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異仙列傳最新章節目錄 > 234、你們雪山派怎么如此亂七八糟?
  嚴熹暗暗吃驚,心道:“這不就是喪尸魚船嗎?這樓山國,怕不是在鬧生化危機?要不就是有亡靈法師。

  他遠遠眺望,那頭海中巨獸身上的生機,極為古怪,明明已經斷絕,但卻另外孕育一股似生非生,似死非死的氣機,維持了肉身不腐,化為類似咸魚臘肉一樣的物質。

  這頭巨獸海舟,忽然張開大嘴,從大嘴里緩緩伸出一道甲板,上頭防落兩條怪模怪樣的舢板,向陸地上劃過來。

  嚴熹對烹云說道:“去問問那些樓山國的人,巨獸海舟賣不賣。”

  酒樓的伙計笑道:“他們絕不肯賣,就算肯賣也沒用,沒有樓山國的人,誰也駕馭不來巨獸海舟。”

  嚴熹沒有理會酒樓的伙計,揮手讓他下去催菜,烹云興致勃勃的去了。

  一個多小時后,烹云回來說道:“樓山國的人,不肯賣船,但聽說我們買船去銅椰島,說可以搭載我們一程,一個人只須百兩紋銀。”

  “我用隱身術,上船去抓了一趟,覺得還算闊敞,就答應了下來。他們只是出售貨物,補充食水,幾天后就出發,我們到時候登船罷。”

  嚴熹說道:“他們認識銅椰島,倒是好事兒,省的我們在海上亂轉不知道幾時才能見到拿云叟老師。”

  烹云嘿嘿一笑,心道:“師父怕是不怎么想見拿云叟師翁。”

  小師妹變成了小徒弟這件事兒,烹云自忖,若是自己換位思考,只怕也很頭疼。

  嚴熹的確很怕見到拿云叟,不然也不會想要弄甚海船,只是出于政治正確,他并不能明說,只能含糊其詞。

  師徒幾個敲定了海船,嚴熹就提議,這幾天去附近的名勝轉一轉,烹云早年行走天下,苦和尚也聽前任師父苦玄,說過袞朝的風土人情,兩人都算是有見識的,當即提了幾個泉州府最有名之處。

  嚴熹正在做選擇題,就聽到一聲厲喝:“烹鶴!今日有緣,狹路相逢,我們來斗劍吧!”

  嚴熹腦子里還在轉,有人公然要跟我徒弟擊劍?忽然就反應了過來,扭頭看去,果然是曹八月和白梨花。

  白梨花見到了嚴熹,微微一笑,搖了搖小手,招呼了一聲。

  嚴熹亦回了一記招手,叫道:“兩位…何不過來一起飲酒?”

  曹八月和白梨花,一個氣憤憤,一個喜滋滋的過來。

  白梨花還安慰道:“我師兄跟烹鶴有些私人恩怨,不須去理會,讓他們斗一斗也好。”

  曹八月若不是知道,兩方師門都有規矩,不允許在凡人面前肆意使用仙家法術,早就直接拔劍砍過去了。

  烹云瞧了一眼嚴熹,滿臉都是躍躍欲試,嚴熹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去吧!”

  烹云立刻就站了起來,曹八月跟他并肩出了酒樓,兩人看起來,倒像是一對好朋友。

  嚴熹想起一事,問道:“令師兄如今劍術也能雷音了么?”

  白梨花笑道:“牛寶寶,你胡說什么?我師兄才入身劍合一之境,還沒二十年,如何就能臻至劍仙之境?

  “世間法界的九重天,一重難過一重,身劍合一之術,想要修煉至出神入化,圓融無暇,都是數百年苦功起步了。”

  苦玄和寇香琴,聽到牛寶寶三個字,都以為是嚴熹的呢稱,各自暗道:“我師父跟這位女修,關系好暖昧,居然叫他牛寶寶!”

  嚴熹卻微微驚訝,想了一會兒,問道:“上次斗劍,烹…也是身劍合一吧?”

  白梨花笑道:“自然也是!他入道還沒我師兄早。你有什么好吃的快些拿出來,我還真的餓了。”

  白梨花對嚴熹頗有好感,也不見外。

  嚴熹卻有點坐立不安,他先是掏了些甜點,都是最近給小徒弟寇香琴準備的,搪塞了一下白梨花。

  心頭暗道:“這么說來上次兩人斗劍之后,曹八

  月還沒突破境界,我這個逆徒卻在斗劍大會時,就已經劍光化虹了。現在這個逆徒更修成劍氣雷音,曹八月還是沒有突破境界”

  “待會,他不得把曹八月羞辱成狗一般樣子?”

  “上次他的老師是岳云心,這一次他的老師可是我啊!”

  “這可該怎么辦?”

  “早知道曹八月劍術進境這么差,我就應該勸阻啊!”

  他對苦和尚說道:“徒兒,你去替師兄掠陣,若是有什么不妥,趕緊分開兩人,莫要傷了和氣。”

  苦和尚答應一聲,卻沒敢動彈,他上次偽裝了樣貌,但一身摩訶般若的修為,卻隱瞞不來。

  若是他一道金光,駕馭摩訶戒刀飛出去,曹八月不得聯手揍他們師兄弟兩個?

  白梨花聽嚴熹叫苦和尚徒弟,苦和尚又是“烹鶴”師兄?叫道:“你怎么拜在了岳云心的門下?”

  嚴熹訕訕的說道:“我拜師拿云叟谷神葉!”

  白梨花呆呆片刻,說道:“豈不是比我輩分還要大了?”

  “烹鶴呢?又怎么會變成你的徒弟?”

  嚴熹答道:“他闖了太多的禍事兒,被岳云心攆出門庭,我剛剛缺個隨身辦事的人,就…

  “嘿嘿,收了做徒弟。”

  白梨花這一次,是真的驚了,叫道:“你們雪山派怎么如此亂七八糟?”

  苦和尚輕念了一句佛號,心道:“我身邊的小師妹,原本是拿云叟師翁內定的大徒弟。后來先收了我老師,就變成了內定的小徒弟。”

  “現在又變成了徒孫…比烹鶴烹云變來變去,還要亂七八糟。就是此事兒乃我師門秘辛,不能跟價吐槽,說說八卦。”

  “不然小師妹會哭。”

  白梨花只覺得,今日遭遇之奇,簡直匪夷所思,拿云叟這種前輩,忽然收了個徒弟,也不算奇怪,但偏偏這個徒弟跟她熟識,還有莫大關系。

  她一想起來,鄢破是梁夢夏的老師,梁夢夏是嚴熹的老師,如今自己也算是拿云叟的“前輩”,就忍不住吃吃而笑。

  嚴熹也不知道,她開心些什么,順口問起來月池和顧兮兮。

  “不知道月池和顧胖胖,現在如何?”

  白梨花笑道:“月池還好,我小師妹不叫顧胖胖!”

  嚴熹面有赧色,說道:“也是,我記得她姓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