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擇日飛升最新章節更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同道中人
  鳳瑤對此也所知不多,道∶“昆侖中這三處地方,瑤池在西山,神橋在東山,至于玉京,我也不知在何地。它們與煉氣境界有何關聯,就非我所能得知了。”許應聞言微微皺眉,他灘氣兼修,無論對儺師還是煉氣士的境界,都有著細致的感悟。儺師的境界并不明顯,靠的是單個秘藏打開的洞天數量來劃分境界,修煉到第九洞天,便是儺仙。

  但煉氣士有明確的境界劃分,采氣期,第一叩關期,交煉期,第二叩關期,重樓期,瑤池期,神橋期,第三叩關期,飛升期,九個境界各有各的不同,并非單純提升戰力。儺師各個境界便是單純戰力的提升,只有在第九洞天時,有儺仙隱景潛化,成為陸地仙人這個質的提升。但遠不如煉氣士的境界劃分精致。

  而現在,聽兩個女孩的意思,煉氣士的瑤池神橋和第三叩關期,都對應著昆侖的地理,那就不容他不好奇了。

  難道境界,也是天地道象的一部分尤其是第三叩關期,玉京天關,難道現實世界真有這樣一座天關難道沖破這道天關,就可以飛升

  還有瑤池,神橋,這兩個境界也有對應的地理,瑤池境界是采瑤池之水脫胎換骨,神橋境界是神橋飛渡,望見彼岸的仙界,承天澤潤。

  倘若這兩個境界也有對應地理,豈不是說來到瑤池就可脫胎換骨,登上神橋便可以望見仙界,得到仙界的仙光洗禮仙氣滋潤?“人體希夷之域,也有瑤池、神橋和玉京。倘若昆侖中的這三個地方只是與希夷之域中的瑤池、神橋和玉京彷佛,那么只能說是人們的意象,穿鑿附會罷了。”

  許應向鳳瑤道,“但倘若昆侖的瑤池、神橋和玉京,與希夷之域可以對應,那就有意思了。”

  具體有什么意思,他也不清楚,須得去實地看一看才能知曉。鳳瑤和青鸞也正有前往瑤池的打算,笑道“叔叔不如隨我們同去。”許應笑道“我要取瑤池仙水,自當同去。”

  他們將稻米分成三份,許應、鳳瑤和青鸞各得一份,還留下一顆稻米作為種子。許應心中頗為期待,這種稻米就是仙界的天然靈丹,日常服用只怕修為便可突飛勐進,勝過其他靈丹妙藥不知凡幾。

  青鸞飛上天空,監視四周動靜,許應則與鳳瑤邊走邊談,聊起自己所知的訊息。鳳瑤雖然是瑤池侍奉西王母的不死民后裔,但對瑤池仙水是何物也不太了解,道“周天子曾經來求瑤池之水,但并未見到瑤池,便遇到六大儺祖。他得六位儺祖的款待,知曉有六大彼岸有仙藥,可以采仙藥而長生。”許應疑惑道∶“六大儺祖到底是何來歷?他們也是不死民嗎?”

  鳳瑤搖頭道“他們自稱不死民。”許應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詢問道“自稱”

  這時青鸞呼啦啦飛過來,落在他的肩頭,道∶“那六個老鬼自稱不死民,但絕非不死民。他們應該是靠不死仙藥得以長生。”

  許應回頭望向玉虛峰的玉虛宮,那座玉虛宮是玉池秘藏的彼岸,看似在昆侖山之中,但實際并不在那里,而是在遙遠深邃的彼岸。

  六祖中的灘履掌握開啟玉虛宮的鑰匙,可以拿到玉虛宮的仙藥。

  青鸞振翅飛起,聲音傳來“周天子從六位儺祖那里得到的是前往彼岸的方法,并未得到可以讓人飛升的仙藥。我去探路!"她翱翔于天,觀察四周的動靜。

  鳳瑤繼續道∶“六位儺祖告訴周天子,他晚到一步,仙藥已經被人取走。那人得到六大仙宮仙殿的仙藥,已經長生。”許應聞言,心中微動,詢問道“這人是誰”

  鳳瑤道∶“六位灘祖沒有說,只說那人極其強大,不是煉氣士,只是修煉一身武道,便達到飛升的層次。倘若周天子早來幾日,還可以遇到那個人,說不定可以與其一爭長短,可惜那人已經離開。”

  許應心頭大震,是那位從太初世界走出的武道大帝

  鳳瑤繼續道∶“六祖告訴周天子,下一次仙藥成熟是三千年后。周天子從昆侖回去之后,便放棄了舉朝飛升的念頭,他知道自己活不到下一個三千年,于是著手準備彼岸神舟,前往彼岸探尋仙藥,籍次保命。”許應道“可是,周天子并未在三千年后歸來,返回昆侖。”

  鳳瑤也有些疑惑,道∶“我是不死民,無須前往彼岸采藥,便沒有隨船同去,也不知他們發生了什么事,為何沒有按時歸來。不過六千年后的今日,周天子應該不會放棄了。”

  青鸞振翅飛來,落地化作青衣少女,擠在許應和鳳瑤之間,頭頂有翎羽晃動,身后也有彩羽如裙,拖得很長。

  她脆生生道∶"周天子多半是被他那個天工害了!我總覺的那個叫嬋嬋的天工不靠譜,煉制彼岸神舟時偷工減料”

  她分開許應和鳳瑤之后,便忽然又振翅而起,撲啦啦飛上空中,繼續監視四周動靜。鳳瑤比較文靜,道∶“周天子那個天工的確有些不太靠譜,不過她雖然偷工減料,但質量不至于出問題。我覺得周天子可能是在彼岸遇到了什么問題,導致無法歸來。”

  青鸞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肯定是那艘破船出了差池,導致周天子錯過了三千年!我早就看那個竹嬋嬋不爽了!我找她給我煉一對鈴鐺,給了她小山般的材料,她真的就給我煉了一對鈴鐺”

  許應詢問道“周天子是否已經從彼岸歸來”

  鳳瑤道∶“以他的聰明才智,肯定早就歸來,斷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青鸞風風火火闖入他倆之間,道∶“周天子倘若歸來,第一個殺了竹嬋嬋的頭祭旗”

  鳳瑤道∶“周天子一向謀定而后動,倘若斬竹天工祭旗,肯定會打草驚蛇,讓人知道他已經歸來。他被彼岸的仙火煉制,一身修為全無,肯定不會貿然讓人知曉他回來。”她目光閃動,道∶“以我對他的了解,他多半會偽裝成某個名門大派的傳人,混入這次人群之中,試圖奪取仙藥。”

  青彎向前沖出兩步,化作青鳥振翅而起,道∶“那小子雖然心思深沉,但是修為實力卻是驚人,倘若也在人群中,以他的實力擊敗眾人奪取仙藥不難。”許應跟著鳳瑤向山上走去,笑道∶“他們在爭奪仙藥,反而給了我們機會,可以去尋瑤池、神橋這些地方。對了鳳瑤,不死民真的只剩下我們了嗎你是否遇到過其他不死民”

  鳳瑤搖了搖頭,藍色衣衫下單薄的身軀顯得有些瘦弱,道∶“從前我還可以遇到其他不死民的后裔,但天道眾不斷追殺,越來越周零。最近些年,便只有你一個了。”

  她的目光向許應看來,恰逢許應的目光也看過來,少年少女的目光相遇,心跳都缺了半拍,不覺間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不死民,只剩下了一男一女,彼此都是少年,難免有些其他想法。

  青彎呼的一聲飛來,插足兩人之間,道∶“有其他人也在前往瑤池。”許應和鳳瑤心中凜然。

  青鸞道∶“叔叔,你的修為不足,若是遇到危險,不要出頭,交給我們。”許應想起她們倆的飯量,出奇的沒有反駁,點了點頭。

  玉珠峰是玉虛峰的姐妹峰,實在廣闊,山中各種地理,宛如一個世界,他們在山間行走,穿過春夏秋冬各種氣候和植被,經歷風雪寒霜,烈日酷暑。突然,前方一片桃林映入眼簾。

  萬畝桃林,頗為壯觀,沿著山地種植,分為三層,種著不同的桃樹。只可惜,這些桃樹已死。新筆趣閣

  顯然此地曾經遭遇過惡戰,將桃林摧毀。

  桃林中,正有人在樹下嚎陶大哭,聲音哽咽,聽其話中意思,似乎在哭可以讓人延壽的仙果死亡凋零,自己只能靠吃人來延壽。那人察覺到許應等人進入桃林,急忙衣袖掩面,飛速遁走。許應、鳳瑤驚疑不定。

  走過桃林后,他們經過一片山崖,只見山崖對面有一座建在峭壁上的城郭,應該也是不死民所居之地,城中有一株奇樹,樹高十多丈,樹上結出許多明珠。正有一人撐著小船,飄浮在兩道山崖之間,努力向那峭壁上的城郭駛去。“吃掉李逍客的那個釣魚老”

  許應心中一驚,只見小船上的那個斗笠男子探出手,試圖抓向那奇樹上的明珠,卻見那株奇樹上無數明珠光芒四射,光芒照處,無量空間瘋狂滋生,讓那小船和奇樹的距離始終還有一丈左右那艘小船呼嘯,風馳電騁,速度之快達到許應想都不敢想的程度,但始終無法接近那株奇樹!

  突然,青鸞振翅飛行,投入奇樹散發的重重疊疊光芒之中,飛速穿梭,過了片刻,鳥喙探出,啄住一粒明珠。

  那株奇樹散發仙光,枝條揮舞,向她抽去。青鸞立刻倒飛而歸,落在許應肩頭。

  那艘小船上的斗笠男子顧不得去摘仙書上的明珠,立刻調轉船頭,探手向許應肩頭的青鸞抓去,分明覺得自己無法取得明珠,不如動手來搶。

  就在這時,鳳瑤輕輕橫步,擋在許應身前,抬手迎上那斗笠男子的手掌。這柔弱少女的手掌與斗笠男子的手掌觸碰的一瞬間,只聽嗡嗡數聲,斗笠男子身后陡然浮現出六道無比明亮的洞天,道音大作,轟然旋轉鳳瑤氣息激蕩,站在她身后的許應也頓時看到無比明亮的光芒晃花了眼睛,連續六道洞天從他和青鸞身體內穿過,飄浮在鳳瑤身后的天空中!

  斗笠男子后退一步,輕輕欠身,道:“原來是同道中人。是我不對,冒犯了道友。"他腳下小舟飄起,從眾人視野中消失。