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異仙列傳無錯字精校版 > 87、按你命數,活不過十日
  嚴熹抬頭一望,差點嚇了一身冷汗。

  一個邋遢的老乞丐,坐在一個大紅葫蘆上,飄蕩在頭頂。

  “師父可還不會飛呢!他老人家只會御氣飛掠,一掠二十余丈而已。”

  “這個邋遢老頭,能坐在大紅葫蘆上,飄飛半空,不知道是法寶奧妙,還是……真正的劍俠中人,又或者什么山精鬼怪?”

  嚴熹內心有無數的戲份,給這個老乞丐腦補了幾十條故事線,但臉上卻恭恭敬敬,取了剛才的那包香煙,還掏了一個打火機,演示了如何打火,如何吸煙,把兩物一起奉上。

  邋遢的老乞丐,頭發眉毛胡子都糾結一起,臉上也臟兮兮的,看不出模樣來,聽了嚴熹的指點,把香煙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又復把煙氣噴出,很快就噴云吐霧的十分嫻熟,宛如一桿老煙槍。

  嚴熹靜靜等著,老乞丐把一根香煙吸盡。

  他也不敢亂動,畢竟不知道這老乞丐是人是妖,還是什么深山魔怪,只能小心謹慎為上。

  老乞丐丟下了煙頭,把玩了好一會兒那包香煙,說道:“這東西十分有趣。”

  嚴熹急忙說道:“此物不甚珍貴,愿贈前輩。”

  老乞丐呵呵一笑,說道:“我從不平白受人東西。你可有什么愿望?我與你換了這包東西。”

  嚴熹差點就脫口而出,能否殺了陰山教的謝鶴孫?

  幸虧常年寫文,思維轉的比較快,壓下去了這個愚蠢的沖動,恭恭敬敬說道:“前輩定是神仙中人,弟子想要拜師求仙。”

  老乞丐呵呵一笑,說道:“你我可沒師父的緣分。”

  嚴熹頓時大失所望,說道:“弟子也沒別的念想,前輩從不平白受人東西,胡亂賜弟子一些好處罷。”

  老乞丐瞧了嚴熹一會兒,忽然笑道:“小子有趣兒,你可知道,按你命數,活不過十日?”

  “既然你讓我隨便賜下些什么,就送你一件……”

  老乞丐在身上亂摸了一陣,有些尷尬的說道:“今日不曾帶什么好東西。”

  嚴熹聽到老乞丐說,他活不過十日,心頭大驚,知道是遇到了高人,暗道:“這老怪物定是在戲耍我。”

  “我要加倍的態度恭謹,拜師求仙不成,至少要問他尋一個保命之法。”

  嚴熹把頭低下,不卑不亢的說道:“前輩既然不方便,改日再賜也不妨。”

  老乞丐嘎嘎笑道:“再有十日,你可就要死了,不怕老乞丐賴賬?”

  嚴熹淡淡一笑,答道:“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生生死死,總歸是命數,何須計較太多。區區凡俗之物,前輩今世忘了,來世有緣,也還不遲。”

  老乞丐饒有興趣的問道:“若是來世也沒機緣呢?”

  嚴熹笑道:“生生世世,千萬次輪回,總有一聚!就算千百世都沒機會,再拜見前輩仙顏,便是小子命里注定,前輩又何須掛懷。”

  老乞丐一拍大腿,叫道:“小子有趣。”

  他輕輕扣了幾下,身下的大紅葫蘆,笑吟吟的說道:“你我本來沒有師徒緣分,但我這人專一愛逆天改命,就收你為徒罷!”

  “不過,你現在有師父,須得等你師父百年之后,我才方便收你。”

  嚴熹先是臉上一紅,他有老師,見老乞丐本領非凡,就欲拜新師父,確確有些丟人,隨即心頭一跳,暗叫道:“老乞丐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說,等我師父死了,才肯收我為徒?難道我老師終究逃不脫命數,要死在謝鶴孫手里?”

  他和梁夢夏,雖然拜師不過數月,還有點前仇糾葛,但梁夢夏待他極好,嚴熹不忍見這位老師中途夭亡,問道:“前輩的意思,我老師似乎也命不久矣?不知能否救他一救?”

  老乞丐嘻嘻一笑,說道:“這卻不可說,不可說了。”

  他一拍身下的大紅葫蘆,喝道:“我去也!”

  化為一道虹光,沖霄而上,轉瞬不見影蹤。

  嚴熹惆悵良久,又摸了一包煙出來,正欲開啟,再抽一根解解煩憂,就有一只臟兮兮的大手從背后伸出,抓住了這包香煙,老乞丐的聲音,笑嘻嘻的說道:“既然答應了收你為徒,這包香煙,就算是一并孝敬老師罷!”

  嚴熹回頭,卻空空裊裊,并無半個人影。

  他把心頭駭然,拎了兔子一步一回頭,去跟月池他們匯合了。

  一只兔兔,當然不夠六個人分。

  嚴熹把兔子燒烤了,做了個孜然烤兔,分成六份,給梁夢夏留了一份,剩下的大家分著吃了。

  再煮了一鍋面條,隨便將就了一口,各自尋了塊干凈的地方打坐,等待梁夢夏回來。

  直到月上柳梢頭,漫天繁星漸次出現,梁夢夏也沒回來,嚴熹好生擔心,想要去尋找老師,卻不知該去哪個方向尋找。

  在句余山這等從沒開發過的山區,一旦迷失了方向,可不是好玩的事兒。

  嚴熹就怕自己去尋梁夢夏,卻先迷失了路徑,再也找不回來。

  嚴熹十分擔心,月池,顧兮兮卻并不擔心,畢竟他們不知道師徒幾人有必死的故事線,都覺得老師神通廣大,根本不會有甚危險。

  便是李姝和甘靈瑤也不甚擔心,李姝早就裹了一個睡袋睡下了,甘靈瑤雖然肩膀上的傷口已經養好,但連日趕路,也甚困頓,這會兒也靠著女兒的睡袋,打起來瞌睡。

  李姝曾要給她也準備個睡袋,甘靈瑤身為甲寅界土著,不太習慣此物,拒絕不受。

  嚴熹心道:“若我離開,這幾個人也不太會照顧自己,未免也有危險。”

  他看了一眼顧兮兮,忽然想起來,兩次故事線變動,其中一次是自己師徒三個被謝鶴孫殺死,顧兮兮被無名高人救走。

  另外一次是自己師徒跟龍都教四大法王沖突,兩敗俱傷,被八手俏夜叉甘靈瑤母女殺死,顧兮兮還是被無名高人救走。

  不由得暗暗揣想道:“不知道兩次救走小白腿的是否同一位無名高人。”

  “又是否跟那個老乞丐有關?”

  “之前查看故事線,因為這兩次提到的無名高人都跟我沒關系,就此忽略了過去,難道這一次,我因為抱小白腿太緊,也跟我有關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