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異仙列傳在線免費閱讀 > 20、狗頭追殺與穿越任務
  抱住了女朋友,嚴熹才想起小掛件,狂喝一聲道:“師弟,過來。”???.

  便在此時,化為狗頭怪物的男子已破窗而入。

  嚴熹目眥盡裂,他只是個網文作者,哪里有什么隨機應變,殺伐果斷?

  小說里他會寫,但真遇到事兒,救不救月池,成了一道極難的選擇題。

  月池睜開眼睛,嘴角輕抿,袖里飛出一點寒星,時機拿捏的分毫不差。

  就在狗頭怪物破窗的一剎那,這一點寒星也到了,扎在狗頭怪物的左眼眶上,這頭怪物狂吼一聲,翻身摔落了下去。

  月池一抖手,繩鏢收入袖中,頗有幾分小得意。

  荀青纓正睡的熟,忽然感覺臉上熱熱乎乎,一睜眼發現男朋友的大臉近在咫尺,又羞又惱,叫道:“你要干什么?”

  嚴熹顧不得解釋,急忙撲到窗口,看到樓下狗頭怪物掙扎兩下,緩緩站了起來,恐懼感頓時拉滿。

  他的小公寓在八樓,這頭怪物居然都沒摔死,生命力之強悍可見一斑。

  月池也湊了過來,得意的說道:“嚴大哥,我出手的時機不錯吧?”

  “這根雙頭繩鏢,是我二師兄給的,他還給了一葫蘆藥酒,喝了能增長功力。”

  “我最近修習雪山吐納術頗有長進,還把雪山劍法化入了繩鏢之中。剛才那一招,我幾天前還使不出來這么巧妙。”

  嚴熹瞧著正緩緩活動手腳的狗頭怪物,打斷了小掛件的顯擺,問道:“你能打得過它嗎?”

  月池小臉苦了起來,說道:“當然打不過啊!”

  “這家伙差不多有一流高手的實力了,我還差他遠呢!剛才就是出其不意,偷襲得手,正面對上,三五個我都是白給。”

  “嚴大哥,我們趕緊逃吧。”

  嚴熹毫沒猶豫,拉著月池,湊到了荀青纓身邊,再抓住了女朋友的手,毫不猶豫的發動穿越。

  荀青纓看到破碎的窗戶,本來想問一聲,究竟發生了什么?就看到男朋友,來歷莫名的小道士,還有自己都一寸一寸從空氣中抹去,心頭驚亂惶恐。

  狗頭怪物第二次沖上窗戶,雙手護住了臉面,落入入屋,見三人都消失了,露出一個獰笑,高舉一直大爪子,露出了一枚黑鐵指環。

  它也一寸一寸,從空氣中消失。

  荀青纓一個踉蹌,隨即落入一個寬闊的胸膛,她看到一個龐大的小道士,正扶住自己,忍不住驚呼了一聲,甩開了對方的手。

  嚴熹對月池叫道:“咱們觀里多了好些人,有幾人手腳不太干凈,你去看看他們有沒有拿了什么要緊的東西。”

  月池看到二師兄,臉上都是狂喜,上來就是一通亂蹭,嚶嚶的哭道:“二師兄,我想你了。”

  “我最近去了一個可奇怪的地方了,那邊的人都坐在馬桶上練內功,天天吃肉,喝帶真氣的黑糖水,還有法寶賣……”

  嚴熹一頭黑線,正要呵斥,就聽得一聲咆哮,看到一個狗頭怪物,在空氣中緩緩浮現。

  他震驚不小,叫道:“青纓,趕緊走,我來攔住它。”

  狗頭怪物居然還能追過來,嚴熹是說什么也想不到,但他現在可不是宅男寫手嚴熹了,是玄樓觀的道士宴溪,也是有一身武功的,肯定要給女朋友斷后。

  荀青纓現在還沒更好清楚情況,但是她看到狗頭怪物,毫不猶豫的扭頭就跑,留下來幫不上忙,只能添亂,她看到不遠處,有好些人,準備去求救。

  嚴熹仗著一身蠻力,抱起腳邊一塊巨石,就投擲了過去。

  還是月池靈巧,雙手一翻,雙飛燕子鏢先后飛出,直取狗頭怪物的右眼。

  小掛件想的不錯,只要射瞎了這只眼,狗頭怪物就全瞎了,他和師兄兩個勉強也就應付的來。

  狗頭怪物舉爪擋住了嚴熹砸來的巨石,雖然身子一晃,但卻怡然無恙,肉身強橫的驚人,面對月池的雙飛燕子鏢,他更重視一些,另外一爪擋在面門,想要抓住繩鏢的鏢頭。

  月池雖然得到雙頭繩鏢沒多久,但玩的卻嫻熟無比,長索崩的筆直,繩鏢的鏢頭在距離狗頭怪物半尺遠,驟然停下,讓狗頭怪物抓了空,另外一支鏢頭,卻悄無聲息的扎在它的肋下柔軟處。

  狗頭怪物狂吼一聲,掙脫了繩鏢,雖然肋下鮮血直冒,卻渾然不當一回事兒,身如狂風,直撲向了嚴熹。

  嚴熹這具身體,可是十多年淬煉過的正經習武之人,雙手作勢一擋,一招白猿拳的老猿蹬襠,就狠狠的踹了出去。

  狗頭怪物雖然體魄驚人,也略懂一些現代的搏擊術,但卻真不會武功。

  尤其是這種古典武術,講究的是虛虛實實,就算外家拳腳,也都是花招實招交錯,陰狠毒辣,防不勝防。

  它本擬跟嚴熹硬拼,憑借肉身的力量,生生把對方碾壓,一爪拍爆了對方,卻沒想到,剛撲至切近,胯下就挨了一腳。

  就算是化身了狗頭妖物,這處要害仍在,下腹劇痛,一爪就偏了方向。

  月池雙頭燕子鏢一抖,貼著狗頭怪物的臉頰,扎在了它的腮幫子上,小掛件隨手一拉,免得繩鏢被這頭怪物抓住,生生扯下一大塊的狗臉皮來。

  缺失了大塊面皮,露出了臉上的筋肉,狗頭怪物獠牙顯得更長,更鋒銳了,還帶了幾分喪尸風。

  嚴熹雖然應對得當,還是被狗頭怪物擦了一下,他身體一晃,又有吐血的沖動,但心底卻穩了一波。

  “這怪物雖然力氣大,但也沒比道士宴溪大到不能硬抗的地步,可以斗一斗!”

  道士宴溪常年習武,肌肉記憶,比宅男寫手的腦子反應要快多了。

  嚴熹還沒想明白,他的肉體已經先一步反應,大腳抬起,一腳就踹在狗頭怪物的咽喉處,把怪物踢的脖頸骨喀嚓一聲。

  此番交手,電光石火。

  雖然兩師兄弟占了上風,但狗頭怪物在地上翻滾一圈,站起來仍舊狗精狗猛,行動絲毫不見影響。

  它仰天咆哮一聲,氣勢反而更盛了。

  荀青纓還沒跑到地方,就看到一群人飛奔過來。前頭跑最快的是幾個保安模樣的壯漢,后面幾個醫生模樣的年輕人,大叫道:“必然是任務了。上次孫副院長殺了一個女的,就回去了一次。我們殺了這個狗頭,大家分攤經驗,也能回去精神病院了。”

  幾個穿著洗手服的小護士不敢上前,只在后面加油。

  鶯鶯燕燕,嘰嘰喳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