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26章 一頂原諒帽
    周沫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就已經開始撲通撲通跳了起來!一想到這個周末,我人生的第一次即將誕生!那種興奮和激動的感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但為了表現的矜持一點,我強忍著心中爆發的喜悅,紅著臉笑了笑說:“好,沒問題!”

    周沫一臉嬌羞的看著我低聲問:“你現在不一樣了,以后肯定會有好多女孩子都喜歡你,你會不會到時候就不要我了?”

    我把周沫的肩膀摟了過來笑著說:“放心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這話說完以后,我自己都感覺到不好意思,完全不敢和周沫對視,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這時周圍的同學也開始在旁邊起哄,說著一些恭維的話語,有好多人都開始叫周沫嫂子,叫的周沫把頭埋進了我的懷里。

    后來這種熱鬧的場面直到王老師走進教室才算停止,一切又都恢復了正常,王老師的臉色也很好,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站在臺上講起課來。

    我哪還有心思聽課,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周沫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還是怎么,我越看周沫越美,之前我只注意到她的臉蛋,現在我開始觀察她的身材。

    不得不說,在同齡人中周沫的身材算是數一數二的了,瘦腰翹臀大長腿,該有的基本上都具備了,看著看著我居然心里燥熱,還有了一些反應。逗的武力說我在發浪……

    一周的時間,對于我來說還真是挺漫長的,感覺像是過了一年!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這天晚上我早早的就和周沫分開了,打算為明天晚上的大戰做準備。

    第一次我也不懂都需要做什么,還特意咨詢了一下武力他們幾個,不過我顯然問錯人了,他們幾個撲街都跟我一樣,長這么大還沒試過,不過這幾個人都是理論派,講起注意事項那叫一個溜!我也算是知道什么叫夢想中的巨人,現實中的侏儒了。

    晚上八點,我趁著夜色偷偷摸摸跑出了學校,走了好遠才看到一家保健品商店,本來之前已經做好準備的,可是到了門口我又害怕了,咋地的都不敢進去。

    我攥著錢在門口轉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后來是老板看我形跡可疑,走出來問我在這干嘛?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后來老板看著我比劃了半天,笑了笑說:“想要攔精靈就直說嘛!進來吧!”

    我紅著臉跟老板走進了商店,這店鋪規模還挺大,和超市一樣,里面有這種各樣的設備,我看的眼花繚亂,口干舌燥……

    老板指了指里面的角落說:“你要的東西在那邊,各種牌子各種口味全都有!自己挑去吧!”說完還沖我壞壞的笑了笑,弄的我渾身一個激靈……

    我順著老板指的方向走了過去,這一排排的,真是把我給驚艷住了……

    我沒想到這種東西居然有這多品牌,而且還有口味,什么巧克力,香蕉,蘋果,芒果,只要你能想到的水果他都有對應的口味,更奇葩的是居然還有芥末辣椒味的。

    看到那包裝盒我就覺得襠下一疼,下意識提了提褲子。

    我挑了一盒葡萄味的,還有一個香蕉味的,正準備去前臺結賬,忽然發現商店門口走進來一個女人,長的還挺漂亮的,就是肚子有些微微隆起,應該是個孕婦。

    一開始我倒沒覺得什么,可以等我看清楚這個人的臉時,我的心里打了一個激靈!

    這個女人,正是那天在我爸葬禮上面,亂發脾氣的那個三姨!

    我絕對沒有看錯!那天他指桑罵槐,還跟八姨兩個人吵了起來!我對她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我趕緊蹲下身子,利用貨架把我擋住。

    一開始我害怕被她看到我,弄不好看到我買這種東西,還要故意刁難我一番,后來我仔細想了想,她一個孕婦,深更半夜來保健品商店做什么?是不是有點反常了?

    等我伸出頭去看的時候,三姨已經買完了東西,正往外面走呢。我趕緊跟了上去,看到她走出門外,她上了路邊的一輛黑色的豐田雅閣車,我清楚的看到開車的是個男人,大概也就二十六七歲的樣子,和三姨的年紀相仿。

    越來越特么不對勁了!

    我趕緊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給了司機一百塊錢,叫他跟住那輛雅閣,這司機也挺給力,車技一流,一路上跟的很順,直到那輛車停在了一家燒烤店門口。

    我在車里看到三姨和那個男人摟摟抱抱,頓時心里就來了一股火氣!

    他媽的,我爸尸骨未寒,你居然在外面找男人!第一眼見你就直到你不是啥好東西!沒準我那個混蛋老爸早就被你扣上了一頂原諒帽!

    我推開車門下了車,等他們兩個走進燒烤店我才敢進去,他們在一樓找了一間包房,街邊燒烤店的包房很簡陋,兩間房中間只隔著一塊木板而已,所以我跑到了他倆隔壁的一間包房,打算聽聽這對狗男女到底要聊些什么?

    于是我隨便點了一些烤串,等服務員走了以后,我把耳朵貼在墻上開始聽了起來。

    三姨和那個男人開了啤酒,三姨笑著說:“來,咱倆干一杯!”

    那個男人賤兮兮的說:“寶貝,你忘了你肚子里還有孩子嘛,你還是喝果汁把,我來喝酒。”


    三姨嬌嗔道:“看不出來你還聽關心孩子的嘛,沒關系,我少喝點沒事的。”

    接下來那個男人說的話,頓時讓我火冒三丈!甚至有想沖出去打人的沖動!只聽那個男人說:“我能不心疼嘛,畢竟這是咱們倆的種啊!”

    當時我是既氣憤!又為我父親感到悲哀!他老人家好歹也叱詫風云過?活著的時候這么大的一頂原諒帽扣在頭上難道一點察覺都沒有嘛?我都替他上火。

    那感覺好像是我被綠了一樣。

    接著他們兩個說了一大堆齷齪下流的話,就在我感覺惡心,聽不下去的時候,那個男人終于開始切入正題!

    “對了寶貝,王天死了以后給你分了多少錢?”男人問道。

    三姨冷笑一聲:“九個女人分他的財產,我想多拿也不可能啊!不到二百萬。”

    男人沉思了一陣,低聲問:“那你其他人都分到多少你直到嗎?”

    三姨想了想說:“大嫂有個兒子,分到的多一些,五百多萬,我這肚子里也有個孩子分的比他們多一些,剩下的也就一百來萬,媽的,老不死的東西!找那么女人,就算不病死也得累死!”

    就算是其他不相關的人聽到妻子這么說自己死去的丈夫也會生氣,更何況我還是王天的兒子,當時我實在沒忍住,狠狠的捶了一下墻壁,三姨聽到了大罵:“別他媽敲墻!好好吃你的飯!”

    我嚇的一個激靈!還好她沒有過來看。

    這時那個男人低聲說:“寶貝,這錢分的太少了!都不夠咱們倆出去蜜月的呢!是不是應該想想辦法?”

    三姨笑了笑:“放心吧,那老不死的還留下了三十多間場子,但是聽說這些場子的繼承人是那個小雜種,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已經計劃好了,過段時間就會把那些場子給拿回來,到時候我們九個人一分,最起碼每個人能分到三間,到時候一個月賺個百八十萬的根本就不在話下!”

    不用說,她嘴里那個小雜種肯定是我了!

    我聽完心里也是吃了一驚!之前只知道我爸把自己的產業留給了我,但我卻沒想到他的產業居然這么大!有三十多間場子!雖然不直到這些所謂的場子具體是只什么,但是聽三姨說三間場子一個月輕輕松松賺百八十萬,那三十幾間,豈不是能轉上千萬?

    聽她這么說,這三十幾間場子的繼承人是我,我不懂法律,但我直到他們要是想把我爸的產業瓜分,肯定得經過我的同意,難道他們要對我不利?

    我想聽聽他們到底要用什么辦法搶回屬于我的東西,但是他們說到這里的時候,卻故意放低了音量,雖然這包房隔音效果很差,但我還是聽不到,除非走到他們面前聽。

    一種不安的感覺從我心底襲來!我趕緊買完單跑回了學校,鉆進被窩里面,我怎么著都睡不著覺,心里想著這幾天一定要加倍小心!

    這幾個蛇蝎女人一定會想盡辦法從我身上奪回我爸留給我的遺產,為了我媽,為了慧姐,為了我的混蛋老爸!我就算是死!我絕對不會讓他們計劃得逞!

    第二天,我在學校寢室待了整整一天,就連武力他們叫我出去打游戲我都沒去,我生怕到了校外會出什么亂子,畢竟在學校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寢室渾渾噩噩的又待了一天,傍晚的時候,周沫突然給我打來了電話,我這才猛然想起,今晚要和周沫出去住!想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緊張的心一下子輕松了不少。

    我跑到水房又是刷牙又是洗臉,還嚼了好幾塊口香糖,來到樓下的時候周沫正在等我,見我下來了,她牽著我的手,一起離開了學校。

    我們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家旅店,是周沫挑的,環境啥的都還不錯,性價比也挺高。

    我們兩個人進了屋,當周沫坐在我身邊的時候,一陣陣發香傳進我的鼻子,讓我覺得有些眩暈,覺得這場景有些不真實……

    過了好久,周沫輕輕靠在我的懷里低聲說:“王勝,你會一輩子對我好嗎?”

    我點了點頭:“嗯。會的。”

    “我不信,喏,這個給你。”周沫說完,從書包里面拿出一張粉色的信紙,上面畫著一顆紅心,下面寫著一行字“王勝同學發誓要愛周沫同學一輩子!永遠都不分開!立字為證,要是違背誓言,就變成癩皮狗!”

    落款是我和周沫的名字。

    “你要把名字寫在上面,我就信你啦。”周沫俏皮的說。

    此時周沫可愛的要死!我恨不得馬上就把她撲倒!于是急忙從書包里面拿出一根碳素筆,在周沫的旁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我再也壓抑不住心里的熊熊烈火,翻身把周沫壓在身下!

    就在我倆準備接吻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我心里嚇的夠嗆!火氣也瞬間澆滅了一半!

    周沫倒是挺淡定,悄悄走到門前打開了門,然后丁胖便帶著人走了進來。

    我站起身瞪著眼:“丁胖,你來干什么??”

    丁胖沒跟我廢話,直接對身后的六七個兄弟說:“給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