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異仙列傳在線免費閱讀 > 222、徒弟好兇
  嚴熹回來,跟兩個徒弟,繼續干火鍋。

  他知道謝梅華在幸王府,如何登門,去把寇香琴要過來,不是個技術問題,只是個決心問題,根本不用著急。

  手握兩大給勁的徒弟,烹云已經是劍仙,就算苦和尚弱一點,好歹也馭劍了……

  尼瑪的這個小妖孽!

  得了摩訶般若才幾天?

  試問,幸王府誰人可當之?

  嚴熹已經是,奔著最直接,最快捷的路線去救人了。

  狄九是負責此事的寧王府大總管,讓他去辦事兒,再合適也不過,但誰能知道,他被編號51纏上了?竟然沒有余裕辦事兒!

  嚴熹直奔囚禁寇家人的大營,已經算是快刀斬亂麻,但誰能知道,謝梅華會把人帶走?

  嚴熹有一個感覺,寇香琴這件事兒,似乎有人在專門跟他作對,就好像……

  暗中考驗他辦事兒的能力。

  師徒三個酒足飯飽,嚴熹這才想起來一件事——苦和尚跟他們一起吃火鍋了,還賊能塞肉!

  嚴熹仔細考慮了一會兒,決定不揭破此事,下次吃飯,不用特別給這個徒弟整倆素菜了。

  嚴熹說道:“你們師祖,本來要收寇家的小姐為徒弟,但被為師搶了先……”

  烹云說道:“對對對,我們手腳快一些,讓寇家小姐做三師妹!”

  苦和尚眼睛一亮,說道:“我也這么覺得!她一個女孩子,給我們做師叔不合適。”

  “什么她一個女孩子,給我們做師叔不合適?就不能做小師姑嗎?”嚴熹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看著兩個“逆徒”已在熱火朝天的商議,如何“欺師騙祖”,讓寇香琴主動拜師,甩脫干系……

  烹云和苦和尚的商議出來的幾個計劃,很有可執行性,陰謀陽謀都有。嚴熹心道:“這兩個徒弟都是人才啊!我還以為他們都是修仙的人才,這么看來,他們去做狗頭軍師,也能發揮所長。”

  “古典的評書話本里,正義一方的陣營,總有幾個修仙的軍師,姜子牙,劉伯溫,諸葛亮……”

  “這倆貨,怎么也能整個冰淇淋胡同姜子牙,北牛肉巷劉伯溫,東妙峰庵十二巷諸葛孔明……”

  嚴熹收拾了廚余垃圾,喝道:“走罷!”

  他已經不想說什么了。

  太累。首\./發\./更\./新`..手.機.版

  烹云帶了苦和尚,御劍騰空,嚴熹一個人御劍,穩穩的壓住了劍光。

  苦和尚仔細瞧了一會兒,低聲說道:“大師兄,為什么師父的劍光,似乎沒咱們的好?”

  烹云心道:“不趁著他沒見過白龍鉤,多忽悠幾句,以后可就沒機會了。”當即臉色一沉,低聲說道:“咱們師父,寧可自己用一口破劍,也把好飛劍給徒弟。”

  “你知道,什么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師父嗎?”

  “他老人家就是。”

  “你知道一口飛劍有多珍貴嗎?”

  苦和尚心道:“這題我會!”答道:“我上一個老師,辛辛苦苦幾十年,才煉了一口劍胚,飛劍之珍貴,等若劍修的第二條性命。”

  烹云意味深長的看了小師弟一眼,說道:“摩訶戒刀雖然不入正邪十大神兵之列,但已經差不多了。”

  苦和尚大為震撼。

  太岳奇童孫游岳,若是知道烹云,把他辛辛苦苦祭煉百年的玄葉劍,稱之為“破劍”,只怕這位天下馳名的前輩高人,寧可跟拿云叟撕破臉,也要親自來凈沙城教訓這貨一番。

  烹云信口胡說八道,把苦和尚聽得如醉如癡,他前任老師苦玄和尚交游廣闊,知道不少劍俠的秘辛,此時——對照,居然絲絲入扣,跟烹云吹的牛,嚴絲合縫。

  苦和尚心道:“我這是走了什么通天的狗屎運,居然能夠拜在云霄老師門下?以后必然要為師門效死,決不可有三心二意。”

  。(下一頁更精彩!)

  “這一次,把寇家小姐引入門下的事兒,我要出大力。”

  嚴熹還不知道,歷史的車輪跑偏了。

  他以為自己能掌控全局,不管兩個逆徒如何籌劃,只要自己不松口,絕對不會把小師妹,變成小徒弟。

  小師妹挺好玩的。

  小徒弟……呸那個不能玩。

  師徒三個進入了萬安城,在半空兜了一圈,找到了幸王府,正要在幸王府中按落劍光,就有一團黑云飛了上來。

  一個黑衣道人又驚又怒,心道:“大白天的,就堂而皇之,公然御劍要落在幸王府,是不是沒把我瞧在眼內?”

  嚴熹其實真不是,沒把他瞧在眼里,他已經忘了幸王身邊還有這么個人了。

  看到這團黑云,他才叫道:“這是幸王手下的左道高手,這團黑云十分厲害……”

  嚴熹正要多介紹幾句,一刀一劍飛空下來,只是一絞,就把這團黑云絞散,后面的介紹,也沒法繼續了。

  嚴熹是沒概念,他哪里知道,烹云手里的這口九陰歸元劍是何等厲害?

  玄陰教五代鎮教至寶,絕非等閑。

  趙燕兒使用追云叟百年苦功,祭煉的一口飛劍都抵擋不住,何況區區一個旁門左道妖人?

  當初幸王手下,是沒跟丁龍飛斗法。

  不然也是這個結果。

  更何況,還有苦和尚的一口摩訶戒刀!

  這口摩訶戒刀乃是四大神僧之一,鳩炎尊者的護道法器,尤其在降妖除魔,掃蕩邪祟上,更是別具一功,就算飛劍飛刀的品質而論,也不輸給九陰歸元劍。

  苦和尚修煉摩訶般若,把一身武道真氣,轉為佛門真力催動的摩訶戒刀,比烹云是稍弱,但配合九陰歸元劍,也是金光橫掃,漫天佛霞。

  黑衣道人一個念頭還沒轉過來,就被苦和尚發了一個利市,趁著烹云蕩開黑云,一刀給活劈了。

  嚴熹瞧著這兩個兇殘的徒弟,按落劍光,把黑袍道人的尸身收了。首\./發\./更\./新`..手.機.版

  也不用他叮囑,就看到兩個徒弟很勇的闖入了幸王府,遇到凡人就隨手拍翻,遇到左道之士……

  他們殺了黑袍道人,幸王府的左道之士,跑的比兔子都快,并沒有遇上。

  就在嚴熹還在暗忖:“怎么找寇香琴?”的時候。

  就聽到烹云一把嗓子,高聲喝喊道:“***人,安敢勾引我師父?”

  “有什么手段,沖著我來!”

  苦和尚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先是念了一句佛號,隨后喊了一句:“你如果愿意拜師,可以饒你不死!”

  嚴熹驚了,萬一把謝梅華收了,可咋整?

  急忙御劍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