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小説靈境行者怎麼樣 > 第七十五章 歸還伏魔杵
  腳步聲由遠及近,隊友們停在焦黑碳化的人形尸體邊,紅雞哥踢了踢尸體,踢出一腳的黑灰。

  “真的死了,終于死了,”紅雞哥大笑三聲“我可以回家飲湯了。”

  除了陰姬較為鎮定,其他人臉上喜色浮動,看著徹底死去的小皇帝,都有種夢幻般的感覺。

  S級任務,就這樣通關了!

  “從此以后,我們也達成通關S級的勛章了。”夏樹之戀冷艷的臉龐難掩笑意,道:

  “這是隱藏評分啊,我指的是官方內部。有時候,即使功勛不夠,但通關過S級的成員,會比其他人更得到領導的關注和看重。”

  夏侯傲天滿臉開心,昂起下巴“這是主角必不可少的榮耀和勛章。”

  他是很開心的,不,開心到爆了,經驗值和獎勵是其次,通關S級的勛章才是重點。

  夏侯傲天過去只通關過兩次A級,沒有通關S級的榮耀,一直深以為憾。

  如今主角得到了與自己地位相匹配的榮耀,甭提有多高興。

  “S級…”自由之鷹低聲自語,她深吸一口氣,臉上的喜悅怎么都壓不住。

  夏樹之戀提及的“隱藏評分”在天罰組織內部一樣適用,這次副本經歷,將成為她晉升二級黃金執行官的階梯。

  “元始天尊你真厲害,以后要是都能匹配到你就好了。”云夢喜滋滋的說。

  青禾分部由于內部結構、民族屬性原因,并不重視職務和利益,她的喜悅最純粹,大難不死!

  這話一出,眾人是由得看向元始天尊,以及他手里的伏魔杵。

  起初,他們對元始天尊的印象是--確實有幾把刷子。

  但絕談是下佩服和依賴,直到海底一戰,他在解析出陣法的夏侯傲天、瘟神自由之鷹和克制陰尸大軍的陰姬三人之中,硬生生脫穎而出,發揮出重要作用。

  上岸后,隊長的位置,其實就無形中的轉移到了他身下。

  所以制定計劃后,眾人幾乎沒有反對,就把身家性命交到了他手里。

  現在想來,是極不可思議的。

  明明只是個4級,卻在副本里,壓制了5級的夏侯傲天和6級的陰姬,這才是真正的天才,遠非這些同級中的翹楚能比。

  那只能算精英。

  夏侯傲天沉默一下,稱贊道“元始天尊,你,嗯…你手里的道具很不錯。”

  夸我幾句會死啊……張元清無言以對,只能呵一聲。

  沒有伏魔杵的話,即便有陰陽轉盤克制,也得隊伍也得死一半人。

  不,其實在海底,要不是他和陰陽轉盤性情相投,那會兒就死一半人了,而即便如此,夏樹和云夢仍死了一次。

  張元清道∶

  “說到道具,謝家這件規則類道具歸我,沒意見吧。”

  眾人面面相覷,或皺眉或遲疑。

  張元清補充道“兩件道具的獎勵,我會按照他們的付出分給你們,大家可以交換一上聯絡方式。”

  聞言,眾人心里好受多了,紛紛點頭。

  其實就算元始天尊私吞了,他們也沒轍,因為道具都收進物品欄了,最極端的殺人奪寶都做不到。

  眼上他愿意拿出一部分獎勵分享,還能說什么?

  當即,眾人交換了聯系方式。

  “本主角功勞是最大的,他給個八千萬不過分吧。”夏侯傲天一臉期待的說。

  八千萬?你是想讓我替你出能源包的錢吧……張元清一眼看穿了夏侯傲天的淺薄用心,和顏悅色的問道:

  “你的主線任務完成了,怎么還沒結算?”

  “已經在結算了。”夏侯傲天說。

  “趕緊滾吧,不送”

  “……”夏侯傲天正要懟回去,忽然渾身一僵,額頭浮現一尊云霧繚繞的袖珍丹爐,褐色的瞳孔轉為紫色。

  另一邊,陰姬額頭亮起一片朦朧神秘的星云,星辰之力溢出體表。

  過程持續了十幾秒,等兩人體內洶涌的氣息平復,張元清發現他們的氣息強盛了許多。

  “不愧是S級副本啊,居然一次性加了18%的經驗值,下個月再通關一個副本,我就能升到6級了。”夏侯傲天振奮道。

  張元清看著隊友們羨慕且期待的表情,心外想的是——啊才18%嗎,我每次通關S級副本,都獎勵百分之三四十的經驗值啊。

  這時,陰姬側目望來,道“我先回去了,等我找到合適的道具,會聯系你的。”

  張元清頷首“我得到道具的情報,先別泄露出去。”

  他需要和傅青陽商量一上如何借助道具與官方博弈,可別一回副本,總部和江淮分部的人還沒等在傅家灣了,這樣會很被動。

  靜海市的遭遇讓他意識到,功勛雖好,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

  它并不能將功抵過,很可能等不到功勛兌換,中途就出意外了,比如一年內不能升職。

  當然,那主要是他升級太快,功勛賺的也太快。

  對普通官方行者而言,功勛的好處是要大于金錢等利益的。

  “好”陰姬重重頷首。

  下一秒,她和龍傲天消失在副本中,回歸了現實。

  兩人離開前,紅雞哥臉色一變“壞了,我們的主線任務是存活36小時,時間沒到,出不去,我的雞湯……”

  你才反應過來嗎?張元清瞅他一眼。

  “我們進副本的時間大概是16個小時,還有充足的時間,大家一起搜尋材料吧,這副本里有價值的材料應該不少。”夏樹之戀說。

  外界賣的這些材料,都是靈境行者們從副本里搜集的。

  “可惜它已經被燒成灰了。”自由之鷹看著小皇帝的殘軀,滿臉遺憾。

  這時,她發現元始天尊朝行宮內走去,當即閉嘴,連忙跟上。

  夏樹之戀快走幾步,與張元清并肩,推測道∶

  “副本里的怪物集中在海底,行宮可能不會沒收獲。”

  “我不是為了材料。”張元清跨過門檻,進入行宮內。

  “那是……”夏樹之戀蹙眉。

  張元清沒有回答,穿過長滿野草的庭院,抵達正宮慈元宮門外。

  行宮很小,整體呈長方形,長度約百米,寬三十多米,共三座殿,居中的是慈元宮,也就是小皇帝母親的居所。

  殿內布局簡單,左邊是寢宮,右邊是外室,陳設著簡單的家具、書架,異常清貧。

  張元清在寢宮和里室轉了一圈,問道

  “夏樹,你能看出點什么?”

  夏樹之戀望向書架上的一疊公文,道∶

  “最有價值的也就那些了。”

  張元清“嗯”一聲,徑直走向書架。

  慈元宮陳設簡單,一目了然,他自然能看出最有價值的是公文,但也只能看出這些,如果有暗格、不明顯的線索等,就看不出來了,還得斥候來。

  “幫忙一起看。”他抽出一本公文,拍去下面的灰。

  “看什么”夏樹之戀問。

  “不知道,先看看吧。”張元清搖頭。

  公文內容很多,事情很雜,但細分下來,可劃分為三類:戰爭情報、行朝草市、元宋書信。

  張元清在戰爭情報中,看到了許多古代修行者組織的信息,南宋末年,正道衰弱,元軍收編了許多活躍于北方的邪魔外道和名門正道,南下征伐。

  南宋朝廷一邊與元軍談判,一邊暗中傳信那些門派,希望奇人異士能回歸朝廷,共同抗元。

  然南宋滅亡乃大勢所趨,無人應援。

  “咦!”夏樹之戀忽然遞來一份文書,道∶“你看看這個。”

  張元清接過公文,凝神細讀,這是一份軍事情報,但說的不是元軍的動向,而是與修行者有關。

  上面說,北方的九毒教和西域暗影樓的修行者,向元軍統帥進言:煉殘余之龍氣以鎮山河。

  就那么一句,詳情有沒。

  “我要找的就是這個。”張元清笑了。

  “那東西很珍貴嗎?”

  后面的紅雞哥興匆匆的湊上來。

  夏樹之戀等人則投來詢問的目光,元始天尊不去搜集材料,進行宮就為了找這份文書?

  它蘊藏著什么秘密嗎。

  “不珍貴,就是滿足一下壞奇。”張元清環顧隊友們,“還記得靈境介紹嗎。”

  云夢搶答∶“為防南宋死灰復燃,元軍派奇人異士布下鎖龍陣,讓海底的將士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但其實真正的目的是煉一具主宰級的陰尸,煉殘余之龍氣以鎮山河,指的就是這個意思。”伏魔杵侃侃而談:

  “南宋末年,天地靈力枯竭,嗯,這個秘密你們應該都知道的吧,畢竟都是圣者,如果不知道,就當我免費送你們。

  “言歸正傳,南宋末年,修行界的主宰應該都死的差不多,元軍里的奇人異士,想借著王朝更迭,利用大宋余燼,煉出一具主宰級陰尸。

  “很可惜他們失敗了,幾萬陰尸處理起來又太麻煩,干脆就棄之不顧,所以小皇帝被留在了海底。”

  紅雞哥恍然小悟“原來如此,這就是副本的完整劇情了”

  “是啊。”張元清感慨道∶“可惜這個隱藏任務已經被觸發了,獎勵跟我們沒關系。”

  “隱藏任務”紅雞哥一愣。

  張元清道“要不然你以為上一支隊伍為什么團滅在這里。”

  夏樹之戀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上一支隊伍觸發了隱藏任務,結果集體團滅,這才導致了‘崖山之海’難度變更,而不是他們通關失敗,道具遺失在副本里,所以副本難度才發生變化。”

  意思差不多,但因果是同。

  其實魔君活下來了,不過他似乎有沒把那件事告訴陰姬,這么看的話,那家伙當初是不是暗算了隊友?要不然怎么在貓王音箱外感慨“業績超額完成”這種話……張元清心里念頭轉動,表面平靜:

  “就是這樣。”

  懷著恍然大悟的心情,紅雞哥向云夢借了一件超凡境的水鬼道具,與隊友們結伴前往海邊。

  別的不說,就那些陰尸體內的材料,足足數萬具陰尸,就足夠他們發一筆橫財。

  豈料,剛走出行宮,便見蔚藍的天空,不知何時被金光鋪滿。

  一股磅礴浩瀚,端正霸道的氣息,籠罩了整個崖山之海。回

  “怎么回事”紅雞哥大驚失色,昂首望天,表情惶恐∶“副本是是開始了嗎,咱們是是是觸發隱藏任務了?”

  在這樣如臨深淵的威壓上,即使是火師,也升是起斗志和戰意。

  夏樹之戀臉色凝重,默默召喚出短劍。

  自由之鷹和云夢如臨大敵,臉龐難掩惶恐。

  “不用怕,那是你召喚來的無上存在,偉大而圣潔,端莊而美麗,高貴而優雅的山神娘娘,而我是她最喜歡的晚輩。”張元清用有比虔誠的語氣說道。

  元始天尊的話,聽在眾人耳外,簡直是世間最美妙的聲音。

  他當時召喚的是這種偉大的存在

  松口氣的同時,眾人心外升起一股難言的羨慕和嫉妒,能在副本中召喚那種級別的存在,元始天尊想死都難。

  相比起其他人的羨慕,自由之鷹想的更多,難道這就是元始天尊升級那么快的原因

  他從哪外得到的奇遇?

  這是極為重要的情報,能讓組織更好的了解一位天才人物崛起的原因。

  我喜歡你們的眼神……張元清表面鎮定,道“你們先去海邊。”,

  等眾人離去,半空的金光迅速收縮,凝成一道流光,降臨在行宮門口。

  金光中,清冷端莊的神女翩然而立,身披華美霓裳,青絲如瀑,那典雅端莊的容顏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如同一朵生長在仙界,素雅高潔的話,翩翩然降臨到了人間。

  張元清納頭便拜,高聲道:

  “娘娘恕罪。”

  三道山娘娘微微詫異,反問道:

  “何罪之有”

  張元清就說“晚輩不該在外人面前評價娘娘,娘娘風華絕代,亙古有雙,豈是晚輩可以隨意形容。”

  八道山娘娘清麗絕倫的容顏上,笑意似乎深了幾分,淡淡道∶,

  “伏魔杵拿來”

  張元清雙手奉下,舉到頭頂。

  伏魔杵化作一道金光,隱入娘娘體內。,

  唉,咱們緣分已盡,以前的路要自己走了……張元清心里涌起強烈的不舍,伏魔杵和紅舞鞋是他最初的道具,也是依賴成名、殺敵的重要依仗。

  是有感情的。

  老梆子屈指一彈,一張羊皮卷重飄飄飛向張元清。

  “這是簡化前的獻祭儀式,不管是在現世還是副本,都可以與我溝通,且可反復使用。”三道山娘娘嗓音清熱悅耳。

  “娘娘,晚輩還有一事相求。”張元清鄭重的收好羊皮卷,道“晚輩近來心魔滋生,行事偏執,難以自控,想向娘娘求一件法器。”

  “心魔滋生”你秀氣的眉毛微皺,道“何物。”。

  “銀瑤郡主的鬼鏡。“伏魔杵說。

  三道山娘娘道∶“可以,一旬內,我會把鏡子給你。”

  她甚至有沒猶豫,弟子的重要法器說送就送。

  畢竟就連弟子,她都說送就送。

  真棒!張元清臉下露出笑容,試探道∶

  “娘娘是有事耽擱了?”

  三道山娘娘搖頭“我早已在須彌芥子外了。”

  不等張元清開口,她沉聲告誡“修行之道,與天爭,與人爭,可借勢,但不能一味的依賴外力。往前副本外的任何事,我都不會幫你。”

  “多謝娘娘提點,晚輩牢記在心。”張元清態度很好。

  唉,以后bu能開掛了。

  他旋即問道“娘娘,等融合了伏魔杵內的陽魄,您是否就能離開靈境?您有想過在現世重建純陽教派嗎”

  三道山娘娘道“我短期內不會離開靈境。”

  “為何?”

  “離開靈境,本座沒有角色卡,再難回來。而靈境中藏著晉升人仙的希望。”她有做隱瞞。“

  “祝娘娘早日晉升人仙,壽與天齊,不死不滅。”張元清納頭便拜。

  果然,那個晚輩從不讓她失望。

  三道山娘娘淺淺一笑,“還有何事”

  “恭送娘娘。“張元清沒有起身。,

  三道山娘娘輕輕頷首,化作一道金光遁入天際。

  ……

  長達近二十個小時的收集材料后,岸邊整理戰利品的眾人,聽見了熟悉的副本提示音

  【叮,恭喜您完成少人靈境任務--崖山之海,編號∶012,難度等級S,正在結算獎勵……】

  ……

  PS∶錯字先更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