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小説靈境行者怎麼樣 > 第一百九十四章 S級副本?
  看見自行打開,自行關上的玻璃門,小圓眉梢一挑,抬手在虛空中抓出一根細竹管,輕輕一吹。

  一股甜膩無色的氣息,迅速在賓館大堂蔓延。

  “噗通”

  一道人影摔了出來,摔在距離前臺三米處的地面,那人戴著鴨舌帽和口罩,手腳軟綿無力的掙扎幾下,努力想起身,但做不到。

  小圓冷笑道:“鬼鬼祟祟!”

  她繼而蹙眉,不悅道:“我與你說過,近期不要來賓館,我的話是耳邊風?”新筆趣閣

  就算看不到臉,小圓也能根據身高、提醒,一眼認出元始天尊。

  她有些生氣,生氣這家伙自作主張,生氣他做事不動腦子,聽不進人話。

  張元清掙扎幾下,見無法起身,干脆躺尸,回答起她的問題,用低沉嚴肅的語氣,正色道:

  “我不放心你,雖然以我的等級和能力,真遇到能威脅你的強敵,只有送死的份,但我還是想來看看,不然寢食難安。”

  小圓的表情明顯愣了一下。

  張元清繼續道:“可你都說了不讓我來,也不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你的性子我知道,不想說的事,問了也沒用,所以我就偷偷來了。”

  他一臉委屈的說,“反倒是你,還沒見著我人,就把我毒翻了。”

  他擔心我,明知道真有危險也很難幫上忙,但還是偷偷來了小圓目光突然垂下,睫毛一陣顫動,冷哼道:

  “我能有什么事,無痕大師坐鎮賓館,你們官方的長老也不敢輕易造次。他雖然不宜出手,不能殺生,但真有危險,帶我離開還是能做到的。”

  語氣很傲嬌,冷艷的表情卻迅速柔和下來。

  她態度轉變的好快,靈鈞那垃圾分析的沒錯,小圓屬于外表各種高冷傲嬌,其實心很軟的類型,且渴望關懷張元清見狀,就知道計策生效了。

  靈鈞說過,這種類型的阿姨,表情管理能力很強,是不會讓自己表現出感動情緒的,所以要更進一步的試探張元清叫道:

  “小圓阿姨這是什么毒?好強,我渾身都沒力了。”

  小圓美眸俯視,澹澹道:

  “麻痹毒素,等著吧,十分鐘后自解!”

  張元清大吃一驚:“咦?只是麻痹毒素么,這不對啊”

  小圓皺了皺眉:“哪里不對。”

  張元清道:“我感覺渾身燥熱,欲火焚身,小圓阿姨,你是不是給我下春藥了,事不宜遲,咱們趕緊去房間里解毒。”

  小圓“呵”了一聲,不予理會。

  沒有生氣?她不反感我在她面前說一些過線的葷話!張元清心里一喜,按照靈鈞的說法,當一個女人不反感你說葷段子的時候,就說明她對你的包容度已經大到可以在言語上調戲了。

  這是很親近的朋友才有的待遇。

  十分鐘后,張元清手腳恢復氣力,從冰涼的地磚起身,拍著屁股繞過前臺,堂而皇之的躺在小圓休息的軟椅上。

  整個過程里,小圓什么也沒說,默認了他的行為。

  張元清沒有再插科打諢,望著小圓的背影,正色道:

  “知道是誰跟蹤你嗎?最近有接觸過什么人?有逮住跟蹤者嗎。”

  小圓沒有回頭,望著賓館門口,道:

  “近期只做過兩件事,一件是幫你獵殺蠱惑之妖,另一件是去了兵主教開設的黑市。跟蹤者非常謹慎,察覺到被我發現后,就立刻放棄了。”

  跟蹤她的人,要么是金山市分部的靈境行者,要么是兵主教張元清沉吟著。

  小圓又道:“對了,魔眼天王被俘虜后,黑市來了一位新的管理,再次啟動了對你的調查。但根據我的觀察,他對你和止殺宮主的調查并不熱衷,應該只是想調查魔眼天王的下落吧。”

  張元清頷首:“無所謂,只要不是天王級的強者尋找我,其他人可以無視。”

  以元始天尊今時今日的名氣、地位,暗中覬覦他的邪惡職業不要太多,習慣就好。

  他接著說道:

  “金山市分部那邊,我會去打探的。至于兵主教,你最近就不要去黑市了,雖然幕后之人只是派人跟蹤,沒有多余的動作,但咱們不得不防。

  “這么一直防著也不是個事兒,過段時間,如果你有被跟蹤的感覺,我們就得處理此事了。”

  小圓依舊背對著他:

  “嗯。

  “今天不打比賽?”

  張元清:“不知道,管他呢,比賽哪有小圓阿姨重要。”

  “呵!”小圓嘲笑一聲:“以你的實力,八強差不多是極限,再往下難了,到此為止也挺好。”

  “哼,拙劣的激將法,看我給你拿個冠軍過來。”

  “不是激將法,你應該清楚你的極限。”

  “小圓阿姨,你一點都不賢惠,你應該知道一個賢妻良母在這種時候該怎么給男人鼓氣加油吧,唉,這地方沒法待了,我走了。”

  “怎么還不滾?”

  “大發慈悲,多陪陪你。”

  酒吧一條街。

  街角的酒吧,店門緊閉。

  酒吧內部的空間非常寬廣,墻壁打通,制造出堪比大堂的空間。

  大堂中心是一座清澈的水池,池邊有一張直徑四米的圓形水床,衣著暴露的女人們,有的蜷曲身體在床上沉睡,有的在水池里嬉戲。

  池邊的長桌擺放豐盛的佳肴和水果,這些食物不管有沒有吃完,兩小時都要更換一次。

  皮膚黝黑,身形枯瘦的色欲神將,懶洋洋的靠在軟椅上,左右各有兩位美人替他揉捏肩膀,腳邊又有兩位美人替他按捏大腿。

  再有一位美人替他剝葡萄,喂瓜果。

  色欲神將一心效彷紂王,無論走到哪里,都布置出符合酒池肉林標準的居所。

  他很喜歡松海,超一線城市匯聚了全國五湖四海的女子,從事各行各業,燕瘦環肥,兼具各地美人的特色。

  她們剛來的時候,個個抵死不從,但在色欲神將的“蠱惑”下,很快就認可了自己是“妃子”、“妾室”、“奴隸”等身份,全心全意的伺候色欲神將。

  但色欲神將并不迷戀這些女人,他滿腦子都是那位成熟女郎的倩影。

  作為蠱惑之妖,色欲神將并不嗜殺,只對狩獵美貌女性有著強烈的執念。

  “冬冬!”

  棕色的雙開木門響了一下,候立于門口的泳裝女人,就像迎賓女郎那樣,打開了門。

  一名穿黑色背心的壯漢,踏著紅毯,進入大廳。

  他微微垂眸,不去看廳內身段美妙的鶯鶯燕燕,徑直來到色欲神將身前,垂眸躬身:

  “神將,那個女人的地址已經查到了,在金山市的無痕賓館。

  “另外,屬下還打探到,她曾經跟隨靈能會的血燕子,就是石井農家樂的老板。后來因為理念不合,退出了靈能會。

  “原本靈能會是要追殺她的,但血燕子保下了她。”

  色欲神將閉目養神:“理念不合?”

  黑背心壯漢保持著垂眸姿態,道:

  “據說,那女人非常有道德感,認為善惡由心,而非職業,拒絕做惡事,常與靈能會成員沖突。”

  色欲神將睜開了眼睛,雙眸綻放光彩:

  “擁有極高的道德感?有趣,有趣,這個女人太有趣了!她是這幾年來,最讓我驚喜和興奮的獵物。”

  一個邪惡職業,居然有不錯的道德感?

  光是這條屬性,就能勾起大部分邪惡職業的破壞欲,大家都是烏鴉,憑什么你想做白天鵝?

  何況,這還是一個明艷絕倫的熟女。

  黑背心下屬當即道:“她現在是一介散修,神將,要不要現在就帶人擒拿她?”

  色欲神將揉捏著身邊女人的身子,語氣平靜道:

  “不著急,對付一個5級的巫蠱師,必須要有耐心。替我聯絡血燕子,就說我要見她。”

  那女人是兵主教黑市的常客,他在天靈靈遺留的資料里查到,此女等級不低,是5級的圣者。

  色欲神將并不精蟲上腦,他要慢慢布局,迅速收網,確保順利擒住那個美人

  次日,張元清借口上午沒課為由,用過早餐后,返回房間。

  鎖上房門,照例從衣柜里召喚出亡者一號,以太陰之力溫養半小時,再召喚出小逗比自由活動。

  小嬰靈歡快的四處爬動,腦袋一頂房門,穿門而去。

  張元清脫掉鞋子,換上小姨給他買的新款跑鞋,然后打開官方論壇,等待消息。

  如果一切順利,今日總部就能出公告,那么決賽時間,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跑鞋是小姨昨天下班后,跑商場給他買的,這女人最近不知道吃錯什么藥,格外心疼外甥,連早餐吃的咸鴨蛋,都把蛋黃分他一半了。

  簡直太陽打西邊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九點,不停刷新論壇的張元清,看到首頁出現一條標紅置頂的帖子。

  #賽事變更通告#

  “官方舉辦擂臺賽的目的,是選拔人才,讓年輕選手們提前熟悉、體驗殺戮副本,秉著這個原則,昨日,經總部長老會商議,決定對超凡階段擂臺賽做出調整。

  “我們將按照殺戮副本的模式,將八強選手投放到高難度副本中,任他們自由角逐,一舉定排名。這是含金量最高,也最公平的方式。

  “為保證公平公正,副本將由五位盟主、太一門主在明日九點,共同創立。目前可透露情報——副本難度為S級。”

  張元清一臉愕然,這段信息里,讓他驚訝的不是S級的副本難度,八強選手可以說是官方超凡階段中佼佼者。

  精英中的精英。

  投放到S級副本里可以理解,他沒想到的是,五位盟主和太一門主,能創立副本?

  這不是靈境才能做的事嗎。

  張元清忙退出論壇,在白虎衛群里@傅青陽。

  【元始天尊:@傅青陽,百夫長,五位盟主、太一門主創立新副本是什么意思?開啥玩笑,這是他們能做到的事?】

  #元始天尊撤回了一條消息#

  【元始天尊:@傅青陽,百夫長,五位盟主、太一門主創立新副本是什么意思?盟主們連這個都能做到?】

  【七次郎:晚了,我已經截圖了。】

  【傅青陽:兩個月前,一個夜游神職業的高級boss,為了找一個家伙,泄露的氣息能影響超凡階段的副本,你為什么會覺得五位盟主、太一門主做不到?】

  【傅青陽:當然,所謂的創立副本,據我推測,是以自身權限,融合幫派已攻略的副本,形成一個新的,未被攻略的副本,不是你理解中的,憑空創作一個新的靈境副本。】

  以幫主權限融合副本,這樣還好,嚇我一跳,還以為盟主那個級別的行者,可以憑空創造靈境副本張元清恍然大悟。

  【靈鈞:對你來說,在副本里角逐冠軍非常有利,但你記住,千萬不要過早的對上前三,那樣你會被直接淘汰。】

  【小腦斧:元始,盡量爭一個前三,不進前三,第四和第八沒有區別。如果是播臺賽,我就不看好你了,但在副本里的話,你是有機會的。】

  【橫掃天下:你要是能進前三,我直播打老婆。】

  白虎衛群里,幾個常冒泡的成員,紛紛出面鼓勵元始天尊。

  還挺感動的,但你們這么捧我,拿不到前三我豈不是很丟臉張元清忙發了一個紅包,這才堵住他們的嘴。

  他在轉回論壇,又看到一群官方行者在討論自己。

  【請叫我女王:哈哈,S級,是S級,這群家伙有誰進過S級?元始天尊進了兩。】

  【王妃:說實話,我突然很期待元始天尊在副本里的表現,甚至比擂臺賽都期待。】

  【來日方長:如果我們能進副本觀看,那確實,我也期待元始天尊的表現了,以前聽說他通關兩個S級,跟天方夜譚似的,怎么都想不通。】

  【文淵閣大學士:我們打算重新制定榜單,這一次,比重會偏向選手們過去的副本成績,晚上八點準時更新,希望大家支持。】

  【奶白的雪子:現場觀摩元始天尊攻略S級副本嗎,臥槽,忽然興奮起來了,這不比擂臺賽有意思嗎。】

  【多情的珍妮:額,好像沒說可以觀看吧,但也沒說不可以,明天看通知,希望不是封閉型副本。】

  【去日苦多:副本是盟主們創立,他們擁有極高的權限,應該會考慮到觀眾的問題。】

  怎么感覺被當猴看了張元清嘴角抽了抽。

  他一路下滑,評論里都是期待看他攻略S級的,對其他選手攻略副本,對比賽本身當然也期待,但元始天尊的明星效應很強。

  就是靠攻略S級副本成名的

  華宇酒店。

  穿著小短裙小T恤的謝靈熙,坐在電腦前,津津有味的刷著論壇。

  S級副本,嘖嘖,感覺元始哥哥能吊打他們,不能太得意,這幾個家伙也是精英她看著看著,俏麗的小臉忍不住泛起笑意和興奮。

  “文淵閣大學士,哦,五行盟的學士,他們要重新制定榜單了?晚上八點這下元始哥哥能排前三了吧,至少第四沒問題吧。”

  “正好看看其他選手的副本通關戰績怎么樣,前三的選手,應該也通關過高難度副本的。”

  謝靈熙專注瀏覽評論時,女助理推開書房的門進來,捂著揚聲器,小聲道:

  “小姐,夫人的電話。”

  “我媽?”謝靈熙接過手機,清了清嗓子,聲音甜美道:

  “媽媽,什么事?”

  電話那頭傳來女人的聲音:“乖寶寶,媽媽想死你啦。”

  那聲音軟濡動人,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夫人,更像是少女。

  謝靈熙也甜美的說:“媽,我也想你。”

  謝媽媽就很開心,開始巴拉巴拉訴說著對女兒的思念,每天吃不好睡不著,左一句乖寶寶,又一句好女兒。

  拉扯了十幾分鐘,謝媽媽咳嗽一聲:

  “靈熙啊,你爸進副本了,這個你知道吧。”

  “知道啊!”謝靈熙說。

  “就是,嗯,就是你能不能把他的邀請函派人送回來?媽明天想去看擂臺賽。”母親說。

  謝靈熙一愣:“您看什么比賽,您在家找太太們開茶話會就好啦。”

  “唉,太太們都要看比賽,聽說是賽事調整,官方前八強的選手要進S級副本里比賽,那個元始天尊好像通關過兩次S級,她們都想去看看。”

  “官方那個消息出來后,外頭就有人在賣邀請函,十萬塊一張呢,媽媽搶都搶不到。像這種頂尖賽事,媽媽不去看的話,會被圈子里的太太們嘲笑的。”

  “乖寶寶在松海待了這么久,媽媽可無聊了,現在就想去看看比賽。乖寶寶會滿足媽媽的吧。”

  謝媽媽聲音軟濡嬌氣,像是個心思單純的富太太。

  “好吧,那我讓人給你寄過來。”

  “嗯,那就這么說定了。”母親不容分說:“媽還要喝茶,掛啦,寶寶乖!”

  謝靈熙聽著耳邊“都都”的聲音,把手機還給女助理,一臉平靜道:

  “給我媽寄個空包裹!”

  女助理猶豫道:“這”

  謝靈熙哼一聲:“這個黑心巫婆,跟我裝什么白蓮花,這招對付我爸就成了,她的美色在我這里又沒加成,呸!”

  也不看看自己是跟誰學的茶藝

  PS:推一本書,老鬼的《猩紅降臨》,前作是《從紅月開始》,底下掛個直通車,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