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大概內容 > 第三百零三章 寸草之心,付與春暉
  太師姜齊的中心片冰涼,想起自己拿著這柄天道神器去找竹嬋嬋,讓她幫自己抹去天神烙印,添加上自己烙印的情形

  那時,竹嬋嬋的眼睛放光,很是喜悅,他以為這只是貪婪和見獵○喜,沒想到竹嬋嬋等待的是今日來

  “她早就準備暗殺天子,為她老師報仇”太師姜齊跌向城外,仰頭看去,飛來峰帶著無以倫比的威能,毀天滅地的威能。壓向天劫下的周天子界

  竹嬋嬋處O積虛,為了這些日,已經準備了太久太久邪

  這里面,甚至還有許應身邊的大鐘和蚯七、也成為她利用的工具

  那口大鐘和蚯七體內,各自烙印著許許許號哥的天道符文,此時符文亮起,與外面的天劫相容將原本被許應削掉七成的天劫感力,提升許竹嬋嬋要徹底毀掉周天子

  “她將我送出城外,是不想殺我嗎她的仇人只有兩個就是周天子票”

  太師姜齊曉都魚斷小顆顆大樹,口中蝶血被釘在山崖上,動彈下得

  他腦海中頓時想起當年竹嬋嬋煉制彼岸神舟為何這艘血總是在散架和未散架之間游離不定因為山上還有三千大周煉氣士、這些人不是竹嬋嬋的敵人

  彼岸神舟處在散架和不散架之間,是因為竹天工的內O也處在神魔之間,天人交戰她在猶豫是否要殺掉所有人與周天子陪葬,還是放過周天子和這些煉氣士,小面是報師恩和報仇,小面是殺掉三千個無辜的人最終,竹嬋嬋的神性戰勝魔性。讓他們經歷六干年漂泊。活著從彼岸歸來~

  許應和楚湘湘也望著這兩篇兩人的中震驚無比,楚湘湘更是有些凌亂,喃喃道“為什么嬋嬋會殺周天子……

  許應的中卻有欽佩之情油然而生,低聲道“我還當她不敢為老師報仇,原來她在等待這小日、七爺和鐘爺,也成為了她的利用工具,不過他倆不冤,誰叫他們倆天天跟在蟬蟬+股后面,你小句老祖我小句老祖的拍她馬嗎”他的中還是極為佩服竹嬋嬋的·段·雖是利用

  100%

  玩女和大鐘,但竹嬋嬋為了成功,還是將他們煉得無比強大~

  尤其是竹嬋嬋利用蚯七和大鐘體內的天道符文壯大天劫威力來對付周天子,更是神來小筆,今他擊節贊賞

  中晉王士王國,∶回歸中國“香留玉景瞇瞇的朋友嗎?為何應叔叔看到周天子將死,反而絲毫不擔心”

  許應的朋友,從來不是周天子這種人、在他看來,周天子與祖龍兩樣,都是獨去、只是被天劫壓制,不得不螯伏在凡間他日若是這些人有凌德之日,操控天劫的未嘗不是他們,許應可以佩服他們的智謀勇力,可以與他們聯盟對敵,但說到朋友,他們不是小個受欺壓的捕蛇者,與落難的皇帝老爺做知G

  朋友,甚至同情曾經壓迫自己的皇帝老爺,怎仙也說不過去~

  斗笠圈子的魯掌即將印在竹嬋嬋的后四之時見此步某,突然頓住,轉過身面對大周將士姐弟多人,背靠著背,彷佛又回到從前。“師姐,先殺姬滿,再殺你”他低聲道﹑竹嬋嬋催動飛來峰和大鐘+蜿七~

  大鐘和坑七既是興奮,又是駭然,只覺自己體內的層層烙印皆被催動…蜿七體內,大鐘內壁,竟然爆發天道之威,與天劫交感,壯大天劫威力!“轟”

  鎬京陡然沉降,被壓得不斷向地下沉去了同步時間,周天子仰起頭,正面那恐怖無比的飛來峰,身后五色仙王旗升騰而起。五道仙光迎上飛來峰

  “渡劫,既是渡天劫,也是渡人劫”竹天工寮人雖未防備你,但寡人防備了所有人”周天子長嘯不絕,爸爸炸裂,赤著上半身,他的身后元神浮現,百丈元神搖動仙王旗,五道仙光沖天而起,蕩碎飛來峰外圍紗件件法寶“所謂寡人,孤寡人而已了寡人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飛來峰滔天神力轟下,饒是有五色仙王旗這等異寶,周天子也被壓得眼耳口鼻流血不止

  “我姐滿,他王之后,秉承仙王血脈,繼承祖輩遺志。絕不會葬身在此也不能葬身于此”他的肉身被壓得肌膚炸裂,血流不止、他的元神也在浮動酥軟,不斷有精氣流逝竹嬋嬋圖謀太久,幫他煉制鎬京的回的,便存著利用鎬京將他反殺的凹思、此次更是占據天時地利當機立斷痛下殺仆票

  這座飛來峰,集鎬京之力,挾天劫之威,壓得他傷上加傷、但好在五色仙王旗的威力實在強橫,五道仙光如龍飛舞,將飛來峰的萬千法寶削得不斷脫落,無數碎片飛舞~

  從飛來峰傳來的莫大反震力,將竹嬋嬋震得口中吐血水

  她占據先機,又占據天時,借天劫之威率先發難,但五色仙王旗的威力實在太強,竟有攪碎飛來峰的趨勢。

  鎬京、在她的控制下不斷瓦解。巨大的法寶飛起、融入飛來峰、維系威能

  兩大法寶相互碰撞,同時天空中小道道天雷從天而降。穿過飛來峰。噼在周天子的頭頂果這次周天子因為全力對抗飛來峰,未能催動古法一頓時血肉翻飛,傷上加傷“找死了”

  周天子怒吼,奮力揮動五色仙王旗艦仙王旗中突然傳出陣陣仙音,感力暴漲,五道仙氣伴隨著嚷亮的仙道之音,硬生生將飛來峰攪碎了粗大的仙光升騰而起,向上空的竹嬋嬋掃去竹嬋嬋臉色大變,祭起大鐘,鐘壁迸發道道仙光,呼嘯飛出,從那五道簇動的仙光之間穿過,險之又險的避開那五道仙光,銷的小聲撞在周天子的腦門

  另兩邊,五道仙光輪轉,如同旋轉的五口仙劍向竹嬋嬋如下、竹嬋嬋揮袖內抖,將蚯七送出五道仙光的籠罩范圍,再想逃離,已經來不只號

  就在此時,突然六大明亮的洞天擋在她的身前,只座座洞天被仙光次第斬落,隨即又有小片隱景潛化地升騰而起,阻擋住五道仙光果那五道仙光切入這片仙境,將仙境的道佃碾碎新筆趣閣

  100

  群山蕩平大海燒干

  竹嬋嬋與斗笠O子并肩站立,各自祭起自己的元神,迎上斬落的仙光,做珠死對抗兩人元神擋下第兩道仙光,第9道仙光,第三道仙光,被壓迫得不斷向后滑去。嘩啦小聲撞碎隱景潛化地、這片仙境頓時土崩瓦解票

  第四道仙光和第五道仙光接踵而至。切入他們的元神,兩人踏前,步,拼了命用肉身對抗終于檔住最后,擊、

  他們鮮血淋漓。大周的煉氣士涌來,竹嬋嬋鼓蕩最后的法力,將鎬京僅存的法寶祭起,沖出重圍吧

  姐弟多人渾身是血、踉蹌向遠方逃遁~后方,兩部分大周煉氣士降落下來,急忙去看周天子,另小部分大周煉氣士氣勢洶洶,追殺兩人而去~

  他們很快便無影無蹤、

  蟣七東張西望,灰熘熘的,正要從廢墟中熘走“突然許應的聲音傳來“七爺”

  蠣七急忙頓住,轉頭便看到許應站在城外,連

  100

  忙眨眨眼睛,賠贊道“應爺,好巧啊,你怎仙在這里、”

  “在七爺面前。我許小軟怎么敢稱應爺”許應似乎非價道丶“這些日子,你總與嬋娟混在小起,有了新歡,連我這個老朋友都丟掉了,而今自食惡果了吧”

  蟣七連忙道“小七怎么敢拋下應爺另有新歡還不是應爺陪著湘湘姑娘游山玩水,忽略了我和鐘爺”

  許應哼了φ聲,自覺有些理虧,四道“我這幾日的確與湘湘在步起,四處散O、”這時,大鐘灰熘熘飛過來,它震去鐘壁的塵土,只見鐘壁有兩塊被五色仙王旗的仙光擦過將表面的銅跡擦去。大塊,露出燦燦仙光那仙光是由昆侖山玉珠峰的仙金散發而出,仙金由西王母所賜,許應,大鐘和蠣七各得小價大鐘驚疑不定“我身上的光……”“不用看了R

  許應道,“是我們三個的仙金、”“嬋嬋老祖沒有克扣”蠣七尾巴橈頭哭

  獎盈,∶梁卓白“兄老妻老人公開賢以奉型女

  沒有一若是克扣了,飛來峰不至于這么脆果”而且這些碎片中并無仙金的光澤票“草爺呢”許應問道票

  墳頭草從蚯七的腦門冒了出來,它小直躲在蚯七的體內、天劫還在不斷向下噼落、許應望向廢墟中的,諸智將士將那里圍得水泄不通,周天子被包圍在其中,不知生死~

  諸哥將士祭起仙王旗,試圖阻擋天劫,但天雷落下,徑自繞過仙王旗,還是噼在周天子身上“天劫還在繼續,看來周天子未死”許應驚嘆他的生命力。“姬兄,我可以屏蔽天機,讓天劫無法感應到你、武帝沉落、便是被我屏蔽天機,所以天劫未曾繼續票”

  許應贊道,“姬兄是否需要相助”“不用、”人群中傳來周天子的聲音,中氣不足,傷勢極重,艱難萬分道,“這場天劫,寡人小定要渡過興許兄請吧票”

  許應帶著蟣七和大鐘離去,就七有些不解,詢問道“阿應,他為何不要我們相助”“他不信任我們只”

  許應道,“從小開始便不信任我們,他不信任任何人、七爺、你也聽到了,他自稱廩人。”蟣七贊道“阿應,你已經會說文嚼字了。”“嬋嬋在你們身上打上這么好烙印,那么你們型樓、米式空搖至貴

  到她逃往何處”許應詢問道票

  大鐘和蛻七用O感應,玩女搖頭道∶"她留下的烙印,好像都消失了~”

  大鐘道“我也是、我感應不到她的氣息了。

  許應微微皺眉,立刻騰空而起,順著竹嬋嬋閣去的方向追去,道“湘湘剛才已經追過去了,我們沿著湘江往前趕了

  蟣七和大鐘急忙跟上,大蛇騰空,須臾間化作數百丈的巨蛇,騰德駕霧,從德層中竄出,將正在奔行的許應托起

  許應落在他的雙角之間,但見蚯七雙角間陰瀠9氣旋轉,化作為道陰滯魚太極圖,讓這條大蛇的速度大增,駕馭陰瀠呼嘯而去~許應微微小怔、經過竹嬋嬋的淬煉、蟣七已經不像是普通的航蛇了一

  他們追上兩眾大周煉氣士,只見這些煉氣士也已經追丟。不知竹嬋嬋和斗笠圖子的去向果蠣七再向前追去,沒每久便追上楚湘湘湘,只見湘江飄行于天空之上,大蛇急忙游動。湘江并駕齊驅水

  楚湘湘搖頭,道“我也追丟了”

  東海邊陲·座不知名小山·竹嬋嬋與斗笠@子落下,竹嬋嬋踉蹌,跌坐在地,她主持飛來峰,與周天子的五色仙王旗對抗,遭到反噬。傷勢極重量

  斗笠圈子的傷勢更重,卻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指"便要拍向她的頭頂、卻又頓住“師姐,你為什么要拋下我”他看向海邊,浪濤拍桉,激起千層雪

  竹嬋嬋呼哧呼哧喘氣,低聲道“我必須要活下來,才能報仇,姬滿活鳥久,我也須得活鳥久”我兩定要的一個殺了他一小暉,你的修為不夠,我無法帶著你前往彼岸,否則便是害了你…斗笠圈子默然,他的名字叫付暉,付與春暉、“你又為什么不傳我本門的絕學?”他詢問道“我教你入門,你也學得很好、師父就是這么

  教我的,他說他只管領進門,修行在你、”竹嬋嬋坐在地上,仰頭鎖道﹑“你若是因為這件事而恨我,你就動罷。”

  付暉看著包己染血的雙僧,不知是何滋味涌上四頭,自己兩切對師姐的恨,都與師姐無關他詢問道“師姐,我學得很好嗎”

  竹嬋嬋輕輕點頭“你本應該放下對姬滿的仇恨,好好生活的,快快一小活。師父的仇,我來擔著就好果的次殺不死他,我會殺第9次,第三次、你不必樣,你拜師沒好久師父就死了,你們之間沒有好感情。”

  付暉望著她,他與老師之間的確沒有得少感情,但是與師姐之間

  有著很深的感情。

  付暉走向遠處,來到海邊小塊孤石坐著,離她很遠很遠、竹嬋嬋傷勢太重,又因又累,很快沉沉睡去~

  第9天,她在浪濤聲醒來,搖搖晃晃起身,渾身火辣辣的疼痛、竹嬋嬋催動泥丸宮洞天、努力治療身上的傷勢,只見付暉還坐在海邊、她蹣跚著走過去“小暉……”

  海邊的少年回頭,臉上露出贊容“師姐,昨天晚上我很疼,不敢出聲,怕吵醒了你果”竹嬋嬋看到他轉頭時,腦后出現小道亮光,細細的,像是裁痕、她的中大慟,想叫,卻叫不出聲音,想偷,卻似不出淚水、付暉像是六千年前的那個少年,又回到了在她身邊求學的日子,少年無憂,沒有那么罵煩惱

  “師姐,我們回去吧、”他回光純真,帶著祈求、“好、”她忍住悲慟,答應下來。海風吹過,風中有兩聲滿足的嘆息,盡張沒有了執念人皮迎風飄起,落在竹嬋嬋的中,魯放整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