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王 > 第28章 背水一戰
    當我看到只有張茹和武力兩個人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我心里第一個想法就是讓他們快跑!不要多管閑事!因為我知道他們兩個根本就不是王曉風的對手。

    我想說話,卻發現此時就連動動嘴唇都疼的厲害!

    丁胖帶著人擋在了他們兩個人前面,冷聲說:“武力,帶著這個娘們有多遠給我滾多遠!這事不是你能管的!”

    武力不屑的笑了笑:“我兄弟的事,不是你說不讓管我就不管的!”

    丁胖被氣樂了:“行!想找死是吧!給我打!”

    說罷,丁胖身后的兄弟作勢就要向武力沖過去!這時張茹突然站出來擋在了武力身前,面對眾多大漢她一個弱女子絲毫沒有畏懼,低聲說:“我看看今天誰敢動?”

    果然,丁胖的小弟果然沒再動,倒不是真因為怕張茹,而是打女人這事都是為大部分男人所不恥的。

    這群人面面相覷,看著張茹又轉頭看了看丁胖,有些拿不定主意。

    丁胖親自走了過來,指著張茹的鼻子:“你趕緊給我滾蛋!張茹,別以為我們真的不打女人!”

    張茹挑著眉毛:“那你來啊!有種就打死我!”

    丁胖瞪著眼睛說你特么以為我真不敢么?說完我見他真要動手,卻被王曉風和喝住了。

    “滾下去!怎么對美女這樣無禮?”

    王曉風從人群后頭緩緩走了上來,笑瞇瞇的看著張茹說:“你就是張茹吧?久聞大名,今天見到你,還真是讓我眼前一亮。”

    王曉風盡顯渣男本色,張茹卻滿臉的不屑:“不敢當,我也聽說過你,本來以為你是一個帥哥,想不到居然長的這么丑!”

    丁胖指著張茹怒吼著說你特么別亂說話!而王曉風則不溫不火的笑道:“是啊,跟你比起來,我還真有些黯然失色呢,別人說我丑我不服,但是你說我丑,我心服口服。”

    張茹動作很夸張的打了個激靈說:“你別惡心我了行嗎?我今天要帶王勝走,一句話,你答不答應?”

    王曉風笑了笑,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我,眼神中閃過一絲陰冷,笑著說:“為什么?總得給我個理由吧?我王曉風要對付的人,還沒有幾個能輕易走掉的。”

    張茹眼珠子轉了轉:“他是我男朋友!我要帶他走,不行嗎?”

    沒等王曉風說話,周沫就嬌笑起來:“張茹,我應該說你賤呢,還是應該說你賤啊!她是你男朋友?這事兒我怎么不知道啊?”

    張茹盯著周沫冷笑:“周沫,你可真是賊喊捉賊啊!咱們倆誰是婊子你自己心里沒有數嗎?要是沒有數的話你可以去學校里問問,原本我以為你只是玩弄王勝的感情,但是我沒想到你的無恥和齷齪已經突破了我能想到的極限!今天我算是明白了,為什么陳旭會不要你了,這可能是陳旭這輩子做的唯一一次對的選擇了!”

    周沫被張茹三言兩語氣的臉色煞白!很明顯在嘴炮這方面他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你個臭三八!他們不敢打你,我敢!”說完周沫擼起袖子就奔著張茹走了過去!

    張茹裝作一副很可怕的樣子:“哎呦!想不到你還會打人呀!那天在寢室樓下裝的不是挺好的嗎?你不去做演員還真實可惜了!”

    周沫估計氣的牙根都癢癢了!什么都不管就朝張茹沖了過去!而她卻被王曉風伸手給攔了下來,現在的周沫已經氣瘋了,大吼著說你別攔我!我要弄死這賤貨!

    王曉風臉色一變,揮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周沫的臉上,瞪著眼睛說:“你算什么東西!給我老老實實待著!”

    周沫這一下子算是被打醒了,捂著紅腫的臉蛋坐在地上,一臉無辜的表情望著王曉風:“哥……你,你打我?你為了她打我?”

    張茹一副看戲的樣子瞅著周沫:“勾引完王勝,接下來是王曉風了嗎?周沫,你的胃口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有王曉風攔著,周沫不敢再對張茹動手,渾身氣的直發抖,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估計張茹現在已經被周沫剁成肉泥了……

    這時王曉風開口了:“張茹,我對這種女人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我還是喜歡有性格的,街邊的爛貨只適合那些窮屌絲。”

    周沫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王曉風,眼淚唰的一下就從眼睛里面流了出來:“哥……你,你不是答應過我,這件事辦完了就和我……”

    沒等她說完話,王曉風就伸手打住了她,冷聲說:“周沫,你是豬腦子嗎?你覺得我王曉風會跟你這種女人在一起?”
br />
    周沫悲涼的眼神漸漸變成了仇恨,她指著王曉風就罵:“你他媽混蛋!你玩弄我的感情!王曉風,我為你做了這么多,你怎么可以對我這樣!”

    王曉風聽完這話仰頭大笑起來:“周沫,你還真好意思說啊?想想你是怎么對王勝的,有句話說的好,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只許你欺騙利用王勝,不許我這么對你!真是個蠢女人!”

    說完他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王勝,其實你應該謝謝我,我還替你報仇了呢!”

    “你混蛋!”

    周沫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張牙舞爪的就奔王曉風沖了過去,可是王曉風絲毫不管她是男是女,狠狠一腳踹在了她的肚子上,這一腳力度很大!別說是周沫,就連正常的男生都肯定扛不住!果然周沫直接倒飛了出去,趴在地上頭發凌亂,再也站不起來了。

    王曉風撇了她一眼,回頭笑著說:“張茹,你不是想帶走王勝么?可以,只要你答應我,咱們兩個在一起,我就可以讓他走,甚至還可以考慮不再找他麻煩。”

    “別……別答應……”我忍著劇痛從嘴里擠出這么一句話。

    張茹看著王曉風,猶豫了一下,然后冷笑道:“別做夢了!不可能!”

    這次王曉風的臉終于冷了下來:“那就對不起了,王勝我還沒打夠,你們去外面等著吧,等我什么時候過癮了,打夠了,你們再來取人吧。”

    張茹笑著說:“我可告訴你,來之前我就通知了我朋友,如果半個小時我們還沒出去的話,她就立刻報警!王曉風,我就不信你的背景再深,不會連警察都打吧?”

    王曉風此時雖然臉上保持著微笑,但拳頭卻攥的很緊!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他生氣了,但是卻強作鎮定。

    就算王曉風不怕,丁胖和手下的一幫兄弟也會害怕,丁胖面色凝重,趴在王曉風耳邊低聲不知道說了些什么,王曉風嘆了口氣笑道:“好吧,張茹,你這小姑娘還真有一套!王勝你們可以帶走,不過咱們來日方長,以后我會在學校多照顧照顧他的,希望你每天都能陪在他身邊,不然的話……可就不好說了。”

    說完王曉風臉色一冷,說了句我們走!隨后便帶著人離開了房間!

    看到王曉風等人走了以后,我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可能是因為神經瞬間的放松,我忽然感覺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漸漸的意識開始模糊,昏死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的病床上面。

    我覺得喉嚨像是冒火了一樣,干的要死,想找點水喝,一動才發現,我的手臂已經打上了石膏,腿也被打上石膏吊了起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的地方,弄的我直咧嘴。

    “你別動了,給你水。”

    一杯溫水遞到了我的面前,抬頭一看,原來是慧姐不知道什么時候坐在了我的床邊。

    “慧姐……”

    我看到慧姐,感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媽媽似得,想和她說話,可是話到嘴邊卻哽咽住了……

    慧姐看到我的樣子,無奈的笑了笑:“別說了,我都已經知道了,天哥的留下的產業已經被那幾個女人瓜分了,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都是我不好!我他媽混蛋!是我不小心……”

    慧姐打住了我的話,低聲說:“王勝,這事不怪你,你怎么可能斗得過大嫂和三嫂呢。就連我都未必是她們的對手。”

    我心里一顫!低聲說:“你是說這件事,是大嫂和三嫂一起策劃的?王曉風對我所做的事,雪姨都知道嗎?”

    我覺得有些不能接受,雪姨給我的印象是那種徹徹底底的慈母,她的笑容很溫暖,會給你一種家的感覺。難道這些都是她偽裝的嗎?

    慧姐笑了笑說:“王勝,社會就是這樣,每個人的嘴臉都會隱藏在面具后,只有利益才能讓他們原形畢露,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我再告訴你一句話,想要看透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站在利益面前。”

    我想了很久,低聲說:“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我該怎么辦?”

    慧姐笑了笑:“天哥十幾年前來陽城的時候,也是一窮二白,他怎么辦,你就怎么辦。”

    我低下了頭:“可是,我根本就不如我爸,我……”

    慧姐又一次打斷了我的話:“王勝,記住你爸的話,要么天王!要么死亡!現在你什么都沒有了,雖然你失去了一切,但你輕裝上陣沒有顧慮,做你想做的事,把你失去的東西通通都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