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許應元未央擇日飛升免費全文閱讀 > 第三百零八章 終極收割者
  天劫已起,那四位大商煉氣士心中一驚,單個人渡劫,是超級天劫,四個人一起渡劫,便是四倍的超級天劫!

  最可怕的是,天劫并非你一重我一重,而是四重天劫融合,每一道天雷的威力,只怕是從前的四倍!

  從前還有可能渡劫,劫威提升四倍,還怎么渡劫

  “最后一擊!”

  四人此時雖未交流,卻心念相通,突然舍棄其他對手,哪怕是面對大鐘和楚湘湘的攻擊,也絲毫不理會。

  四人神通的在這時珠聯璧合,鋪天蓋地的烈焰升騰,在這一刻化作漫天飛舞的玄鳥,振翅而鳴,從四面八方向許應涌去!

  這一刻,四人神通提升到極致,一擊之后,便立

  刻各自遁走,向不同方向飛馳而去!

  他們各自足下有玄鳥浮現,載著他們急速飛行,速度之快,甚制不遜于許應施展極意自在功!

  他們遁出千里,紛紛回頭望去,只見天空中的天劫還在形成之中,劫云愈發厚重,而他們四人的神通也在這一刻集中于一處,瀲艷火光沖天而起,化作一只凌絕天地的玄鳥!

  “得手了!”

  四位大商煉氣士心中各自歡喜,他們的神通珠聯璧合,合而為一,展現出驚天動地的威能,威力也提升了不止四倍!

  他們臉上的笑容尚未落下,突然只見許應虛虛抬手,抓向天空,天劫中無數天道符文浮現,化作一襲天道披風!

  那天道披風向下落去,兜住了凌絕天地的玄鳥。四位大商煉氣士各自感應到自己的神通爆發,也看到天道披風急劇膨脹,有巨鳥在披風下翱翔,壯大,像是要被撐得爆開!

  然而,讓他們心中一成的是,那一襲天道披風并未爆開。

  那襲天道披風是四重超級天劫中的七成力量所化,倘若他們四人聯手的神通可以擊破披風,那么他們四人聯手渡劫,卻也有幾分成功的可能。

  但他們的神通,遠未試探出天道披風的上限,各自的神通便被憋死在天道披風下。

  許應抖手,便見那襲披風飛起,與天空中的風云相合,重新化作方圓數千里的天劫。

  “卡察!”

  天空中雷霆炸響,一道明亮得超過萬千顆太陽的天雷從天而降,筆直落在西方正在遁逃的大商煉氣士的頭頂。

  那人整個炸開,灰飛煙滅,不復存在!“卡察!”

  又是一道天雷落下,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個神州

  ,甚制其他各大部州都可以看到這一道天雷的光芒。

  又一位大商煉氣士在天雷下支離破碎,無論什么

  修為,無論何等神通,在此等天劫下,統統無法保全自身!

  第三道天雷的亮光乍現,遠在星空中,也可

  以看到這道光芒,如此明亮耀眼。

  而這道天雷噼向的那位大商煉氣士立刻舍棄肉身,元神遁逃,他的元神速度更快,甚制化作燃起熊熊大火的玄鳥,明艷如鳳凰,駕馭火光而去!

  然而,這道天雷一分為二,像是一根樹枝上的枝杈,其中一道枝杈雷霆跨越千山萬水,萬里山河一晃而過,準確的噼在正在遁逃中的元神頭頂!3

  其人元神,在雷光中化作齏粉,僅存一點不滅真靈,悠悠晃晃,飄向陰間。3

  他的肉身,也早已在雷霆中徹底粉碎,畢生道行,獵殺不知多少儺仙和同道而積累的仙藥,此刻統統化作烏有。

  最后那位大商煉氣士奔逃途中,突然祭起一面符箓,符箓燃燒,化作一道門戶。門戶中鬼氣森森,一片陰暗不明,正是陰間!

  那大商煉氣士投入門戶之中,逃入陰間。

  陰間的天空炸裂,那絢爛的天雷追蹤而來,熾烈的光芒將陰間的天空穿透,從天而降,斬向那位大商煉氣士的頭顱。

  那位大商煉氣士不管不顧,瘋狂向前逃竄,前方,正是連綿不絕的望鄉臺!瀏*覽*器*搜*索:@……最快更新……

  他縱身而起,眼看便要落入望鄉臺中,天空中噼落的天雷便已經追上了他。

  望鄉臺上空,天雷炸響,驚擾了隱藏在望鄉臺深處的一個個古老存在,一時間望鄉臺中仙光迸發,團團簇簇,紛紛綻放神識向外探索。

  “發生了什么事?天劫的威力為何如此之強?”2

  “難道又有妖孽出世,將天劫的威力提升了四倍之多?”

  “何方妖孽?該不會又是那個人回來了吧?”

  元狩神州的天空中,那恐怖無比的劫云終于散去,天空恢復清明,一道披風獵獵作響,從天空中飛來,自動系在楚湘湘的肩頭。一

  許應望向天空,只見天外有星辰移動,一顆顆星辰相繼遠去。

  “連續死了五位釣魚客,剩下的你們,也應該害怕了吧?”他低聲道。

  那些移動的群星,正是一個個隱藏在暗處的釣魚客、韭菜老,原本存了伺機襲殺許應的心思,但見到四位大商煉氣士相繼葬身在天劫下的情形,讓他們也不禁驚懼。

  “天下已經變了,不再是我們可以肆意收割的時代。”

  他們相繼離去,悄然無息。

  “既然如此,那么就融入這個新的時代。”

  “如今只剩下一條路可走,那就是躲藏起來,廢掉自己的修為,從頭來過。就算許應收割我們,也是將來的事情。”

  “我們是一個個時代的天驕,是歷史的選擇和沉淀。過去不曾淘汰我們,現在也不會,將來更不會!

  “許應他翻不起多大風浪!”

  許應、楚湘湘等人來到蜀山劍門,劍門門主時雨晴迎迓,見到許應身邊的楚神女,心中一陣酸

  楚:“每次見到他,他身邊都有不同模樣的女孩子……”

  許應送上玉簡,笑道:“雨晴,這是祖法,你拿去修煉。”

  時雨晴收下玉簡,道:“太上長老有些日子沒有回到劍門了,外面風風雨雨,劍門好歹有遮蔽風雨的地方。”新建了一個共享群964669771許應心中生出陣陣暖意,他原本以為蔣家田才是自己的家,后來才知道類似蔣家田這樣的家,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他自嘲自己為飄零之落葉,但在風中飄飛,不知根在何處。

  時雨晴的話,卻讓他感受到家與朋友的溫暖。

  “雨晴,我想結束這吃人的時代,還給世人一個公平的世道。”

  許應笑道,“所以我將祖法傳出去,希望能徹底解決釣魚客與韭菜老。”

  時雨晴露出希冀之色,喃喃道:“真的可以解決嗎?”

  其實儺法釣魚儺法收割韭菜,對她的傷害遠在許應之上,許應只是覺得這樣做不公,所以要討個公道,而時雨晴卻是實實在在的受害者。

  她的恩師,劍門的前代掌教陶丹陽,便是一個手段很辣的釣魚客。不僅收割了劍門的儺修,連劍門的煉氣士也一起收割,煉成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

  若非許應,她也會成為陶丹陽的下一個犧牲品:甚制陶丹陽還想再度掌握劍門,再收割一次!

  “可以解決,理應解決。’許應微笑道,“路上,我已經解決了五個,應該還有更多,我一定會尋到他們。”

  時雨晴道:“師叔,還有一件事情很古怪。”

  她說出自己的發現,道:“陶丹陽與其他很多釣魚客一樣,他們在大清洗到來時,并未被清洗,反而存活下來。大清洗的時候,他們身在何處?”

  許應聞言,不假思索道:“他們有的人天人感應

  ,與域外的神秘神祇建立感應,將所在的山川搬運到另一個世界,避開了大清洗。有人則躲在望鄉臺中,也避開了清洗。”

  時雨晴搖頭道:“絕非如此。陶丹陽操控了數以百計的身外化身,他的仙藥消耗巨大,肯定不會停止收割。但他是在天地解封后才出現,來到這里尋我,在此之前的三千年,他去了何地?”2

  許應被她這個問題難住,笑道:“大概是去了其他世界。他可能通過蒼梧之淵,進入其他世界避難。陶丹陽已死,這些問題已經無人能夠解答。”

  時雨晴想了想,確實有這個道理,便沒有追問,笑問道:“金爺呢?還在太陽中沒有回來?”

  許應也頗為思念金不遺,笑道:“它還在閉關,不過算算時間,它應該快出來了。”

  許應在劍門逗留幾日,傳授時雨晴劍法,便徑自起身,前往下一個宗派,繼續命七挑戰。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半年,許應已經走遍了元狩三千宗派,其中有些宗門已經絕戶,想來是宗主死在昆侖。

  許應路過這些宗門

  時,偶爾看到天降霞光,照耀在附近的村莊中,應該是這些門派在仙界的祖師心有不甘,選擇凡間門徒,打算續上自己的道統。

  “仙界的仙人還有這個手段?我還以為這些宗門中的寶貝兒,如今都是無主之物了呢。”

  許應暗道一聲惋惜,突然笑道,“湘湘,七爺,我最近發現了一件怪事。”

  楚湘湘好奇道:“什么事?”

  許應悠然道:“有人偷偷潛入泥丸、涌泉、玉京、絳宮等彼岸,竊取仙火。”瀏*覽*器*搜*索:@……最快更新……

  楚湘湘和蚖七等人怔住:“竊取仙火做什么?”

  大鐘率先醒悟,失聲道:“竊仙火的那人,試圖用仙火煉去自己的修為境界!有人要重修祖法!”

  蚖七道:“只有那些修為很高的人,才需要用仙火煉化修為的吧?等閑煉氣士斬落境界并不算多么麻煩。”

  許應微微一笑,道:“前往彼岸盜取仙火,用仙火煉化修為境界的人,不止一個,而是很多人。他們自以為盜取仙火很是隱秘,但我的儺祖洞天已經修煉到太一的境地,他們通過其他洞天,潛入彼岸,瞞不過我的感應。”

  他邁步走去,道:“我們可以將他們一個個尋到,將他們誅殺。”

  他吐出一口濁氣,低聲道:“釣魚割韭菜的時代,終于過去了。”

  幽州鄉野。

  樵夫祭起斧頭,切開山壁,閃身走了進去,山壁中是一個隱景潛化地,別有洞天。這個隱景潛化地中居然還有人,是個相貌忠厚的男子,看著樵夫呆呆出神。

  樵夫撕開他的后頸,一片亮光從他的體內泄出。

  那忠厚男子只是一張人皮,在人皮中居然還有一處隱景潛化地,樵夫徑自走了進去。

  來到這處隱景潛化地,他才算放松下來,祭起一口丹爐,爐中正是來自六大彼岸的仙火。

  “不管祖法中是否有陷阱,我都需要煉去修為!制于姓許的,天道世界與仙界一定會對付他,他未必能活到收割我們的時候!”

  他端坐在仙火中,用心煉化自己的修為境界。

  前往彼岸的煉氣士封閉自身一切穴竅,來抵抗仙火的煉化,因此可以堅持很長一段時間。而他則是主動引六大仙火,燒去自己的修為境界,花費的時間并不算多長,便將自己的修為境界,從飛升期燒到第二叩關期。

  “終于可以修煉祖法了。”

  他舒了口氣,張開眼睛,就在這時,他看到地上多出一個影子。

  一個巨大的陰影,將他籠罩。

  樵夫勐地回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失聲道:“

  是你!你怎么會尋到這里?”

  那陰影開口,低聲道:“并不難。道友。你們在竊彼岸仙火的時候,我在注視著你們。更何況,咱們在歷史中碰面了這么多次,你的氣息

  無比熟悉。尋到你真的不難。”

  三日后,許應尋到這里,小心翼翼的尋到隱景潛化地中的另一個潛化地。

  不久之后,他站在樵夫的身前。

  樵夫露出不甘之色,向許應道:“我寧愿死在你的手中。”

  許應詢問道:“誰吃了你?”

  樵夫面色茫然,隨即變成痛苦之色,死死的抓住頭發,低吼道:“我不知道!我已經記不得了!我不知道!”

  許應默默的看著他的后頸,那里隱約有一道亮光。

  “這是第幾個了?”他低聲道。

  楚湘湘數得很是清楚,道:“第七個了。前面六個釣魚客,也是同樣的下場,我們尋到他們時,便已經只剩下了一張人皮。”

  許應抬起頭,喃喃道:“有收割者在收割所有的釣魚客,而他也是釣魚客的一員。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