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小説靈境行者怎麼樣 > 第一百零五章 交際晚宴
  想歸想,張元清倒不至于這么惡趣味,陰姬給他的印象還不錯,是個溫婉的,性子極好的大姐姐。

  崖山之海的經歷也算是一次同生共死,結下了一定的情誼,帶上銀瑤郡主,只會讓那位大姐姐難堪。

  當然,如果魔君還活著,張元清就很樂意看到這一幕了。

  不過以魔君的性情,大概不會尷尬,反而會說:愛妃們,今兒寡人定會雨露均沾,大家井井有條,善惡有報。然后擁著情人們開派對。

  “我要換一身衣服嗎?”張元清審視著自己的平民裝扮。

  靈鈞也審視著自己的裝扮:“你看我換了嗎?”

  他提點道:

  “當你默默無聞的時候,一身靚麗的裝扮能提升形象,而當你已經揚名立萬的時候,你需要的就是張揚自己的個性,讓你與其他男人區分開。”

  “比如我總是這身懶散的打扮,比如一年四季都穿白西裝的傅青陽,比如見誰都酷著一張臉的趙城隍。”

  張元清‘哦’一聲:

  “當格調上來后,就需要把自己打造成品牌對吧,有標志性的特點,明白了明白了,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吶。”

  一邊說著,張元清按下解鎖鍵,白色轎車‘嘀’的一聲,縮起的后視鏡緩緩展開。

  張元清拉開駕駛室的車門,而靈鈞則打開了副駕駛位的門。

  感受著轎車緩緩啟動,朝著小區大門駛去,靈鈞說:

  “聽傅青陽說你現在身價也有過億了吧,考慮一下,買輛頂級跑車怎么樣,帶著辣妹去兜風,多帶勁。”

  “你怎么不買跑車泡妞。”張元清緩踩油門,在小區門口停下來。

  “我沒錢,”靈鈞聳聳肩:“我的錢都送給女人們了。”

  隨著閘桿緩緩升起,張元清一腳油門踩下,轎車呼嘯著匯入車流,他這才扭頭嘲笑道:

  “原來你才是錢公子啊,你個冤大頭。”

  靈鈞閉上眼睛,打開雙臂,如同朝圣的信徒,聲音雋永深沉:

  “愛情是世間最美好的東西,風花雪月才是男人來到世上唯一的目的,權力、金錢、名望,統統都是浮云。”

  “我深愛每一個有過緣分的女子,但我追求愛情的腳步不會為誰停留,所以,除了金錢這等俗物,我想不出該如何補償她們。”

  張元清聽的一愣一愣,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真特么漲見識了。”

  能把花心說得如此磊落,能把拜金女洗的比白天鵝還白,不愧是人生導師。

  靈鈞話鋒一轉:“但你不能學我,不然你會被關雅一劍捅死的。”

  “唉,導師啊,如何才能跟你一樣風流瀟灑,又不讓關雅生氣呢。”張元清虛心求教:“我什么時候才能像你一樣。”

  “做夢的時候。”

  ……

  三崇街,百花會所。

  這里遠離市區,屬于郊區,但并不蕭條,相反,三崇街周遭遍布著豪宅、別墅,更有配套的商場、菜市場等,生活極為便利。

  再加上遠離城市喧囂,綠化也做的極好,因此備受富豪喜歡。

  百花會所是一棟包裹著大理石外墻的別墅,共三層,單層面積一千平米,有足足六個陽臺,再加上花園,總面積六畝。

  百花會所二樓,一盞盞精美的水晶吊燈綻放明亮的光輝,鋪設著白布的長條餐桌擺滿豐盛的美味佳肴、美酒和水果。

  幾名服務員仍絡繹不絕的往餐廳內送酒菜。

  除了這座寬敞的餐廳,二樓還有棋牌室、游戲室、休息室、桌球室、放映廳、雪茄室等。

  身為主人的妙藤兒,穿著素色的長裙,戴著精美的首飾,清純與嫵媚兼具,臉龐掛著淺笑,迎接著一位位到場的賓客。

  這是她宴請圈內朋友的晚宴,也是一場交際晚宴。

  除了松海、江南省和散裝省三大分部玩的比較好的閨蜜,她還邀請了三大分部的青年俊彥。

  像這樣的社交場合,沒有異性的話,是沒人愿意來的。

  為此,她還特意邀請了懶散的表哥,一聽花公子要出席,群里的姐妹激動的嗷嗷直叫,立刻表示要來玩玩,見一見許久不見的金蘭姐妹們。

  隨著時間流逝,大部分客人都如約而至。

  餐廳里,相熟的客人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或圍坐在沙發邊,或站在餐桌旁,談笑風生,享用美酒美食。

  妙藤兒看了看表,時間是晚上六點五十,就差不靠譜的表哥沒到了。

  她早已習慣,端著酒杯與客人們挨個碰杯,寒暄,以盡地主之誼。

  轉了一圈后,她走向落地窗邊,那里站著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頭發花白,臉龐布滿皺紋,腰背微微佝僂。

  但他的目光依舊銳利,一眨不眨的盯著窗外。

  他已經站了半個小時。

  妙藤兒輕聲道:“楊叔,您如果不喜歡這里的氣氛,可以先回房間休息。”

  楊叔是外公給她安排的保鏢,6級初境的圣者。

  楊叔沉聲道:

  “小姐,剛才外面有股讓我不舒服的氣息。”

  妙藤兒眉頭一皺:“邪惡職業?”

  楊叔搖頭:“不清楚,只是一閃而逝,我已經讓庭院里的花草警戒了,希望是我的錯覺。”

  說完,他回頭掃了一眼滿堂的賓客,欲言又止。

  “楊叔,不必擔心。”妙藤兒寬慰道。

  這里高手云集,能被她邀請來的,等級最低也是3級,圣者也有不少,根本不怕邪惡職業襲擊。

  而且這里是私人會所,邀請的都是朋友,私密性極高,邪惡職業不可能提前知道。

  再說,近來元始天尊連續端了松海、江南省、散裝省十幾個黑市,松海的邪惡職業愈發低調,九月又沒到。

  幾乎不存在襲擊的事。

  “一有危險,立刻通知狗長老。”該有的警惕還是要有,她告誡一句,離開窗邊,走向某處角落。

  那里擺著兩張長沙發,六七位容顏艷麗,打扮華美的姑娘、少婦、貴婦,言笑晏晏,時而交頭接耳,評鑒餐廳內的青年俊彥,時而發出一聲清脆的哄笑。

  “藤兒,那位小哥是誰?你給介紹介紹?”

  妙藤兒剛走近,便有一位穿著黑裙的妝容精致的女子,笑嘻嘻的用眼神示意。

  這位姐姐是螃蟹市謝家的人,叫謝靈蘊,爺爺是謝家老祖宗的第七子,雖然比不上家主那一脈位高權重,但也是謝家的嫡系。

  妙藤兒順勢看去,那是一位身著西裝,身姿筆挺的英俊年輕人,他周圍都是三十多,或四十的優雅大叔。

  他是其中唯一年輕人。

  妙藤兒笑道:

  “那是杭城分部的斷橋殘血,3級斥候,江南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他是今年初成為靈境行者的,半年時間就3級了,是杭城分部重點培養的種子。”

  “本來今年六月想進殺戮副本,但杭城分部認為,邪惡組織不會放過元始天尊,年中殺戮副本危機太大,便沒有準他參加,錯過了成為圣者絕佳機會。”

  “但以他的天資,晉升圣者是遲早的事,潛力無限的鳳凰男哦,靈蘊姐姐要是喜歡,趕緊出手,我替你問過了,單身呢!”

  旁邊一位貴婦詫異道:“半年就3級了?這升級速度”

  不但是謝靈蘊,沙發上幾位單身的名媛眼睛一亮。

  似乎察覺到眾美人的注視,斷橋殘血側目看來,優雅一笑,舉杯示意。

  謝靈蘊抿了抿嘴,笑道:“你們可不準跟我搶。”

  之前說話的那位貴婦,抿一口紅酒,望著餐桌方向,問道:

  “藤兒,那位是?”

  她看的是一位五官頗為耐看的中年人,穿著休閑西裝,短發,氣質成熟,目光深邃,是貴婦們理想中的伴侶。

  “他啊妙藤兒數如家珍,侃侃而談:“松海普寧區的執事,咱們百花會的,靈境id是高山流水,去年來我家拜訪過外公。曼煙姐要是看上了,我給你介紹介紹。”

  松海的執事,含金量可比其他分部的執事要高,能在松海分部擔任執事的,通常都是5級,或是極有潛力的4級。

  貴婦笑容滿面的頷首,“交個朋友嘛。”

  妙藤兒掩嘴一笑,這位曼煙姐也是百花會的執事,冀州分部的,最近恰好休假,在群里看到她要辦宴會,便過來玩玩。

  離過一次婚,但沒有孩子。

  接著,她給姐妹們一一介紹著廳內的優質男性。

  “那位是杭城分部柳長老的外孫,柳志義,柳長老可是杭城分部的二把手。”

  她這是對想攀高枝的幾位姐妹說的。

  “那位呢,叫華陽子,據說以前是道觀里的修士,今年33歲,聽說與火公子關系極佳。”

  這是說給想找個潛力股的姐妹聽的。

  “那位叫丹青圣手,蟹市分部的吉祥物,他性子極好,天賦一般,但模樣俊。”

  這是說給想養小白臉的姐妹聽的。

  眾姐妹嬉嬉笑笑的聽著,一位年輕姑娘笑道:“藤兒,你別光顧著給我們介紹,你自己先挑一個。”

  妙藤兒勉強一笑,輕聲道:“當你見過最好的,其他男人就再難入眼了。”

  論邪魅,論狂傲,論霸道,論天資,她見過男人無數,卻極少有能比肩他的。

  桌邊頓時沉默,氣氛有些尷尬,貴婦曼煙輕笑著岔開話題,神色嫵媚:

  “藤兒,你哥呢?”

  “你介紹來介紹去,難道還看不出這些小蹄子覬覦的是花公子?”

  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

  聽到花公子三個字,不遠處的幾位女子也紛紛扭頭望來。

  可見花公子有多招女子喜歡。

  妙藤兒沒好氣道:“他散漫慣了,誰知道幾點過來,別管他,喝酒喝酒。”

  這時,一位穿著淺藍色長裙,打扮花枝招攬的少女,問道:

  “藤兒姐姐,你有請元始天尊嗎。”

  扭頭過來的女人更多的,其中還有男人。

  妙藤兒搖頭:“我與他不熟,便沒邀請。”

  那花枝招攬的少女頓時滿臉失望,邊上的姑娘們笑道:

  “嫣兒,你還惦記上元始天尊了?”

  “就算你爸是蟹市分部的二把手,你想勾搭元始天尊還是有些難度的。”

  別看她們地位都不低,但要觸及元始天尊這種將來注定位高權重的天之驕子,身份還是有些不夠。

  她們也想和元始天尊交朋友,認識認識,或發生點什么,可就連妙藤兒都識趣的沒邀請元始天尊,何況她們。

  妙藤兒的外公可是百花會大長老,總部有一席之地的大長老。

  嫣兒哼一聲,旋即看向另一側的窗邊,道:

  “那幾個是太一門的人?”

  窗邊的圓桌旁,坐著兩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氣質邪魅,五官頗為不錯。

  與他們一桌之隔的是一位蒙著黑紗的女子,靚麗的秀發如瀑披下,穿著黑色紗裙,黑色t恤,外套一件短款黑色外套。

  她氣質嫻靜,美眸中暗藏憂郁,如同一朵黑夜里盛放的曇花,艷光四射,卻又孤芳自賞。

  “本來想把他倆介紹給你們的,沒想到陰姬姐姐一來,他倆就充當護花使者了。”妙藤兒苦笑道。

  “你怎么把她給請來了啊。”謝靈蘊哼哼一下:“她往那一坐,那些男人的眼睛就沒挪開過。”

  陰姬的身份地位,在官方有些特殊。

  首先,她本身便極有天賦,有主宰之資,若非被那人耽誤,消沉了許久,也許去年年底就晉升主宰了。

  其次,她的性格容貌,都備受好評,在太一門擁戴者無數。

  最后,她是魔君唯一承認過的摯愛,是當初太一門棒打鴛鴦,魔君揚言要滅了太一門的紅顏禍水。

  這無疑是那些獵艷者最愛征服的對象。

  妙藤兒無奈道:“她并不在我的邀請名單里,我只是聽說她今日來了松海,象征性的邀請,誰知她竟答應了……”

  話是這么說,但陰姬能來玩,她心里是暗搓搓開心的。

  那人死后,陰姬就以面紗蒙面,一副絕情絕愛的姿態,怎么?想替那人守活寡嗎?

  妙藤兒可嫉妒她了,看不慣她立貞節牌坊的姿態,就想著哪天有男人能把她給睡了。

  憑什么魔君就只愛她。

  這時,一位服務員領著兩名年輕人步入餐廳,與西裝革履的男士們不同,這兩位穿著寬松的七分褲,運動鞋,以及價格不超過兩百的t恤。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