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許應元未央擇日飛升免費全文閱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烏合之眾集結
  昆侖神山玉虛峰上,六座彼岸,包括玉虛宮都在散發著道遒仙光,仙氣繚繞,黃庭、絳宮、泥丸宮、冥海、玉京,五座仙家福地散發出的藥香越來越濃。其他五大彼岸,都已經人山人海,相互拼斗廝殺。有背景的,都祭起金篆仙笑,護持己身,免得被人干掉。

  許應與周天子則依舊站在玉虛宮外,靜靜地看著這座彼岸,此時仙火已經卷土重來,再度將那些宮外的仙人淹沒。

  許應道∶“我可以辨識天道符文,一眼便清楚天道符文的含義,所以我可以演化天道道場,施展出天道化身。”

  許應伸出手掌,在面前的空中畫下天數符文,道∶“我可以用無數只眼睛,從所有角度觀測你的招法神通尋找你招法神通的破綻。也可以在短短時間,學會你的神通,用你的神通來干掉你。”下一刻,周天子周圍的空中,傳來玻波波的聲響,一只只眼睛睜開,幽幽的注視著周天子姬滿。周天子心中一驚,被他看得極不舒服,只覺自己再無秘密可言。“波波波!

  他的希夷之城中也傳來奇異的聲響,希夷之域的天空頃刻間便長滿了眼睛,卻是許應趁機入侵,以天數神通觀察他希夷之城的虛實。

  周天子不動聲色,一把仙火把所有天眼燒得一干二凈,道“可以了,許兄請收了神通。

  許應未能探出他的虛實,便收了天數神通。

  周天子道∶“許兄可以辨識天道符文含義,又可以施展天道神通,還可以施展天道化身,也就是說,許兄可以駕馭天劫。不知我這么理解,對不對”

  許應心頭大震,連忙解釋道“我沒有天道神器,對天道符文的了解也不完備,我只是從天神殿的石像殘骸上了解天道符文……”

  周天子打斷他,道∶“倘若讓你看到所有天神體表的天道符文,那么你便可以掌握所有天道符文,對不對”

  許應想了想,道“理論上是這樣。”“那么,你就能掌握天劫”

  周天子眼童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激動得走來走去,突然停步道,“你能駕馭天劫,甚至你就是天神,就是天道神器!現在的你,對天數了解最深,就是人間的天數天神!你掌握所有天道符文,那么你就是人間天道”

  許應嚇了一跳他從未想過這個方面。

  周天子哈哈笑道∶“天劫是怎么來的?天劫是人在修煉途中積累的劫數,煉氣士飛升時,要了斷劫數,方能飛升。因此天劫應劫而生。倘若,煉氣士無須渡天道世界的天劫呢倘若煉氣士沒有劫數了呢”

  許應頭皮發麻,明白他的想法。

  周天子繼續道∶“倘若寡人在渡劫之前,便已經渡過天劫了斷劫數了呢?那么寡人飛升時是否還需要再渡劫一次那么寡人是否已經是仙人”

  他激動莫名,放聲大笑“就算不能飛升,朕也是仙人,不過是人間仙人”

  許應道∶“我需要見過天道符文,才能知道其對錯。而天道符文往往是在天神的身上,還有些是烙印在天道神器上。”

  周天子目光閃動,道∶“這些事情,便無須你煩憂了。如何讓天神下界,如何讓天道神器下凡,交給我來辦,你只需觀察他們,記錄天道符文。”

  他吐出一口濁氣,道“你掌握天道,便可以掌握天劫!掌握天劫,就可造就一批人間仙人!”

  許應思量片刻,雖然不敢相信,但倘若真的能掌握所有天道符文,那么周天子的設想的確可以成真!那些丈育天神,操控著半真半假的天道符文,尚可控制天劫,更何況掌握著完美天道符文的他?“我們可以合作”周天子目光熱切道。許應定了定神,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他很想掌握天劫。

  成為天道眾,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成為天道,才是他的夢想。

  周天子哈哈大笑∶“寡人此次進入昆侖,得到飛升仙藥也不能令寡人喜笑開顏,得到許君方能令寡人心悅。許君便是寡人的飛升仙藥。”

  許應澹澹道∶“蛭兄莫要忘了,我并非你的臣子。還有,你說的在六大彼岸,感應到天魔是怎么回事?六大彼岸為何也會有天魔”

  周天子道“這也是令我感覺到奇怪的地方。”

  他望向玉虛宮,玉虛宮前的儺祖儺屣已經消失,不見蹤影。

  “當年我們乘坐彼岸神舟,跨越重重劫難,駛入彼岸。神州在仙火中行駛,我們擔心會被仙火焚燒,變成與那些大商時代的煉氣士一樣,因此一部分人下船,采集仙藥,一部分留在船上隨時救援。”

  周天子道“倘若下船,便需要封印一切穴竅,變得再無感知力,便有可能再無法回到船上。留下一批人,便可以救我們上船。我們再留在船上,讓他們下去采集仙藥,先前這么做,一直沒有出問題。”直到他們的修為被仙火焚燒而大損,境界跌落,就開始出問題了。天魔襲來,吃了他們很多人。1“我們連手,才將天魔逼退。”

  周天子道,“但天魔好像盯上了我們,只待我們的神舟駛出彼岸,便開始追殺,但只要我們在仙火中,他們便不打擾我們。”

  許應想了想,道“天魔懼怕仙火”“先前我們也是這么以為,因此搜集仙火,我還煉化六種仙火。”周天子道,“后來在第五彼岸外,天魔又一次入侵,讓我們死傷慘重,即便我們搜集的仙火,也不能讓天魔退卻。我們只能憑借竹天工煉制的彼岸神舟,撞擊天魔,將對方逼退。”

  許應嚇了一跳,失聲道“你們怎么敢用竹蟬蟬煉制的船撞擊天魔你們就不怕船散架了”。周天子嘆了口氣“竹天工雖然人品有問題但煉制的法寶卻從未在關鍵時期出問題。這樣的人才,舍不得殺頭啊。”。許應深有同感。

  周天子道“我們撞腿天魔,駕馭神舟逃出追殺。那時,姜太師突然說,天魔不是怕仙火,而是要把我們逼入仙火之中。”

  許應揚了揚眉,姜齊是周天子的太師,智慧極高,他做出這樣的判斷,一定有著他的道理。“把你們逼入仙火,目的是什么”

  許應思索,想起那些被燒成灰盡的大商煉氣士,總覺得有些古怪。

  所有煉氣士進入彼岸,便會被仙火燒得不得不封閉一切感官,封閉一切穴竅,專心采藥。他們在采藥的過程中體內積累了大量的仙藥,修為卻被仙火化去,此時的他們,與凡人沒有區別。待他們被燒成凡人之后,距離死期便不遠了。他們會被仙火燒成灰盡。

  許應望向玉虛宮外的仙火,此時仙火中還有著許許多多大周時期的煉氣士,他們沒有通過彼岸神舟,而是用其他辦法來到彼岸。

  他們獨自來到此地采藥,期望以此長生。他們或站或坐,沐浴在仙火之中,一動不動。“他們多像一株株人形的仙藥……”許應低聲道。周天子打個冷戰。

  許應想起竹嬋嬋,道∶“當年我們救出竹嬋嬋,竹蟬蟬也是如臨大敵,說會有天瞪嗅到她的香味前來吃她,須得找到鳳凰才能救她性命。”

  許應又想起這件事情,隱約間覺得自己抓住某種極為重要的線索,只是一時間想不清楚。為何竹嬋嬋會說天魔會來吃她為何周天子等人在仙火中時,沒有天魔來襲?為何出了仙火,便會有天魔前來索命?“這些采藥的煉氣士,會不會就是天魔種的藥?”他喃喃自語道。

  就在此時,只聽一個聲音傳來,笑道∶“采藥的煉氣士是不是天魔種的藥,只消做一件事,便可以清楚明了。”

  許應聽到這個聲音,心頭一突。

  周天子回頭,只見鳳凰飛來,一只是彩鳳,有著七彩羽翼,一只是青鸞,青色的鳳凰。

  彩鳳和青鸞之間,是一座飄浮的仙山,兩個青年站在方丈大小的山上,一個是他忿恨的“咸陽獨夫”,另一個是臉上有血蜈蚣疤痕的少年。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位模樣清秀的少女,是周天子的熟人,當年擔負秋官司寇之職,負責刑罰,名叫鳳瑤。

  許應心中一怔“他們怎么一起來了”

  他的記憶覺醒到四千年前,自然記起了那個名叫趙政的青年,正是祖龍皇帝!仙山上的另一人,自然是徐福剛才說話之人,便是徐福。

  仙山飄至,徐福笑道∶“驗證的辦法,便是進入玉虛宮,親眼看到煉藥的丹爐!”

  周天子不認得他,微微皺眉,道∶“玉虛宮已經封閉,沒有儺祖出手,誰能打開玉虛宮?”“他”

  徐福抬手一指,頓時一雙雙目光集中在許應身上。許應微微一怔,疑惑道“我可以打開玉虛宮”

  徐福輕輕點頭,道“只有你能打開玉虛宮,帶我們進去一探仙藥的真相。”他的話音剛落,突然玉虛宮一陣震蕩,層層仙光收攏,從昆侖消失!

  祖龍趙政微微皺眉,道∶“儺祖儺屣,已經關閉玉虛宮。所以我們需要尋一個已經打開玉池第九洞天的儺仙,方能進入玉虛宮。”鳳瑤輕聲道“那便是我。”

  她身后浮現出六道明亮無比的光暈,正是六秘洞天,她的六秘洞天,已經煉九為一,將六秘六十三洞天,煉成六道。

  其中,涌泉秘藏有左右兩個,開辟的蓮花洞天也因此分為左右,共計十八座洞天,被她煉為一體,化作一道洞天。

  徐福笑道∶“我需要進入玉虛宮,見證一下真相,許君需要前去打開玉虛宮,鳳仙兒和青鸞需要逼退天魔。但我們還需要留下一位至強者,保護鳳瑤姑娘。”祖龍趙政澹澹道∶“朕在,便誰也動不了她。”。

  周天子微微皺眉,咳嗽一聲,道∶“我隨許兄一起進入玉虛宮。”

  徐福面帶笑容,道“周天子肯一起去,自然是極好的。那么這里,便拜托陛下了。”。祖龍趙政道∶“徐福,你若是戲弄朕,朕不會讓你輕易死掉。你知道朕的手段。”周天子冷笑,道“你便是祖龍在我鎬京旁邊建墓的獨夫”。

  祖龍趙政道∶“你是率領文武百官前往彼岸,葬送了大周和煉氣士的那個周天子?”。許應對祖龍趙政也頗為不爽,對徐福也充滿警惕。鳳瑤望著這一群烏合之眾,不禁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