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免費閱讀小説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偽天道
  許應、玩七和大鐘心中一緊,暗道一聲不妙。從竹蟬婢的作為來看,這次戴罪立功只怕戴的罪絕對不小。

  因為,她從彼岸神舟上摳下來的邊角料,實在太大了,整個一座飛來峰,高約數里。

  許應猜測,周天子的彼岸神舟,多半也就是這種規模!

  大鐘和七甚至懷疑,婢殫老祖是不是摳下飛來峰的邊角料,給周天子造—艘彼岸神舟!

  那艘缺斤少兩的船,真的能載著周天子和滿朝文武飛到彼岸?

  “周天子沒有斬婢婢老祖祭天,真是大度。”許應心中暗贊周天子的氣量,小心翼翼詢問道:“姜太師,竹天工招供了?”

  大周太師姜齊身穿淡紫色衣袍,腰佩周劍,是—柄纖薄的青銅長劍,很有畫中劍仙的風采,搖頭道:“她嘴硬得很,哪里肯招供?從前就上過刑,吊起來打了十天十夜,一個字都沒招。“

  他似笑非笑道:“不老神仙與竹天工很相熟?“

  許應搖頭道:“我與她不熟,只是見過幾次面。“

  玩七連忙撇清責任,道:“沒錯。我們與她只是萍水相逢,吃過幾次飯而已,她喜歡梆梆打人,很是暴力。我們是讀書人,素來不喜暴力,便與她疏遠

  了。“

  姜齊道:“我還以為諸位是竹天工的同黨,替她窩藏贓物。”???.

  大鐘連忙道:“絕無此事!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們這樣的心腸,怎么會與此等卑劣之人為

  伍?“

  七悄聲道:“阿應,婢蟬老祖還有一半飛來峰放在我肚子里,周天子會不會把我們當成共犯一起收監?”

  許應示意他稍安勿躁,壓低嗓音道:“我們咬定口供,說是我們自己的,堅決不招。他也拿不出真憑實據。”

  姜齊問道:“不老神仙從我這里竊取的原道菁萃,可以歸還了吧?“

  許應取出那枚葫蘆,爽朗笑道:“我無意中撿來這個葫蘆,當然要物歸原主。姜太師不用說感激的話,拾金不昧,原本就是我輩該做的事情。“

  他知道姜齊心狠手辣,用天道神器滅一個諸天世界的億萬眾生,只是為了一株仙道靈根。

  倘若自己昧下原道菁萃不交,只怕這個狠人轉眼就會干掉自己煉藥。

  姜齊收下葫蘆,打開看了一眼,臉色微變,心道:“少了這么多?”

  許應察言觀色,心中也是惴惴:“話說回來,我們吃掉的原道菁萃的確多了些。不過情況危急,我們若是不吃,便沒有機會再吃,當然要痛飲一番。”

  姜齊仰頭飲下一口原道菁萃,提議道:“不老神仙是否要返回元狩世界?我有法子可以回去。“

  許應眼睛一亮,笑道:“姜太師指的莫非是天誅劍?“

  姜齊取出天誅劍,正色道:“只要不老神仙掌控此劍,手握天道,便可以化作龍首人身的神祇,穿梭時空,返回元狩。“

  他將天誅劍放在許應手中,道:“手握天誅劍,會被天道所控制,變成殺戮機器。不老神仙需要對抗天道意識”

  許應握住天誅劍的劍柄,驚疑不定,連忙

  道:“姜太師,不是你來帶著我們返回元狩嗎?”

  姜齊突然哇的一聲大口吐血,直挺挺栽倒下來,氣若游絲。

  剛才他還風神雋永,瀟灑風流,現在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全身傷勢爆發,神識紊亂,元神渙散,傷勢極重!

  許應連忙上前查看,姜齊一把抓住他的手,又是一口血噴出,咬緊牙關,勉強道:“我雖然重傷了龍淵,但也被他重傷。大恐怖爆發時,我與他一起跌入小玄天。我被你打死一百零四次”

  他劇烈咳嗽,心肝脾肺腎似乎都要咳出來了。

  許應連忙渡過去一絲泥丸活性,幫他壓制一下傷勢。

  姜齊氣色稍微好一些,聲音嘶啞道:“龍淵也跌了進來,他肯定也被你殺了百十次。他畢竟是天神,恢復能力比我要強。現在,天誅劍只有你才能祭起。我們的安危,便只能指望你了”

  他交代完這些,雙目瞪圓,雙腿—蹬,腦袋歪在一邊。

  許應探了探鼻息,松了口氣,向湊到跟前的大鐘和七道,“還有點氣。“

  七連忙把裝有原道菁萃的葫蘆從姜齊腰間解下,道:“已經沒救了。阿應,咱們丟下他,趕快催動天誅劍,返回元狩神州!”

  許應搖頭道:“他雖然耍了計謀,但畢竟親手將天誅劍交到我手里,不是我搶的,豈能心安理得的拋下他就走?七爺,咱們帶上他,在龍淵天神尋

  到我們之前,離開小玄天!“

  七無奈,只好尾巴一挑,將姜齊挑起放在自己的腦袋上,道:“鐘爺,你看著他,不要讓他掉

  下來了。“

  大鐘稱是。

  只是誰也沒有留意到,昏迷不醒的姜齊悄悄的松了口氣,暗暗散去手中的神通。

  許應定了定神,打量這口天誅劍,這件人人夢寐以求的天道神器極為沉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天誅劍的劍身,有紅金色的神龍之氣纏繞,遮擋住劍身上雕琢的鳥篆蟲文。

  許應仔細閱讀那些鳥篆蟲文,心中微動:“這天誅劍上的天道符文,好像有些地方寫錯了。”

  劍身的烏篆蟲文,是闡釋天誅這種天道的含義,落在許應眼中,自然而然的就明白其中含義。

  但他隱約覺得,上面的烏篆蟲文似乎有頗多錯漏之處,并不能真正的闡釋天誅之道。

  “難怪姜齊會說當年龍淵天神等人冒充天道,原來連天道神器都不那么正宗。”許應忍不住失笑。

  玩七催促道:“阿應,能祭起天誅劍嗎?”

  許應低誦劍背上的天道符紋,神識存想,頓時將天誅劍的威能激發!

  天誅劍光芒赫赫,直沖云霄,形成一尊龍首人身的神祇虛影!

  滔滔殺氣,充盈天地,霎時間許應四周方圓數百里地,沙漠震動,一尊尊白骨骷髏紛紛從黃沙中爬出,揮舞各種殘缺法寶,死后猶自酣戰!

  它們本就因為死在此地,充滿了怨念,此刻被天誅散發出的天道所控制,頓時打得天崩地裂,到處都是殘寶亂飛。

  “嘭!“

  一個骷髏的腦袋被打飛出去,連翻帶滾,落在另一個骷髏肩頭。那骷髏肩頭上已經有了一個腦袋,

  這個腦袋飛來,便就地生根,扎了下來。

  骷髏肩膀上長了兩顆腦袋,頓時起了紛爭,你咬我我咬你,一個控制左手一個控制右手,你給我一拳,我插你兩眼,打得不可開交!

  許應身邊,七和大鐘也不知何故搏殺起來,大鐘鐘聲震蕩,將七轟出數十里,一身血肉模糊,叫道:“牛七,今日有你沒我!“

  “姓鐘的,我與你不共戴天!

  遠處傳來大蛇的叫聲,隨即鋪天蓋地的青銅法寶飛來,嘭嘭嘭砸在大鐘身上!

  大鐘絲毫不懼,迎著法寶狂潮沖上前去,叫道:“我忍耐你許久了,今日便做鍋,把你燉了!”

  七張開大嘴,口中飛出更多的法寶,叫

  道:“你不過是李逍客煉制的破銅爛鐵,紙糊的一樣,也想燉了我?牛七爺給你補補!砸爛你個破東西!“

  許應手握天誅,頓時只覺一股有如蒼天的天道意識從劍中侵襲而來,試圖壓制自己的意識!

  倘若被劍中的天道意識吞沒,便會成為天道所控制的武器,沒有任何自主權。

  天誅行天誅地滅之事,四處降劫,倘若許應被天誅所控制,只怕所過之處赤野干里,再無活物!

  “不過,你這天道符文都不對,天道意識也是西貝貨。“

  許應在腦海中存想的正是真正的天道符文,頓時將天道意識逼退,守住自我。

  他終于掌控天誅,頓時那誅天滅地誅殺一切蒼生的殺意消退,沙漠中的枯骨沒有了天誅的控制,紛紛嘩啦啦倒地,不再活蹦亂跳。

  然而七和大鐘還在互毆。

  七把諸多法寶塞到鐘口之中,讓它發不出鐘聲,大鐘則壓在大蛇腦袋上猛錘。

  “今日一定要決出生死!看我撐爆你!”“我與你只能活一個,那就是我!“

  許應舉起天誅劍,撓了撓頭,心中疑惑:“難道我的天誅符文也是錯的?不應該啊,那些骷髏都已經倒地不起了,為何這兩個家伙還在拼命?“

  他再度存想天誅符文,掌控天誅劍,只覺天誅劍盡在掌握,并未侵襲他人。

  許應頓時醒悟,咳嗽一聲,提醒道,“鐘爺,七爺,我已經掌控天誅劍了。”“掌控了?“

  大鐘晃晃悠悠飛起,訥訥道,“何時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哎呀,七賢弟,你看我真糊涂,把你打成這樣?“

  鐘內,一件件法寶呼啦啦飛出,七將諸多法寶收起,也是滿懷歉意,道:“鐘爺,我被天誅劍控制,一不小心就把你塞滿了。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影響咱們兄弟純真的感情吧?“

  “哈哈哈哈!咱們兄弟情比金堅,豈會被這點小小的挫折影響到?”

  “七爺說的是!我心里的愧疚就散開了。“

  “我也是。鐘爺!”“七爺!“

  這二貨口是心非,許應充耳不聞,由他們胡鬧,自顧自祭起天誅劍,調動龍首人身的神祇,將姜齊、七和自己托在手中,冉冉升起。

  許應站在龍首神祇的手掌上,沒有感應到厚重肅殺的天道威嚴,反而如沐春風。

  但是,天道神器倘若激發天道之威,那就極為恐怖了,甚至可以影響一個諸天世界,讓這個世界的生靈在短短時間內滅絕!

  “此地不是善地,那龍淵天神只怕還隱藏在附近,伺機而動。不知道他還剩下幾分實力?“

  許應心中惴惴,天誅劍漂浮在他面前,不住旋轉。

  姜齊昏迷不醒,他的傷勢極重,在控制天誅劍時,又要集中精神對抗天誅天道對自己的侵襲,損耗極大,一時間難以醒來。

  龍首神人載著他們越升越高,來到天外,只見那天地靈根陰陽藤從仙宮中生長出來,直達星空深處。

  陰陽藤通體由靈光組成,粗大無比,如雙蛇盤繞,螺旋而去,又像是一道天梯,仿佛只需順著這道天梯往前爬,便可以爬到另一個世界!

  “姜齊太師昏睡未醒,不知道這陰陽藤是否連接到天路的下一關?”許應心道。

  他調動天誅劍,天誅劍的劍尖,漸漸懸起,向前方的虛空輕輕一點,只聽嗡的一聲,一道雷霆大漩渦在星空中旋轉出現。

  他們先前便是通過這道雷霆大漩渦從元狩世界進入太乙小玄天,但是石城離開之后,漩渦便消失無蹤。

  而今,許應以天誅劍的天道之威,將這道漩渦打開。

  許應小心防備四周,龍首神人載著他們緩緩向雷霆漩渦中飛去。

  龍首神人半邊身子已經進入漩渦,雷霆漩渦中一股強大莫名的力量侵襲而來,許應因為掌握著天誅劍,是天道化身,大鐘和昏迷的姜齊因為實力太強,都沒有被這股奇特的力量影響。

  只有七在漩渦中不斷變幻種族,化作牛馬烏獸蟲豸等各種稀奇古怪的形態。

  就在龍首神人即將完全沒入雷霆漩渦的那一刻,突然后方一尊頭頂楓葉狀光芒的偉岸神人沖來,探手便向雷霆漩渦中的許應等人抓去!

  他的目標,不是許應,也不是姜齊,而是那口天誅劍!

  至于消滅許應姜齊等人,只是順手為之!

  眼看龍淵天神便要將所有人抓死,許應突然哈哈大笑,便要催動天誅劍的威能,就在此時,一直昏迷不醒的姜齊突然直挺挺站起,哈哈大笑,催動天誅劍的威能,笑道:“龍淵,我已經等你多時了!沒想到你還是這么沒有出息,真的前來搶劍!“

  許應的哈哈笑聲只笑了一半,便沒再笑下去,因為姜齊把他想說的話,都已經說了。

  而且姜齊的法力明顯比他渾厚許多,祭起天誅劍,威力爆發得更大,無須他出手。

  “嗤一-"

  天誅劍的威能爆發,滔天殺氣甚至將雷霆漩渦劈開,將那龍淵天神的手掌斬落!

  姜齊站在龍首神人的大手上,威風凜凜,有如渡劫飛升的劍仙,風輕云淡道:“今日,我給你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雷霆漩渦的另一端,傳來龍淵的悶哼,天神之血將雷霆漩渦染紅。

  姜齊面帶微笑,看著漩渦的另一端,突然噗通的一聲栽倒下去,昏死過去。

  這次,是真的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