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大概內容 > 第一百五十章 你就是大恐怖
  許應感受到了強大的執念,伴隨著陣陣陰風,執念不知從何而來,扭曲了太乙小玄天的時空。

  這股執念,遠遠超過被剝皮的白衣儺仙的不死執念,超越望鄉臺那些不死不活的人復生的執念!這股執念,僅次于蒼梧之淵中,那些攀爬在峭壁上試圖爬出深淵的人們!

  執念有怨,有恨,有戰斗的意愿,有瘋狂,有殺戮,有不舍,還有對生的渴望。但更多的是恐懼!

  這股執念似乎到影響了時空的曲度,像是將過去的某段時空,折疊到了現在!又像是把現在,折疊到了過去,進入某一段歷史。"難道,這就是朱家老神仙所說的大恐怖?"

  許應看著走來的自己,眼前這一幕,如真似幻,顯得極為不真實,又顯得極為真實。那個自己比現在的他,模樣要大幾歲,正處于二十來歲的青年時期。

  他從風沙中走來,身后的衣袂與風沙一起飄飛,抖動不已。

  許應看著那個風塵仆的自己來到他的身邊,停下腳步。許應打量這個自己.那伺他,像是數年之后的他,更為成熟更為自信、眼神無比明亮。他面帶邪魅的笑容,顯得邪惡而強大,不可一世。

  那個自己像是沒有看到他,只是頓了頓腳步,便繼續迎著許應走來,與他身體重疊。這一刻,許應突然間像是轉變了視角,從先前的自我視角,變成了另外那個自己的視角。

  許應急忙向天空看去,適才還在與天道余威碰撞的大鐘不見蹤影,非但大鐘消失無蹤,甚至連那漫天天道霞光,也紛紛不見。"大恐怖真的來了?"

  許應心中凜然,急忙呼喚玩七,然而牛七爺也沒了蹤跡,不在他的肩頭,也沒有在衣領中藏著,更不在他的希夷之域中。許應心中一涼,蟣七和大鐘,仿佛從來都不曾存在過。他關于蛻七和大鐘的記憶,也一陣模糊。

  他從前經歷的一切,都仿佛他的幻想,蚯七和大鐘,像是他想象出來的朋友。他是魔頭,逆行天路,推毀天路,摧毀一切的魔頭!

  他喜愛殺戮,喜歡毀滅,對一切充滿了破壞欲望。

  許應晃了晃頭,覺得自己記起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沒有記起來。這種毀滅的沖動,破壞的欲望,難道真的是當年的他?"不對!我并沒有回到過去,過去也未曾折疊到現在!"

  許應仔細思索,突然醒悟過來,低聲道,"我只怕也未曾充滿破壞欲和毀滅欲。這一切,只是太乙小玄天的執念作祟!小玄天的執念,影響到現實,讓我誤以為回到過去!"他環視四周,太乙小玄天是天路上的驛站,這里因為誅魔之戰死了太多的強者。

  這些雖者是來自諸天萬界最強大的戰十,每個人都是飛升期的煉氣十。經歷了嚴延的選拔才能代表他們所在的清天世界出戰!他們平無道感召,為了保護諸天萬界而戰,在此地與大魔頭對決,戰死于此。

  "萬界最強煉氣士的執念,與太乙小玄天相容,變成了小玄天的執念,每當到了一定時間,這股執念便會爆發!"我心中沒有這么邪惡,沒有破壞欲和毀滅欲,只是那些死難在這里的將士,他們的執念認為我有。"

  "因此他們的執念與小玄天相融合的時候,重現當年的情形,我便變成了他們執念中的我,他們想象出來的我。"并非直正的我。"許應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大漠動蕩,一尊尊高大巍峨的白骨紛紛從沙漠中站起。

  伴隨差這此白骨的站起.大草也在飛速退去,安然綠意從過去的時空而來,鋪些大草.演化長河!項刻舊.四周便變得鳥語花香.宛如一片仙界凈土!

  大漠中,那些巨大的法寶碎片紛紛倒飛而起,碎片在半空中組合,重現當年的全盛狀態!

  那是一件件威能強大到不可思議的重寶,上面刻繪著各個諸天強者參悟出的不同道理,烙印著他們的心法和大道!這里每一件重寶,其威力都可以與大鐘抗衡!

  而那些高大巍峨的自白骨也自血肉滋生,復蘇過來,那些回歸本來面目的法寶,也相繼飛回他們身邊。他們飛速向后退去。大漠深處那些破碎的希夷之域也飛速回歸,落在他們身后,仿佛時光在倒流。他們退到石城出現的那一刻,一位位強大的戰士土從石城中走出,來到這片飛.升路上的驛站。

  他們的目光明亮,臉上掛著笑容,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他們是各界的最強者,這一戰,他們人多勢眾,準備充足,又有天道神器作為后盾。這一戰,他們絕不可能輸!

  許應著著這些解活的牛前,就是這些強大煉氣十的構念。。影響了自一的思維意讓。讓白一降入到眼前這心似直似假非直非么的情忌之中1"是他們臨死前的執念,形成了大恐怖。"許應心道。

  突然,這些從石城中走出的煉氣士目光齊刷刷落在他的身上,許應心中凜然。千夫所指,無疾而終,更何況這些人是諸天萬界挑選出的飛升期煉氣士?"魔頭!"一個貌美如仙的女子低聲道,眼神中露出憎惡之色。呼!

  一柄巨斧飛來,彌漫滔天殺氣,向許應當頭斬下!

  那殺氣激蕩,刺激得許應神識錯亂,心中只剩下恐懼∶"這等重寶,我接不住,絕對接不住!我只是一個交煉期的小小煉氣士,不可能·."一著

  他看到自己抬起手掌,在諸天萬即將斬落下來時,穩穩的捏住斧刃,將巨斧定在空中。

  諸天萬中的威力爆發,嗤的一聲,斧光將他身前身后劈出一道溝壑天塹,讓地面裂開,出現一道深數里長百余里的大裂谷!而在他腳下,地面依舊平整如昔,沒有半點變化。

  許應感覺自己臉上露出笑容,聽到自己在說些什么。但是他說的是什么,根本沒有人聽清,自然也沒有執念將他的聲音烙印在這片天地之中。迎上他的是萬千飛起的重寶,將他的聲音淹沒。

  許應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氣高速流轉,自口手掌發力,啦曲的一聲,將那巨答捏得炸開!他不退反進,仰著那萬干重寶而去,衣袖拂動,一掌印在一座寶塔之上。他在說些什么,似乎很是憤怒。

  那座寶塔無法承受他的力量,被攔腰打斷,但其他重寶的威力爆發,將他淹沒!

  許應著到自一各種亥妙的身法展開,各種神通信手括來.訓仰接萬干重全.身開形在各種能大火地的威能間穿校!那是他從未有過的強大硬撼各大重寶的沖擊,在瞬息間便破去看似無敵的攻擊,將一件件重寶打成兩段!那些可以在一個個諸天世界中鎮壓一個時代的重主重器,哪舊是落在他的身上,也未能給他造成半點傷害!就在此時,天道之威乍現,有天道神器隱匿在重寶之中,在接近他時才突然綻放威力!

  天道神器傷到了他。

  其他天道神器也在此時爆發,給他制造出更多的傷口,迫使他不得不后退。

  諸天萬界的最強煉氣十們興奮,各自召集自己的法寶,近身殺來,喊殺聲驚天動地。"為萬界眾生!""為天道!""誅魔!"他們戰意高昂,悍然殺向許應。

  許應在他們的進攻下連連后退,又要防備天道神器的暗算.還有些屆大的敵人藏看在這些煉氣十之中.讓他溪屢受傷!他同覺到白三難以克制住心頭的殺意,下一刻,他看到自己的指頭洞穿了一個女子的額頭。

  那女子后腦炸開,元神卻自飛出,依舊向他殺去,似乎絲室不知自己可能因此魂飛魄散。許應揮袖一兜,便將那女子的元神兜入抽筒,袖筒中水火交煉,將那女子元神煉成灰煙!他難克制自一的殺意下-瞬.他便將位老煉氣十的頭顏了下來!他單手劈斷了一口長刀,手指夾著另外一半刀刃,切過長刀主人的咽喉!

  他一聲大喝,震得四周強者元神浮動,自己的元神祭起他們的兵刃,將這些強者的元神轟殺!

  他渾身是血,與一位氣血沸騰修為煉至飛升期極致境界的大煉氣士對拼掌力,將對方的肉身碾壓得粉碎!他將一尊藏匿在眾人之中的天神抓出來,無視其他人的圍攻,與天神近戰搏殺,將對方的頭顱斬下!

  他連續十多道重手,打碎了一件天道神器,將那神器碎片插入另一個試圖偷襲他的強者腦門。他殺紅了眼,破去一個個強者的神通,他的四周都是殘肢斷臂,堆積成山!

  這片仙境幾乎被他和萬界強者所摧毀!

  數百位萬界強者祭起仙宮,自上而下鎮壓下來,許應四周,十幾位強者被仙宮壓得粉身碎骨!許應卻在鎮壓之中沖天而起,將那仙宮打得完整了半邊。

  哪怕是飛升路上,諸仙祭煉的仙宮,也擋不住大魔頭的屠戮。

  許應殺入仙宮,將數百位強者斬殺,不少煉氣士的腦袋被他持在仙宮的門戶上,還有人被他打殺在墻壁上,鮮血涂墻!有人被他沉尸井中,有人被他壓在廢墟下。

  還有人試圖逃走,被他格殺在天外,尸體漂泊在星空中。

  突然,眾多煉氣士祭起太乙小玄天的仙道靈根,那巨大的陰陽藤爆發無窮威能,席卷而來,將他卷住。數以百計的煉氣士鼓蕩真元,催動元神,駕馭此寶,試圖將他煉死!

  他元神飛出,祭煉此寶,與那數百位煉氣士爭奪陰陽藤的掌控權,最終奪取陰藤。

  雙方各自掌握其中一根藤,祭寶血戰,陰陽藤被打得不斷斷裂,不知多少人被抽死,碎掉的仙道靈根四面八方飛走,躲避戰火!諸多煉氣士抓起那些破碎的靈根,服用靈根,將自己的修為實力提升到極致,與他搏命。然而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沒能讓許應殞命當場。

  他們看到了許應身后的一座座洞天,明亮無比的洞天,扭曲了時空,洞天背后的六大彼岸世界,清晰可見。這是一場不對等的戰斗,他們所要面對的人,不是人,是他們無法理解的東西。過了不知多久,這場殺戮終于到了最高潮的那一刻。

  三百至強煉氣士圍攻許應時,齊聲大喝,引動天劫,劫威浩蕩,從天而降,試圖拉著他一起上路!許應將人體六秘催發到極致,在瞬息間連殺三十三人,然后只手擎天,硬撼天劫!

  天劫背后,天道世界擂鼓,那是一尊尊天神在隔界向他降劫!

  這場天劫是一個圈套.是針對他的殺招.是天道世養的諸神催動天首褲器.試圖將他級火!就算證應濾過這場天劫。還是會面對一百六十七尊仙人的圍攻!

  然而,許應還是渡過了這場大劫,將二百六十七尊仙人格殺。這一幕實在太可怕,太恐怖,以至于被烙印在太乙小玄天的執念中!

  最后一幕,是僅存的一些將士驚恐地看著渾身是血的許應,走近他們的情形,其中有一張面孔,就是被殺得道心崩潰的天青子的面孔。就在這時,天地劇烈震蕩,尸山血海就此消退,黃沙大漠又自映入許應的眼簾。這片天地的執念在爆發之后得到舒緩,回歸了現世。"這場戰斗,應該是諸天萬界最強者的視角中的戰斗吧?"

  許應心中默默道,"我在他們眼中,竟是如此邪惡和可怕··."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遠處傳來凄厲的叫聲,許應循聲走過去,有人瘋了,那是幾個沒能回到石城離開此地的雄師,叫聲極為浸慘。"你不要過來!"其中一位郭家的儺師面色凄厲驚恐,向許應大叫道。

  許應停步,聽到遠處有人哈哈大笑,叫道∶"殺!"

  他走上前去,是來自元鼎世界的煉氣土,已經修成元神,卻被嚇得瘋了,將自己的族人殺死了十多個,看向許應目露兇光。"大魔頭!"他向許應撲來,在瘋狂之下,施展出最強的神通。

  許應不假思索,信手一印迎上,體內的元氣突然按照莫名的規律運轉,連接六秘洞天。

  他的掌印推枯拉朽般破去那煉氣士的神通,印在對方的胸口,那人肋骨味嚓斷裂,后背衣裳炸開。許應下意識五指拂動,點在他撲來的元神上,讓他元神與神魂剝離!

  這次的經歷,雖然是萬界強者死難時的執念,扭曲了現世,但似乎不知不覺中影響到了許應的一些記憶。許應證證出神,他的某些關于戰斗本能的記憶,似乎慢慢在蘇醒。

  那煉氣士生機斷絕,跪在地上,伸出四條手臂死死抓住許應的衣襟,用力掙扎,他的眼膳里滿是怨念,是不甘死亡的執念。"你就是那個大恐怖····"他吐出最后一口氣,喹通倒下,氣絕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