會為難任何人!”

    說完陳老三干脆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我放下電話,心里想著不就是挨頓打嗎?老子又不是沒挨過!陳老三說的對,這么躲永遠都不是個辦法,我不可能一輩子躲在張茹家里不出去。

    于是我猛的起身向門外走了出去,張茹想勸我留下來,我說什么都不聽,最后她沒招了,只能穿上衣服跟著我一起回了學校。

    我們兩個走到教學樓不遠處的時候,就看到樓門口圍著一群人,里面有校長,有武力,有周沫,還有許許多多圍觀的人,包括窗戶里面都探出了無數個小腦袋在看著樓下的情況!一位中年的婦人在校長和王老師面前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常嚷嚷些什么,把他們兩個弄的一臉的尷尬,都低著頭不敢言語。

    在夫人身旁,一個留著地中海發型的矮胖男人,目光陰沉,身邊圍著四個穿著黑色背心的魁梧大漢,氣勢洶洶!

    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走到了他們身前,陳旭的媽媽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指著我的鼻子問校長:“這小雜種就是王勝?”

    校長點了點頭:“是,是,陳夫人,咱們有話好好……”

    這個‘說’字還沒出口,陳旭的媽媽直接沖上來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你個小雜種!誰的兒子你都敢打!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說完陳夫人還要上前揍我,要說我們學校的領導還挺負責人的,校長見狀趕緊沖上去攔住了陳夫人,口中勸道:“陳夫人您先別沖動!都是孩子!都是孩子啊!”

    “你給我滾!今天你要敢攔我,我就拆了你們這破學校!什么破學校,都是一些垃圾,當時我真是昏了頭讓小旭來這上學,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一群垃圾!”

    陳夫人罵的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有這樣的媽,也難怪會生出陳旭那樣的混蛋!

    校長也直到自己惹不起這兩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對一直沉默的陳老三說:“陳先生,麻煩您叫夫人冷靜一下,這件事咱們好好商量……”

    一直盯著我的陳老三臉色陰沉,冷笑一聲:“商量什么?帶走。”

    說罷,圍在陳老三身邊的那幾個人就朝我走了過來,這時王老師突然出現攔在了我的面前,對陳老三說:“陳先生,王勝的家長還不知道這件事,我不能就讓你單方面帶走孩子!”

    陳老三目光轉向了王老師,冷冷的笑道:“家長是吧?行啊,那就讓他把家長叫來,我看看他的家長會怎么處理!”

    王老師回頭對我說:“王勝,叫你家長來吧!要不這件事真的不好辦了!”

    我的手都嚇的發抖了,拿著電話無助的望著王老師:“老師,要,要不我報警吧……”

    王老師給了我一個很有深意的眼神,然后搖了搖頭:“沒用的!”

    我打開手機,翻出電話本,找到了我媽媽的名字,我媽沒有手機,用的還是家里的座機,我的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手機里面慧姐的名字!這才猛然想起,慧姐好像也是混社會的,也許跟她和陳老三認識呢?想到這里我趕緊撥通了慧姐的電話。

    響了許久,電話終于通了,里面傳來慧姐慵懶的聲音:“怎么了?”

    我小聲的說:“慧姐,我,我在學校把同學打壞了,他們的家長要帶我走,你快來吧……”

    慧姐的語氣變的有些詫異,低聲問我:“你說你打人了?”

    “嗯,對不起慧姐……”

    想不到慧姐居然還挺高興:“等著我,馬上就去!”

    掛斷電話,陳老三看著我冷笑:“叫吧,今天你把神仙叫來也保不住你!”

    當時身邊有不少圍觀的同學,都紛紛議論著,我這次要廢了!攤上大麻煩了!連校長和王老師都是一臉惋惜的看著我。

    十幾分鐘以后,我看到陳老三的臉色一變!正在向學校門口那個方向張望,我們也都跟著忘了過去,只見十幾輛黑色路虎整整齊齊的向我們這邊開了過來,轉眼間已經停在我們眾人面前。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慧姐一襲如火焰般大紅色的長裙,從車上走了下來,與此同時,身后的車里齊刷刷下來幾十個黑色黑墨鏡的紋身大漢站在了她的身后。

    慧姐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腦袋,然后摘下墨鏡,看著面前目瞪口呆的陳老三,笑著說:“陳老三,聽說你要帶我侄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