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免費閱讀小説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爐鼎計劃
  許應手握《黑水黃泉經》,目送龍馬消失,過了片刻,向蚖七道:“七爺,如果上古有劍仙,大概就是白秋姿這種人吧。”

  蚖七盤繞在山神廟外,龐大的身軀隱匿在黑暗之中,聲音悠悠:“恩必報,仇必取,言必信,諾必現。颯沓流星,風雨夜疾行,應該稱得上俠義二字。”大鐘憤憤不平:“像李櫻珠那女子就不行!言而無信!”

  許應展開《黑水黃泉經》,細細讀去。

  只見東方漸漸吐白,日頭升起,待到他讀完這卷經書,天色已經大亮。耳畔傳來大鐘惆悵的聲音:“然而,李櫻珠還未把郭小蝶送來。”

  許應將《黃泉經》讀完,提筆將“黑水”二字改成“玄水”,道:“著經之人不懷好意,連名字也弄得有幾分恐怖,但這門功法實際上沒有那么陰損。”

  他尋龍定位,沒多久,便尋到希夷之域中的涌泉秘藏所在,心中有些納悶,向蚖七:“七爺,石家老祖石末勒,他的涌泉秘藏只有一個,而黃泉經中說涌泉秘藏共有兩個,一左一右對稱。難道傳給石末勒涌泉秘藏的那人,也沒有得到正法?”

  蚖七思索道:“白秋姿說,祖龍時期便已經有偽經傳出,祖龍焚書坑儺,燒得就是偽經。可能那時候編造偽經的,與天人感應后編造偽經的,不是同一批煉氣士。”

  大鐘道:“白秋姿之后有儺仙嘗試跳出陷阱,天人感應時期的正法,說不定就是那時補上的。天人感應后,正法與儺氣兼修的煉氣士一起消失。之后只剩下偽經傳世。”

  蚖七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道:“鐘爺,你家主人會不會也是吃儺仙的幕后黑手之一?他也是在三千年前消失,很有可能就是三千年前散播偽經的幕后黑手····”

  大鐘勃然大怒,當的一聲撞在蚖七腦袋上:“臭蛇不要血口噴人!我家主人光明磊落,斷然做不出這種事來!”

  蚖七挨了一記重的,也不禁大怒,尾巴抽來,將大鐘抽飛,怒道:“你家主人光明磊落,能煉出你這樣的法寶?正經法寶能偷別人的氣血?況且,你還鎮壓了天神和青襞仙子,助紂為虐,一看便知你主人也不正經!”

  大鐘呼嘯變大,如同小山撞來,將大蛇撞得飛在半空,怒道:“賴皮蛇,你不也是法寶?你不也修煉氣血?”

  蚖七鼓蕩氣血,催動元育八音,身現道象,頓時洞庭山上陰云密布電閃雷鳴,向大鐘撲去,叫道:“我乃堂堂妖族煉氣士,怎么會是法寶?”大鐘被他打得搖搖晃晃,不斷后退,怒道:“我把你當兄弟,你卻用元育八音對付我是吧?臭蛇,今日我與你勢不兩立!”

  它催動元育八音,頓時威能暴漲,將大蛇打得僵直,跌入洞庭湖。大鐘咣咣震動,向洞庭湖中的大蛇轟去,打得湖水仿佛開了鍋。

  蚖七張口,口中什么青銅塔、青銅鼎、青銅劍、吳鉤等法寶呼嘯飛出,向大鐘轟去,叫道:“破鐘,我與你恩斷義絕!”他催動神識,將萬千法寶合攏,化作半個飛來峰,然而他法力不足,無法祭起,便尾巴卷住大鐘,向山上撞去!

  郭家眾人急忙沖出山神廟來看,只見那大蛇把大鐘砸得當當作響,不由驚駭莫名。郭小蝶連忙向許應道:“你不勸勸他們?”許應安慰她,道:“不用擔心,他們很快便會和好如初。”

  話音剛落,便見大鐘掙脫蚖七束縛,壓著蚖七的腦袋便往飛來峰上磕,很快蚖七血流滿面,叫道:“鐘爺饒命!小蛇知錯了!”大鐘住手。

  很快一蛇一鐘和好如初。眾人瞠目結舌。

  李櫻珠走來,相邀道:“許妖王這幾日若是沒有事情的話,可以與我們同行。我們這幾日探索云夢澤,說不定有其他發現。”許應這兩年四處搜尋六秘法門,終于集齊六秘,不必再四處奔波,需要沉寂一段時間參悟涌泉秘藏的正法,便應承下來。

  李櫻珠喜不自勝,悄悄向郭躍道:“這幾日機會,便是將他綁在我郭家戰車上的機會。只要他和小蝶生米煮成熟飯,便是咱們郭家女婿!”郭躍為難道:“這樣不太好吧。小蝶還未答應,強扭的瓜不甜。”

  李櫻珠瞥了郭小蝶一眼,道:“我看甜得很。這丫頭多半是看上人家了。”

  郭躍看去,只見郭小蝶今天穿了件胸口更低的衣裳,湊到許應身邊,顯然動了招蜂引蝶的心思。郭躍不悅:“小蝶此舉,顯得我郭家女兒嫁不出去一樣,有辱門風。”

  這時,一個柔柔弱弱的聲音傳來,清晰的傳遞到洞庭山上:“山上的是許妖王嗎?妾身適才聽到鐘聲,急忙來看,見鐘蛇相搏,打得異彩紛呈,便想到應該是故人。許妖王,妾身朱紅衣求見。”

  李櫻珠循聲看去,只見山下不知何時來了許多朱家的儺師,其中也有族老相隨,為首的紅衣女子很是顯眼,大紅衣裳,沒有雜色,懷中抱著一副琵琶。那紅裳女子便是朱紅衣,與許應有過一面之緣,懷抱琵琶飄然上山,來到山神廟前,瞥了瞥廟前的郭家眾人,淺淺一笑。

  琵琶聲動,她徑自向山神廟走去,道:“三年前許妖王大破石家,外面有傳聞說妾身與許妖王聯手,斧劈石府,殺敵逾百,誅殺石家老祖石末勒,為民除害。妾身也因此名動天下,今日再逢妖王,妾身心中既是歡喜又是忐忑。”

  她跨門而入,向許應盈盈拜道:“妾身承蒙許妖王厚愛,無功受祿,得了一段不屬于自己的名聲。”她眉眼緩緩抬起,深深凝視許應。

  朝日初升,照在她耳垂下的水滴狀的耳墜上,耳墜微微晃動,折射出七彩陽光,讓她有一種說不出的風情。

  李櫻珠暗呼一聲厲害,踢了郭躍一腳,低聲道:“這是讓君王不早朝的媚術,朱家也要向許妖王下手了!郭家破落戶還要扯什么門風,遲些連門縫都被人鉆了!”

  郭躍訥訥道:“他朱家沒安好心,我郭家行的端正。”

  李櫻珠呸他一臉口水,壓低嗓音道:“你再端正,老娘親自上馬,幫小蝶拿下許妖王!”郭躍結結巴巴道:“你敢!”

  許應上前,虛虛伸手,攙朱紅衣起身。

  朱紅衣紅裳鋪地,愈發顯得肌膚白皙,楚楚動人,伸出纖纖玉手,搭在許應手心,指端卻落在許應的手腕上,便仿佛觸碰到少年的心口一般,低笑道:“許妖王那日魅力無限,妾身三年來未曾忘卻。閑暇時一思量,眼前便都是許妖王的矯矯身姿。”

  許應身后,蚖七鼻青臉腫,悄聲道:“阿應,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大鐘道:“沒錯,這女子不似好人,是來壞你道心的。你看她胸口壓得比小蝶還低!阿應,你心跳快了兩拍,不要亂看。”許應看了一眼,果然如此,心道:“鐘爺圣明!”

  他抽回手,存想劍氣,定住神識,便不再心猿意馬,詢問道:“紅衣姑娘莫非也是為了云夢澤而來?”

  朱紅衣見他對自己有些疏遠,沒有步步進逼,笑道:“云夢澤突然出現,有傳聞說這里有龍首人身的神人現世,頗有神話色彩。我朱家也不能免俗,因此前來探查。”

  許應驚訝,望向郭小蝶。

  郭小蝶點頭,道:“是有這么個傳聞。不過我們郭家搜尋多日,沒有發現。”這時,外面傳來一聲爽朗笑聲:“姐姐,這位便是名動天下的許妖王嗎?”

  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闖入山神廟,其人身著朱紅色衣裳,綠色襟邊,鼻大口小,相貌不俗,上前便拜,叩拜在地,一邊磕頭,一邊笑道:“小弟聽到家姐屢屢提起許妖王,早就仰慕在心,今日終于得見!”

  朱紅衣向許應笑道:“這是我弟弟朱光,字忠全,平日里特別喜歡聽你的故事。你叫他忠全就好。”許應目光落在朱忠全身上,眉心天眼洞開,驚訝不已。

  只見朱光體內希夷之域已經打開,泥丸、玉池、絳宮、涌泉、黃庭和玉京六大秘藏已開,每一個秘藏的修為都是不弱,開了三重洞天!朱忠全的希夷之域也打開了尾閭玄關,其人神識已經來到四重天上,距離交煉期只有一步之遙!

  而且,許應看到他的體內,有三昧真火和三昧神水在流動,分明是已經為下個境界,交煉期打好了基礎!許應也是去年才修煉到交煉期,花費一年時間,用三昧真火三昧神水,在爐鼎中交煉,練就金丹。

  許應已經是神速,短短三年從采氣期修煉到交煉期,朱忠全按理來說修為進境肯定不會這么快,就算是天縱奇才,也不至于快到這種程度!“而且,他還壓制了自己的氣息,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么強。”

  許應目光落在他的雙手上,朱忠全的手中還暗藏著神通,只待許應上前攙扶他起身,便可以用神通算計許應。

  許應散去天眼,上前攙扶還跪地不起的朱忠全,笑道:“你字忠全,肯定是忠孝兩全,是難得的大丈夫。我按理來說應該十六歲了,你比我年長,不必拜我。46

  朱忠全心中一喜:“當年無人敢阻攔許妖王出神都,成全了他的威名。今日,這威名歸我了!踩他上位,我便名震天下!”許應的雙手觸碰到他手掌的一瞬間,朱忠全的掌中神通便自壓來,長驅直入,攻向許應體內!

  朱忠全笑道:“許妖王,你的修為不過如此··”

  突然,一股莫大的力量壓來,將他綻放的神通硬生生壓得縮小,半點威力也無法釋放,又回到他的手掌中!

  朱忠全臉色漲紅,全身氣血幾乎逆流!

  他身后嗡的一聲浮現出希夷之域,然后便是泥丸、玉池、絳宮、涌泉、黃庭和涌泉六大秘藏,十八洞天,悉數浮現出來!從許應掌心中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強,朱忠全身軀也在越來越顫抖,鼻腔開始流血。

  朱紅衣連忙上前,分開兩人,笑道:“許妖王,舍弟是個粗人,無意得罪。”許應收回手掌,面色和善道:“我也無意傷人。至于粗人,從前殺了幾個。”

  朱忠全趁機起身,目光熱切,道:“咱們不是外人,許妖王與我姐聯手殺入石府,有戰友之誼。更何況,我姐還對許妖王傾心多年”朱紅衣臉色羞紅,跺腳道:“溫弟!”

  朱忠全雙手顫抖,背在身后,笑道:“我姐臉皮薄,不敢說,我做弟弟的自然要說!我姐心儀妖王,閨房里還掛著許妖王的畫像呢。前不久高家來提親,也被她罵了回去,說要嫁便嫁許妖王這等奇男子。其他男人,都不堪入目。”

  蚖七疑惑道:“鐘爺,阿應有這么出色嗎?聽他這么夸,我還以為在說我。”

  大鐘有些茫然:“我也沒有覺察到。還有七爺,阿應雖然沒有這么出色,但你更不成。”朱忠全后退一步,笑道:“我就不打擾妖王和我姐了,先走一步。”

  他躬身后退,退到廟外這才轉身,飛奔下山。

  待來到山下,只見朱家的隊伍中停著一輛囚車,囚車四周被黑布包裹,密不透風。朱忠全上前,鉆入黑布中,進入囚車。

  囚車內鎖著一位老人,四肢被鎖鏈洞穿,琵琶骨也被打斷,還有一道道鎖鏈穿透他的希夷之域,將他的境界鎖住,讓他半點修為也發揮不出!朱忠全剛剛進入囚車,便見雙手嘭嘭炸開,化作兩團血霧。斷臂處,露出森森白骨。

  許應將他的神通逼入他的體內,這神通幾乎是禁錮在他雙臂之中,不受他操控!

  他鎮壓良久,來到囚車中便再也鎮不住,自己的神通不受控制的爆發,炸斷了他的雙臂。那老人低下的頭緩緩抬起,嘿嘿笑道:“忠全,你遇到對手了?”

  朱忠全忍住痛,跪拜道:“仙師,你傳我的功法,被他壓制了。求仙師傳我更高明的仙法!”

  那老人便是朱家從彼岸劫來的“仙人”,朱家為了這個“仙人”,把自己所有家底都耗在彼岸世界,甚至連朱家老祖險些也葬身在彼岸。朱家老祖歸來后,傷勢一直沒有痊愈。

  那老人聲音嘶啞,道:“你與他手掌相碰的情形,沒有逃過我的耳目。他不如你,他只開啟了五大秘藏,你開了六秘。六秘和五秘的區別,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區別!你所欠缺的,只是境界不如他!你修煉到交煉期,鎮壓他易如反掌!我傳你交煉之法,讓你修成交煉,練就金丹,近在眼前!”

  他嘿嘿笑道:“然后你就可以報仇!好徒兒,你報仇之后便要兌現你之前的承諾,釋放為師!為師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傳你了。”朱忠全又驚又喜,連連叩頭,眼中精光閃動,心道:“真的嗎?老東西,你一定還藏著不少好東西沒有教我吧?”

  那老人盯著他,也是目光閃動,心中默默道:“這個爐鼎,終于快煉好了。漸漸地,把他煉成適合我的模樣。qaae。這樣,我就可以舍棄這具身軀,奪舍獲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