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異仙列傳無錯字精校版 > 113、不是失戀過,沒法體會的痛人感受
  蓮花教立教數百年,也從未有任何一位教主,有幸運能把一頭世間法界的青角鬼王,五頭世間法界的鐵尸,用來祭煉斷魂掌、離魄拳。

  嚴熹胡搞亂搞,整出一個史無前例的奇葩出來。

  嚴熹待得瓦罐神拳平復下來,悄悄施法,催動了這件旁門法寶,只見黑煙滾滾之中,數千個拳頭蜂擁飛出。

  最原始的瓦罐神拳,只有幾十個拳頭,雖然能滿空亂飛,速度卻不快,只相當普通人全力揮拳,力量也與尋常壯漢區別不大。

  煉入了青角鬼王,瓦罐神拳能飛出幾百個拳頭,色做青黑,比尋常人手堂大了兩三分,力氣相當于江湖好手級數的武者,速度也略有提升,疾如奔馬。

  如今被嚴熹弄進去五頭鐵尸,拳頭的數目增加十倍,足有兩三千個,青黑之色更深了一些,飛行速度也疾如飛鳥,力氣更是堪比外家功夫修煉至精通,甚或大成的二三流武者。

  瓦罐神拳畢竟是蓮花教這種旁門左道的邪術,縱有蛻變,也不能脫出原本的藩籬。

  只是飛出的拳頭能大能小,最小如雞子,最大如籃球,也能張開手掌,足夠鍋蓋大小,別無其他神異。

  嚴熹在山洞里,悄悄玩了一會兒瓦罐神拳,看了幾眼守在山洞口的那頭鐵尸,忍不住搖了搖頭。

  新蛻變的超級·瓦罐神拳,雖然威力了得,但想要轟下這頭鐵尸,怕不是怎么也要半個小時,甚或兩三個小時。

  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只怕謝鶴孫和謝梅華早就趕回來了,直接把他擒下。

  嚴熹正欲放棄這個誘人的構思,腦海里忽然靈光一現,看了一眼自己的瓦罐,又看了一眼守在山洞口的鐵尸,把剛才冒出來的念頭,反復盤算了七八遍,終于確信這個想法沒有大問題。

  「我的確不能痛快打死這頭鐵尸,但我能壓住它啊!「

  「可不敢等謝梅華回來。這騷娘們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跟謝梅華呆一起久了,就算什么也沒做名聲都要毀了。「

  他一個干干凈凈的清白男人,絕不肯跟這種女人扯上關系。

  就算有些冒險,也顧不得了。

  嚴熹伸手一抹瓦罐,無數青黑大手飛出,在半空就張了開來,狠狠的抓向了鐵尸。

  這頭鐵尸雖然防御高,更煉就一股腐尸毒氣,力大無窮,卻不會叫嚷,被大手狠狠按在地上,只是默默的奮力掙扎。

  嚴熹手捧瓦罐,看著被死死按在地上的鐵尸,忍不住得意的小聲叫道:「你叫啊!你叫啊!你倒是叫啊!?你就算叫出破喉嚨來……」

  嚴熹嘴里胡說八道,手上也不慢,掏出了狙擊槍,頂在鐵尸的嘴巴上,連開了十多槍。

  開始幾槍,這頭妖物還恍若沒事兒,但狙擊槍的威力確非普通槍械可比,十幾槍都是頂著嘴發射,把這頭鐵尸的腦袋給轟了個稀巴爛,

  嚴喜看著民經石掙扎的鐵尸,略略有些得意,自言自語道:「瓦罐神拳沒法短時間內把你轟斃,卻能把你按在地上。「

  「本牛寶寶的槍法不咋地,但頂著伱的嘴開槍……」

  「打不死你!」

  謝鶴孫和姐姐許久不見,又想把圖謀勾蜈玄珠的各派人士詳細介紹一番,免得謝梅華不清楚情況,吃了別人的大虧。

  他也沒想到,被鐵尸看守的區區一個凡俗武者,還能鬧出來這么幺蛾子的事兒。

  謝鶴孫正和姐姐暢談,忽然聽到十多聲熟悉的爆響,緊接著心頭一震,跟最后一頭鐵尸斷了聯系。

  嚴熹把鐵尸按在地上的時候,他沒有什么感應,畢竟鐵尸也沒受傷,但是嚴熹把鐵尸爆頭,謝鶴孫自然就有感應了。

  何況那十多聲槍響,謝鶴孫熟悉無比,正是不久前偷襲,被他殺了的那個凡俗武者,使用的奇怪暗器,發出的響動。

  謝鶴孫臉色大變,急忙沖向了山洞。

  嚴熹快手快腳用瓦罐把這頭倒霉的鐵尸收了!

  沒有了這頭鐵尸,頓時就天高海闊,鳥飛魚躍。

  臨走前,嚴熹用眼睛掃了一遍山洞,發現角落里插了一根小幡,他也不知道此物何用?

  順車狀了,藏入小黑口袋里,還嘟囔了一句:「這窮鬼也不把錢包放在家里,多不夠好客!」出了山洞,飄然而去。

  他也沒忘了,順手掐了一個隱身的法術,一道清濛濛的光華籠罩全身,身形就此隱去,無形無影,放心大膽,一路逃命。

  謝鶴孫沖入了山洞,望著空空如也的地方,忍不住叫道:「我的鐵尸呢?」

  他看了一眼角落里,更是悲憤,大叫道:「我的五毒白骨幡呢?」

  「誰把我的家底都偷了?」

  「世上的賊子都該死,活活的該死啊!」

  自從被趙啟今和張中陽偷家,謝鶴孫就深深痛恨竊賊,但是他也沒想到,自己幾十年積攢的家底,忽然就全都沒了,心頭痛的無法呼吸。

  現代人不是失戀過,沒法體會這種痛人感受。

  謝梅華驚驚的望著,空空如也的山洞,心頭暗叫道:「我那么大的一個精壯漢子呢?難道被弟弟的鐵尸吃了?可他的鐵尸呢?「

  「總不能被那么大的一個精壯漢子吃了吧?」

  謝鶴孫狂叫一聲,疾奔出了山洞,四處搜尋心目中的小賊。

  謝梅華略猶豫一番,也出了山洞,駕馭遁光,四下里尋找,她可比弟弟法力高明太多,飛空搜尋更是便利無比,謝梅華的遁光,從嚴熹頭頂上掠過去了七八次,但沒有一次注意到,她心心念念的精壯漢子,就在身子底下,大搖大擺的趕路。

  嚴是離山洞,走了一個多小時,算計體內的法力,有心節省一番,散了隱身術,遠遠的眺望鄢破所居的山峰,不由得心頭甚是哀嘆。

  謝鶴孫在勾蜈藏身的山谷旁,占據了一個最近的山峰,鄢破卻仗著劍術高明,來去如電,又不想被人看破興藏,所居的山峰遠在數百里之外。

  嚴熹能夠看到那座山峰,但想要走過去……

  沒有個兩三天,是想都別想。

  這就是凡俗之人步行,跟劍俠中人飛天遁地的區別。

  他走了一個多小時,但因為都是山路,縱然有輕功在身,最多也就走了四五十公里,這還是往寬裕了算,心頭有些疲累,暗忖道:「不如穿越回去,休息一天。「

  「這段時間都在甲寅界,日夜不歸,比特么加班還累,也該回去陪一陪青纓,反正勾蜈出世,還有幾個月,也不差這一天半天的時光。「

  嚴熹腦仁亂跳,腦漿沸騰,穿越回現代社會的一剎那,就看到一頭巨大的金色蜈蚣從地下穿了出來,只有半邊身軀,就有十多米……

  看《異仙列傳》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

  為您提供大神流浪的蛤蟆的《異仙列傳》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113、不是失戀過,沒法體會的痛人感受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