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大概內容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蟲群
  許家坪,一個讓許應魂牽夢繞,卻又不敢深思的名字。

  他體內有一個古怪的封印,這個封印讓他每次回憶起許家坪,記憶都會錯亂。每次回憶起的父母,模樣都不一樣,名字也都不一樣。

  但可怕的是,他自己對此沒有任何印象。

  他記不起任何一對父母的名字,也記不清他們的面目。

  而且隨著他回憶的次數增多,漸漸就像是觸發了某種封印機制,會清除他的記憶,讓他忘記關于許家坪的細節!

  待到他再度回憶許家坪時,又會陷入相同的循環血

  許家坪,就像是一個魔咒,把許應的記憶困在里面,永遠無法走出去。

  愁容老者道∶“根據我所知道的消息,許家坪是你第一世的故鄉。”

  許應心神激蕩,聲音有些沙啞,追問道“許家坪在何處”

  愁容老者搖頭道∶“你比我古老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第一世生在何處”

  許應沉默下來,心中有些失望,道∶“或許我關于許家坪的記憶,只是封印的一種,是故意擾亂我的記憶的封印。”□

  愁容老者遲疑一下,道∶“應該不是。你關于許家坪的回憶,之所以每次都不同,據我所知,應該是為了混淆你的真實記憶,而并非封印。

  許應心頭微震,向他看去。

  愁容老者破罐子破摔,道∶“我只是負責監控你,每當你在某地待一段時間,我便把你記憶洗掉,給你換假身份。如此一來,你便永遠無法成長,無法成為威脅。我不是第一代煉氣士,我之前有前任,我前任可能還有前任。像我們這樣的煉氣士,就是消耗品。”

  他嘿嘿笑了起來“消耗完了,就可以飛升了。嘿嘿,只不過是飛升到深淵里去,成為尸體,成為肥料!”4

  他聲音悲憤,過了片刻才穩住道心,道∶“小老兒有些失態,讓許公子見笑了。我雖然不夠古老,但有人足夠古老,她知道的比我更多。這個人,就是孟婆。”國???.

  許應聞言,立刻想到奈何橋上的那個賣茶的老太婆。

  自己進入望鄉臺時,曾經見過她,差點便喝了她的茶水。還是孟婆認出他,說他來騙茶喝,將他攆了出去。□

  “我們這些監視者,每次在重置你的記憶的時候,總要先去奈河橋,向孟婆討一碗茶。”魚

  愁容老者不緊不慢道,“我們這些監視者是飛升期煉氣士,就算可以躲避天劫,就算服用仙藥,長短也不過四千余年的壽元。我接任監視你時,不過四百多歲,現在垂垂老矣,全靠仙藥吊命。而那時的孟婆,還是現在的樣子。說不定她與你一樣古老,甚至,她比你更為古老!”2

  許應穩住心神,思索道“孟婆可能不是人,而是陰間鬼神,因此可以活很久。

  愁容老者道∶“所以,她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從她配合我,每次都不厭其煩的將孟婆湯給我來看,她與我一樣,也肩負職責。”

  他頓了頓,道“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人知道許家坪,那么只可能是她。

  許應輕輕點頭,過了片刻,詢問道∶“我還有一個問題。北辰子手中有一個祭壇,祭壇上有神龕和一炷香。神龕中原本有一張符篆,后來你們又取來一張符篆,兩張符篆的內容是否一致”

  愁容老者面色緊張起來,聲音沙啞道∶“回答了這個問題,我有可能會死。

  許應瞥他一眼,淡淡道∶“你不回答,現在就死。”

  愁容老者額頭冒出冷汗,道∶“我在成為監視者之時,發下誓言,若是違背誓言,就會死亡。當時,天上有符篆下來,讓我一邊燒符一邊發誓……”

  許應道“我沒有逼你回答具體的東西,沒有讓你寫下每個仙文的形狀,只是讓你回答兩張符篆是否一樣。這樣,應該不會觸動你發過的誓吧”

  愁容老者定了定神,仔細回憶當年發下的誓言,道∶“那兩張符篆不一樣……咳咳”

  他突然咳嗽起來,從口中噴出一股灰色的煙氣。

  那煙氣極為古怪,顆粒分明,居然能看清每一個顆粒。

  這些顆粒居然在飛行,被愁容老者咳出來后,竟然又向他的眼耳口鼻中鉆去

  愁容老者臉色頓變,急忙大聲道∶“我沒有說出任何違背誓言的東西……咳、咳、咳”

  他劇烈咳嗽,從口中噴出的煙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那煙氣甚至從他的眼睛、耳朵和鼻孔里鉆出,像是無數細小的蟲子。

  許應心中一驚,急忙后退一步,喝道“鐘爺”

  大鐘聞言立刻上前,鐘聲震蕩,打入愁容老者的身體。

  許家坪,一個讓許應魂牽夢繞,卻又不敢深思的名字。

  他體內有一個古怪的封印,這個封印讓他每次回憶起許家坪,記憶都會錯亂。每次回憶起的父母,模樣都不一樣,名字也都不一樣。

  但可怕的是,他自己對此沒有任何印象。

  他記不起任何一對父母的名字,也記不清他們的面目。

  而且隨著他回憶的次數增多,漸漸就像是觸發了某種封印機制,會清除他的記憶,讓他忘記關于許家坪的細節!

  待到他再度回憶許家坪時,又會陷入相同的循環血

  許家坪,就像是一個魔咒,把許應的記憶困在里面,永遠無法走出去。

  愁容老者道∶“根據我所知道的消息,許家坪是你第一世的故鄉。”

  許應心神激蕩,聲音有些沙啞,追問道“許家坪在何處”

  愁容老者搖頭道∶“你比我古老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第一世生在何處”

  許應沉默下來,心中有些失望,道∶“或許我關于許家坪的記憶,只是封印的一種,是故意擾亂我的記憶的封印。”

  愁容老者遲疑一下,道∶“應該不是。你關于許家坪的回憶,之所以每次都不同,據我所知,應該是為了混淆你的真實記憶,而并非封印。

  許應心頭微震,向他看去。

  愁容老者破罐子破摔,道∶“我只是負責監控你,每當你在某地待一段時間,我便把你記憶洗掉,給你換假身份。如此一來,你便永遠無法成長,無法成為威脅。我不是第一代煉氣士,我之前有前任,我前任可能還有前任。像我們這樣的煉氣士,就是消耗品。”

  他嘿嘿笑了起來“消耗完了,就可以飛升了。嘿嘿,只不過是飛升到深淵里去,成為尸體,成為肥料!”

  他聲音悲憤,過了片刻才穩住道心,道∶“小老兒有些失態,讓許公子見笑了。我雖然不夠古老,但有人足夠古老,她知道的比我更多。這個人,就是孟婆。”

  許應聞言,立刻想到奈何橋上的那個賣茶的老太婆。

  自己進入望鄉臺時,曾經見過她,差點便喝了她的茶水。還是孟婆認出他,說他來騙茶喝,將他攆了出去。□

  “我們這些監視者,每次在重置你的記憶的時候,總要先去奈河橋,向孟婆討一碗茶。”魚

  愁容老者不緊不慢道,“我們這些監視者是飛升期煉氣士,就算可以躲避天劫,就算服用仙藥,長短也不過四千余年的壽元。我接任監視你時,不過四百多歲,現在垂垂老矣,全靠仙藥吊命。而那時的孟婆,還是現在的樣子。說不定她與你一樣古老,甚至,她比你更為古老!”2

  許應穩住心神,思索道“孟婆可能不是人,而是陰間鬼神,因此可以活很久。

  愁容老者道∶“所以,她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從她配合我,每次都不厭其煩的將孟婆湯給我來看,她與我一樣,也肩負職責。”

  他頓了頓,道“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人知道許家坪,那么只可能是她。

  許應輕輕點頭,過了片刻,詢問道∶“我還有一個問題。北辰子手中有一個祭壇,祭壇上有神龕和一炷香。神龕中原本有一張符篆,后來你們又取來一張符篆,兩張符篆的內容是否一致”

  愁容老者面色緊張起來,聲音沙啞道∶“回答了這個問題,我有可能會死。

  許應瞥他一眼,淡淡道∶“你不回答,現在就死。”

  愁容老者額頭冒出冷汗,道∶“我在成為監視者之時,發下誓言,若是違背誓言,就會死亡。當時,天上有符篆下來,讓我一邊燒符一邊發誓……”

  許應道“我沒有逼你回答具體的東西,沒有讓你寫下每個仙文的形狀,只是讓你回答兩張符篆是否一樣。這樣,應該

  不會觸動你發過的誓吧”

  愁容老者定了定神,仔細回憶當年發下的誓言,道∶“那兩張符篆不一樣……咳咳”

  他突然咳嗽起來,從口中噴出一股灰色的煙氣。

  那煙氣極為古怪,顆粒分明,居然能看清每一個顆粒。

  這些顆粒居然在飛行,被愁容老者咳出來后,竟然又向他的眼耳口鼻中鉆去

  愁容老者臉色頓變,急忙大聲道∶“我沒有說出任何違背誓言的東西……咳、咳、咳”

  他劇烈咳嗽,從口中噴出的煙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那煙氣甚至從他的眼睛、耳朵和鼻孔里鉆出,像是無數細小的蟲子。

  許應心中一驚,急忙后退一步,喝道“鐘爺”

  大鐘聞言立刻上前,鐘聲震蕩,打入愁容老者的身體。

  發揮我都不能發揮的威力”

  許應伸手,托起這個小巧的囚籠,道∶“鐘爺身上的八個仙道符文烙印,便是我刻上去的,我當然可以激發這八個字的威力。”

  大鐘將信將疑,道“除了這八個字,你沒有在我身上偷偷留下什么其他烙印”

  “絕無此事。”

  許應催動天數神通,無數只眼睛從四面八方浮現,仔細觀察囚籠中的蟲子,道,“鐘爺自身便具有這些威力威能,只是無法自己激發,我恰巧懂,所以才能讓鐘爺發揮出應有的力量。”

  大鐘聞言,心神舒暢,笑道∶“七爺,你把阿應教的不錯,馬屁拍的我很爽。

  蠣七提醒道∶“鐘爺,馬屁雖好,但你莫要忘記,為何你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威力,而他卻可以”

  大鐘飄飄然,道∶“這并不重要。誠如阿應所言,我只是無法自己激發而已。

  蟣七搖了搖頭,心道∶“這口鐘被馬屁拍傻了,不過話說回來,破鐘傻了之后,七爺的地位便穩固了。”

  突然,那囚籠中的蟲子嗡嗡分裂,頃刻間便分裂成無數只,試圖從囚籠中逃脫。然而蟲子分裂,囚籠也隨之分裂,同樣分裂成無數只,始終將所有的蟲子都關在囚籠中。

  蟲子晃動,無數只蟲子又回歸一體,囚籠也合而為一。

  許應贊嘆道∶“不愧是連我都能囚禁的仙道符文,實在太厲害了。七爺,張嘴。”

  蟣七聞言,有些不太情愿,道∶“阿應,這個東西就不要放在我肚子里了吧萬一這些蟲子咬破封印……”

  許應笑道“你大可放心,倘若囚字符文這么容易破解,便不會封印我這么多年了。來,張嘴。

  蠣七正要張開嘴巴,突然一個聲音遠遠傳來,笑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適才兄臺所施展的,是一種仙道封印術。兄臺所封印的,也應該是一種仙道符文!”

  許應驚訝,聞聲望去,只見一個年輕男子輕飄飄落在金頂上,身穿青衣,系著一襲黑色披風,容貌俊朗,眼睛正自盯著許應手中的囚字封印,驚嘆不已。

  那青年上前,向許應躬身道∶“峨眉弟子雁空城,參見不老神仙。

  許應聞言,疑惑道“你見過我”

  那青年雁空城道“三千年前,天地尚未被封印時,在峨眉見過不老神仙。

  許應錯愕,上下打量他,詢問道“你是飛升期煉氣士”

  雁空城搖頭道∶“還在第二叩關期,未曾煉成元神。

  許應心生疑竇,道∶“雁兄弟,你打開夾脊玄關,添油加命,雖然可以增壽,但應該不至于能活到現在吧”

  雁空城道∶“當年峨眉被封印,我見天地卷曲,正想逃走,不料自己也被封印。再醒來,已是三千年后,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