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嚴熹小説全文完結閱讀免費 > 225、我們是瓷機構的情報員
  “大師兄究竟是人面獸心?還是被仙人跳了?他老師不是九鶴嗎?跟我第一任老師一個人,死法不可能兩樣啊?”

  嚴熹腦海里冒出了幾個念頭,急忙問道:“此人什么情況?”

  狄九說道:“此人江湖游俠出身,本來師門資料空缺,沒人知道,但最近有兩個江湖豪俠,一個叫鐘南敵,一個叫高立人,透露了此人底細。”

  “傘機關驗證過,資料絕無可疑。”

  嚴熹已經百分百可疑確定,這是有人誣陷大師兄,而且誣陷的人也沒跑了,就是鐘南敵和高立人。

  狄九隨口說了一些情報,嚴熹若非知道,段克珪的底細,也知道鐘南敵和高立人的底子,十有八九也會相信了。

  他聽得心驚膽顫,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隨即就趕緊壓了下去,不敢再多想。

  嚴熹問道:“你怎么想要殺了此人?”

  狄九有些好笑,說道:“我想要一張角色卡,難道也要理由嗎?”

  “四大的狩獵名單一直都很少,而且大家天南地北,根本就沒法去有針對性的追殺。”

  “好容易出現了一個,還是出現在的萬安城,我又剛好有合作伙伴,不讓你來幫忙,才是很奇怪吧?”

  嚴熹想了一想,似乎還真是,他當然不可能出手去殺段克珪,但他也可以想象,有了這些罪名,傘機關甚至圖書館管理員聯盟的人,都會出手暗殺這個大師兄了。

  畢竟一張武功一流的角色卡,還是相當搶手。

  段克珪又算是相貌出色,身體健康,市場上肯定比曹文集強太多。

  嚴熹沉吟片刻,說道:“幫我照顧三個徒弟,我先出門去幫你探探路子。”

  狄九大喜過望,說道:“如果能幫我搞定段克珪,我請你在蒔花館玩上三天三夜。”

  嚴熹微微一笑,應付了狄九幾句,一個人離開了寧王府。

  先找個僻靜地方穿越回去,使用道士宴溪的角色卡再穿越回來。

  他當然不會去殺段克珪,但卻覺得很有必要去給大師兄提個醒。

  嚴熹自忖沒能耐讓四大把段克珪從狩獵名單上摘下來,只能用委婉一點的手法,最好勸說他趕緊離開萬安城。

  若是段克珪愿意去玄樓觀,他倒是可以介紹門路,至少在圖書館管理員聯盟的范圍,有大孤貍精出馬,這個問題不難解決。

  在萬安城,嚴熹可就沒有把握了。

  嚴熹先去了鐘南敵和高立人的宅院。

  本來嚴熹都差點忘了這兩個人,但狄九送來的消息,讓他又記起這兩個師門大仇人,既然鐘南敵和高立人參與了陷害段克珪,直接殺了了事兒。

  鐘南敵和高立人,本來還以為是哪個好友上門,見到嚴熹都露出驚訝之色,兩人笑道:“原來是九鶴雜毛的徒弟?你怎么找上門來?”

  他們左顧右盼,不見段克珪,心頭大定,都覺得拿捏穩了。

  雖然武功大成之后,道士宴溪的形象略略改變,沒有那么胖了,變得精壯許多但樣貌總不會相差太遠。

  鐘南敵和高立人兩人各自使了個眼色,忽然一起出手,一個捏向嚴熹的咽喉,一個拍向他后心,連說話的機會都不打算給這個小道士。

  嚴熹闖入了兩人宅院,一直微笑不語,見兩人動手,這才隨手一圈,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兩人的招數。

  他一身的寒冰劍氣,只略略接觸,就滲透到了鐘南敵和高立人的體內,把兩人當場凍僵。

  嚴熹正要補上兜胸兩拳,把兩個師門大仇人殺死。

  鐘南敵牙齒格格相撞一臉恐懼,叫道:“你煉成了九鶴道人的劍法?這是寒冰真氣!”

  高立人亦是如此,還更不堪一些,他一想到九鶴道人出神入化的劍術,一身寒冰真氣,隱隱有些恐懼,叫道:“不是我們陷害段克珪,是有人

  逼迫我們。”

  嚴熹微微一緩招數,問道:“誰逼迫你們?”

  鐘南敵和高立人都以為嚴熹煉成了師門劍術,聽到兩人散發與段克珪不利的消息,登門來尋仇,哪里敢隱瞞?

  一起慌張說道:“是一個極為英俊的男子,武功超凡入圣,他身邊還有千手觀音古蕓香!”

  “他問了我們,段克珪師門,還有玄樓觀的事兒,就教了我們一些手段去陷害段克硅。”

  “他們還說……”

  嚴熹隨手一拍,掌勁一吐,鐘南敵和高立人一起斃命。這兩人武功也算不俗,都是外家的二三流好手,但比起已經修仙的嚴熹,連抵擋一招都是奢望。

  嚴熹收了這兩人的尸體,臉色已經很難看。

  他瞬間就猜到了事情大概脈絡。

  玄樓觀那邊動靜如此大,肯定有人去搜集九鶴道人的資料,段克珪自然就被查了出來。

  至于編號51,為什么要弄段克珪?只怕也沒什么理由,就是覺得,可以弄一下,就弄一下,這是穿越客常見心態。

  陷害個土著,對穿越客來說,并不是什么大事兒。

  嚴熹正要離開,就聽到兩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叫道:“小子,你是哪個機構的人,敢壞我們的事兒?”

  嚴熹微微回頭見到了謝鶴孫和古蕓香,心頭殺機大盛,但也微微有些顧忌。

  他正要自報身份,忽然愣了一下,心道:“他們不是圖書館管理員聯盟的成員?”

  他正要自報身份,忽然愣了一下,心道:“他們不是圖書館管理員聯盟的成員?”

  圖書館管理員聯盟的成員,都知道道士宴溪,根本不會問這個問題。

  試探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謝鶴孫”淡然一笑,說道:“我們是瓷機構的情報員。”

  嚴熹又看了一眼“古蕓香”,對方嫵媚一笑,言行舉止,妖嬈多姿,氣質成熟,跟他印象里的編號51判若兩人。

  嚴熹剎那間明白了過來,二十七國超凡者聯盟在向圖書館管理員聯盟滲透!

  這兩位瓷機構的情報人員,身份說不定很復雜。

  “這可是一場大陰謀啊!”

  嚴熹心思亂轉,忖道:“我見這個謝鶴孫的時候,用的是梁夢春的角色卡,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這個古蕓香,八成也沒見過我。”

  “這就是信息差,情報錯位,有的搞。”

  殺了這個兩個人很簡單,但嚴熹很想知道,究竟傘機關和瓷機構有什么陰謀,為什么要扯上編號51和段克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