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大概內容 > 第七十七章 熟能生巧
  拄杖老者遠遠便聽到許應等人的聲音,這些少年有說有笑,時不時夾雜著一陣鐘聲,還有大蛇絲絲的笑聲。

  拄杖老者冷笑:“你們現在笑得有多開心,待會便會有多驚恐。這次是吃獨食,得速戰速決,免得其他老鬼跑過來!”

  許應第一個進門,郭小蝶不知說了句什么,這少年一邊邁入門一邊回頭笑道:“大晚上的,誰能在你胸口踩兩腳?莫非鬧鬼?”5

  他正說著,突然大鐘自他身后浮現,威力暴漲,咣的一聲,洪亮的鐘聲震得眾人七葷八素!

  大鐘表面,一圈圈厚重樸實的紋理浮空、旋轉,內壁雕琢的萬物圖案,也在這一刻仿佛活了過來,萬物競發,生機勃勃,蘊藏莫大威力!

  許應也自納悶,不知大鐘為何突然爆發,又聽得一聲悶哼傳來,急忙看去,只見那位指點他們此地有鬼的拄杖老者,被大鐘震得倒貼在鎮魔殿的墻壁上。

  許應連忙道:“鐘爺,是那位拄杖的老先生,不是惡人!”

  大鐘連忙止住暴漲的威勢,訥訥道:“我察覺到有陰氣飛速接近你,又聞到搜-索-擇-日*飛*升*愛/好/中,文。網看最新章節一股雷劫的焦糊味,便慌了神,唯恐飯碗唯恐你被厲鬼所傷,這才出手。不曾想,傷到了恩公!”

  那拄杖老者險些被震得魂飛魄散,聞言連忙道:“老朽是鬼,當然有陰氣。我當年渡劫,元神被劈散了,所以就算成了鬼,也帶著雷劫的焦糊味。你們幾個少年,怎么又來了?快點,摳我下來!”

  許應飛身上前,把他從墻上摳下來。

  那拄杖老者見他近身,惡向膽邊生,瞥見他回頭,利爪便探入他的體內,要將他魂魄扯出,先吃掉魂魄再說。

  不料他剛抓到許應肌膚,便抓到了許應的魂魄,實心的,根本抓不動,震得他五根指頭也折了。

  許應疑惑,回頭看了看他,又繼續轉過頭,與郭小蝶說話。

  “就是鳳仙兒找你的那天晚上,我睡得香甜,早上起來,就見穿的不知是誰的舊衣裳,兩邊胸上一邊一個鞋印。”郭小蝶說起那晚的事,嘖嘖稱奇。

  那拄杖老者痛得面容扭曲,急忙把折斷的五指掰正,心中驚疑不定:“我被天劫毀了肉身元神,剩下的魂魄雖然不如從前,但也保留了一點元神的力量。別說一個小鬼頭,就算是鬼王,我這一爪,也抓死了!這小子的魂魄怎么這么硬?”

  許應想起郭小蝶胸口的腳印,有一個是自己踩的,便有些心虛,轉換話題,笑道:“小蝶的御劍訣參悟得如何了?你若是有不懂的,盡管問我,我包教包會。”

  郭小蝶應了一聲。

  元未央抬頭張望,道:“天要黑了,

  咱們快走。到了晚間,這里不知是什么陰間模樣,遲了便走不掉!”

  許應稱是,回頭向拄杖老者道:“承蒙老先生照料,晚輩們明日再來!”

  眾人相繼跳入水缸,濺起水花便消失不見。

  那拄杖老者目露兇光,看到蛇妖落在最后面,腦袋已經插入缸中,心中大喜:“瞧這條蛇,肥嘟嘟可愛,氣血旺盛,肯定大補陽氣,便先拿這條大蛇開葷!”

  他飛身上前,雙手指甲瘋長,向七尾巴插去!

  就在此時,七尾尖揚起,尾尖卷著一把青紙傘,噗的一聲打開,傘中似藏著一輪太陽,驕陽勝火。

  光芒映照之下,那拄杖老者發出凄厲慘叫,被那把青紙傘鎖定,身不由己飛入傘中,厲聲叫道:“青陽寶傘,萬法不侵,諸邪辟易,果然名不虛傳!”

  頃刻間,他便被煉得魂飛魄散,一點不滅真靈,也被紙傘送入七體內,壯大他的真靈。

  “唰!”

  青紙傘自動合攏,恢復如初。

  這紙傘是七平日里用來遮陽的,尾尖卷起,可以送到自己腦袋上遮蔽太陽,不曾想此刻救了他的性命。

  七察覺到動靜,又從缸里拔出腦袋,回頭看了看,疑惑道:“好像有什么聲音搜-索-擇-日*飛*升*愛/好/中,文。網看最新章節那位老先生跑得真快!他為了我們的安危,居然提前守在這里,送我們離開自己也離開了。”7

  “陰間自有真情在!”他感慨一聲,鉆入水缸。

  許應與元未央、郭小蝶分開,索性搬到梧桐宮里居住。反正鳳仙兒逃跑了,這里空著也是空著。

  許應搬入梧桐宮,大鐘和七自然也要搬進來,這兩個家伙立刻跑去挑房間。

  外面傳來敲門聲,許應開門看去,是郭小蝶找上門來,這大姑娘扭扭捏捏了半晌,也不說明來意,突然取出一卷薄薄的書卷拍在許應手里。

  許應微微一怔。

  郭小蝶道:“你要傳我御劍訣,我肯定不能占你便宜。我郭家絳宮秘藏的尋龍定位術是不許外傳的,愛好首發但每個郭家姑娘都有一次例外的機會,就是傳給郭家的姑爺。我郭小蝶的姑爺肯定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不稀罕我郭家的玩意兒,所以我把我這份嫁妝先拍給你,這樣就不算壞了郭家的規矩!”。

  許應錯愕,笑道:“小蝶巾幗不讓須眉,是女中大丈夫。”

  他收下郭家的尋龍定位術,散發劍

  意,悉心教導郭小蝶。

  郭小蝶是把許應逼到動用元育八音也不能取勝的人物,資質和悟性都是極佳,郭家又是武雄世家,有著溫養劍氣的底子,學起來極快。

  只是御劍訣不僅需要對劍術有看很高悟性,而且還需要對神識有著強大的操控力。許應之所以與元未央合作,補全御劍訣,就是因為元未央在神識上的造詣高出他太多。

  “小蝶,神識運劍上,你若是還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問元兄弟。他與我合創了這門御劍訣,對神識運劍還在我之上。”許應道。

  郭小蝶聞言,暗暗后悔:“早知道,

  我就拿著嫁妝,嫁入元家去也,做什么女中大丈夫?和未央哥哥郎情妾意豈不是更好?”

  但她生性豪爽,過一會就忘了此事,全心全意學劍。

  梧桐樹上,許應監督她練劍,擔心她跌落下去,后來想到郭家的云梯天縱精妙絕倫,翻身一縱,速度極快,不至于摔死,便自離開。

  許應向山下看去,只見蒼梧宗又來了許多雄師,戴上無常面具,一個個跳下碧

  湖潛入蒼梧之淵,心道:“不知道皇帝修煉的是什么法門,為何天天需要這么多陽氣修煉?”

  他返回梧桐宮,取出郭家的尋龍定位術,讀了一遍,便知絳宮的奧秘。

  郭家的尋龍定位術,是定絳宮的方位,絳宮秘藏作為人體六秘的中樞,主掌心力,心強則力強,因此郭家的攤師,無論男女,在力量上都有過人之處。

  尋龍定位其實不難,只要有功法,就可以尋到。難點在于如何打開絳宮秘藏。

  普通人在成為雄師之前,不懂煉氣,力量弱小,根本不可能打開絳宮秘藏,所以一定需要一個信得過的大雄,助他開啟秘藏。

  世家能夠掌握控制攤師,江湖門派能夠存活下去,就在于他們擁有尋龍定位術,又有大雄可用。

  一個普通人,就算資質再好,也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打開秘藏。

  除非是煉氣士。

  許應就是這樣的煉氣士。

  他憑一己之力打開了泥丸秘藏,轟開混沌泥丸,化作一座洞天,在混沌海中釣取肉身活性。

  此次打開絳宮秘藏,也是輕車熟路。

  他的絳宮秘藏位于左心室中,藏在希夷之域心岳仙山之內,許應神識飛入心岳仙山,心道:“心中內藏一眼,叫做心眼,絳宮秘藏便在心眼之中!”

  他尋龍定位,來到山體內部,神識在山體中穿梭,終于找到一處心眼穴竅,如同火焰之眼。

  他神識進入其中,眼前一片火海

  彤彤的大火遮蔽視野,不見外物。

  “尋龍定位術上說,絳宮炎炎偃月

  爐,靈臺寂寂大玄壇!在心眼中打開一座偃月爐洞天,壯大心火,是采絳宮秘藏力量的所在!”

  許應鼓蕩神識,存想萬山尊九疑的道象,調動道象威能,向心竅轟去!

  一聲大響傳來,心竅火海劇烈動蕩,伴隨著許應這一擊,火勢愈發猛烈,團團火焰向更深層空間塌陷!

  頃刻間,一座洞天形成,形態如同半個月亮掛在火海中,頓時火勢更旺!

  這就是所謂的絳宮炎炎偃月爐!

  許應開啟了絳宮秘藏,便只覺心力暴漲,一股股熱氣從心竅涌出,流遍四肢百骸,說不出的舒坦。

  他剛才還有些困意,此刻困意全無,當即起身來到梧桐宮外,輕身一縱,跳到半空中。

  瀏*覽-器*搜/索-擇*日-飛/升=愛.好*中?文+網看最新章節他腳踩云梯,大步蹬梯,猛然又是一縱,跳入云端,再是一縱,跳到千百丈外,速度之快,比御劍術也不遑多讓!

  許應如同靈猿,在空中跳來跳去,說不出的痛快。

  玩面片刻他這才惠美團團劍氣空

  玩耍片刻,他這才裹著團團劍氣,穿窗而入,進入梧桐宮。

  這一夜雖是平靜,但卻有一雙目光一直望著天空,隨著許應的身影移動而移動,待到許應遍體劍氣飛入梧桐宮,這才移開目光。

  “兼通雄術與煉氣,輪轉無礙,比周齊云高明多了。”

  圣神皇帝劇烈咳嗽,臉色被咳嗽憋得漲紅,過許久才平復下來,揮了揮手,道:“陳公公,去把許應請來,朕要見他。”

  那紫衣太監陳公公聞言,心中一突:“請來?”

  “沒錯,請來。”圣神皇帝重復一遍。

  陳公公凜然,躬身稱是,道:“若是周老祖阻撓呢?”

  “朕畢竟還是皇帝。”

  圣神皇帝咳嗽一聲,淡淡道,“何況仙上人相魚晉子占作你土吧”

  他與人相爭,又受了點傷。你去吧。”

  陳公公稱是,轉身離去。

  梧桐宮前,許應剛剛打算就寢,忽然聽到敲門聲,起身看去,卻是一個俏麗的美婦人身披白貂絨的紅色長袍站在外面,被月光和梧桐宮內的燈光照得肌膚勝雪。

  那美婦人香氣動人,身材高俏,眉眼含波,妝容顯然是精心打扮過的,衣領裹著秀肩,鎖骨可斟美酒,抹胸不高,秀色可餐。

  許應嗅了嗅,她身上的香味兒,是一種熟透了的水蜜桃的味道。

  她身軀向許應微傾,笑吟吟道:“妾身是小蝶的二姨,子夜冒昧來訪。許妖王方便讓妾身進去坐坐么?”

  許應認得她,見她要往自己身上靠,急忙側身避開,心道:“當初鐘爺就是這么訛上我的!我豈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那美婦人正是李櫻珠,那日見許應油

  鹽不進,對送上門的郭小蝶連吃也不吃一口,于是便誤會了。

  今日她瞞著郭躍,子夜造訪梧桐宮,便是動了異樣心思,要拿捏住他,讓他不得不講解御劍訣的奧妙。

  她的心思也巧妙,精心裝扮,半遮半露,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會露一點兒,不多不少,讓人怦然心動。

  這便是熟能生巧,不是郭小蝶那等莽婦所能比的。

  她正欲再施手段,讓許應不再矜持,便聽背后傳來陳公公的聲音,道:“許公子,咱家奉皇上之命,來請許公子入殿覲見。郭夫人,你的事,還請稍待。恕罪。”

  李櫻珠臉色羞紅,急忙長衣裹住身

  子,側身與這太監錯過、縱身一躍,跳入云端,消失了蹤跡。

  許應大贊:“二姨的身手真俊!這一

  手我便比不了!”

  陳公公一身紫衣,頗顯貴氣,笑道:“郭夫人的本領自然極高,只是喜歡玩鬧。許公子,這邊請。”

  許應笑道:“皇帝今日才想起來找

  我,不過不算晚。公公請引路。”

  瀏*覽-器*搜/索-擇*日-飛/升=愛.好*中?文+網看最新章節陳公公心頭微震,躬身相請。

  許應跟著他,一路下山,不過多時便來到蒼梧宗的大殿,陳公公躬身,請他入殿,自己則留守在殿外。

  這座大殿里生著火爐,不止一座,而是十幾座,爐火燒得旺旺的,將大殿內蒸騰得燥熱。這些火爐在煉丹,其中最為貴重的一味藥材,便是陽氣!

  許應盡管來過這里,但上次只是他的意識與九疑相容,此次還是第一次踏足此地,才一會兒便感覺自身的水分都要被蒸干了。

  “朕也修了妖法。”

  許應突然嗅到了香火氣息,便見圣神皇帝從一座煉丹爐后走來,道,“也就是你們所謂的煉氣士功法。只是朕練得并不順。”

  許應看到他躁郁的面孔,突然心中一動,驚聲道:“你心火旺盛,壓垮了身體!你打開了人體六秘的兩個秘藏!一個是你李家的秘藏,另一個是郭家的絳宮秘藏!”

  圣武皇帝面色陰沉,渾身是汗,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聲音沙啞道:“沒錯,朕祖傳玉京秘藏,朕娶了郭皇后,又修煉了郭家的絳宮秘藏。不僅如此,朕還是神州的大帝,統一天下信仰,無數黎民百姓念誦供奉,我便是神州最尊貴的神祇!”

  許應忍不住道:“可是你還是打不過周齊云。”

  圣武皇帝低吼一聲,雙目赤紅,死死盯著他。過了片刻,方才道:“所以,他去修煉妖法,朕也去修煉妖法!朕要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